西西文学 作品

第240章 美差苦差?称病

    后半夜,唐易姝窝在祁旌奚的怀里,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

    天还未大亮时,管家在门外轻声请安,说是该去上早朝了。祁旌奚稍微一动,唐易姝也醒了,眼睛都未睁开,扒着祁旌奚的脖子,迷迷糊糊地问他,“你去哪里?”

    祁旌奚被唐易姝这么一搂,顺势又躺下了,声音轻柔,就像是哄小孩一般,“我哪里都不去,你乖乖的,再睡一会。”

    唐易姝在半睡半醒间点了点头,转脸又再睡过去了。而后祁旌奚又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对外面的管家吩咐道:“去递折子,就说本王病了,今日的早朝就不去了。”

    仗着屋里的王爷看不见他的表情,管家目瞪口呆,小小地失态了片刻,然后才说道:“奴才知道了。”

    管家觉得,这王妃在王爷心目中的位置,估计真的是无人能及了。能让王爷连早朝都称病不去了,连皇上都比不过王妃了。

    这件事在半睡半醒的唐易姝的记忆中,感觉就像是一场梦,以至于唐易姝真正醒来的时候,发现祁旌奚还躺在她身边,便疑惑地问道:“你这是上朝回来了啊,还是根本没去早朝呀?”

    她丝毫不记得在一两个时辰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我没去,反正去了也没我什么事,不过是一群文官在那打打嘴仗,你参我一本,我奏你一句的,没意思,索性就没去了,还不如在府中陪你呢。”祁旌奚为了不让唐易姝担心,装作不是很在意地说道。

    不过确实也是这样,每日的早朝,都是太子和三皇子以及他俩各属阵营的战场。虽然现在太子已立,但是皇帝一日不退位,三皇子就一日不会死心。在三皇子看来,在太子未坐上龙椅之前,对于那个位置,他也是很有实力可以争上一争的。

    所以每日的早朝,几乎都吵得跟集市一般,如果有大事要商议,双方就各抒已见,然后攻击对方的办法不好,于国于民无利。如果没有大事要商议,太子和三皇子双方,就开始互揪对方的小辫子,有时候还会把祁旌奚牵扯进去,让祁旌奚站队。

    皇帝对这种情形不但不阻止,反而还有点乐见其成的感觉,除了有时候真的被他们吵烦了,才会怒吼一声退朝,其余大多时候,都是坐于龙椅之上八风不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吵,喜怒不形于色。

    皇帝之所以会纵容太子和三皇子这般,每日斗来斗去的,实则也是在稳固自己的皇位,找一个制衡点。皇子逐渐年长,但是这个皇位,皇上还想再多坐几年。他故意装病,想看看谁会最先露出他们的狼子野心。他任由甚至纵容太子和三皇子互相攻击,也是在消耗他们的实力,让他们在现阶段内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与他对抗。

    天家无父子,即使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皇帝也是防着他们的。

    祁旌奚装病逃了一日的早朝,在他没去的这次早朝中,太子和三皇子不出意外地又因为一件事吵了起来,而这件事最后又出人意料地落在了祁旌奚的头上。!%^*

    那就是接待各国使团之事,先前祁旌奚要赶在三月之前将京城的路修完也是这个原因。

    准确来说来朝的那些并不能称之为国家,而是草原上的八大部落。先前祁旌奚刺杀了突厥的首领,北齐便趁热打铁派兵过去收编了突厥,大大彰显了大国的实力。

    而北齐自然不止一处草原,无垠的草原上自然也不止突厥一族,突厥被收了,剩下的八个部落的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