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有

    舅舅?

    病房内的空气有一瞬间变得安静,诡异的安静。

    四目相对,空气中,传来了一股尴尬的因子。

    “怎么不说话了?”

    傅九思眨了眨眼,有点好笑的看着温无相,“是说不出来了,还是不知该说什么?”

    傅九思承认,自己此时有点幸灾乐祸,而且很想笑,却是被她强行忍住了。

    “温无相,你吃我舅舅的醋啊,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吃我舅舅的醋呢?他是我舅……唔!”

    唇上一重,傅九思未说完的话被堵住。

    “不准笑!”

    温无相说着轻咬了一下女人的唇瓣,不轻不重的力道,却是带着惩罚,却又带了一股隐隐的气怒。

    傅九思还是忍不住上扬的嘴角,轻啄了一下男人的薄唇,很轻的力道,下一秒就退开了。

    “你生气了啊?”

    温无形绷着脸,没有说话。

    “真的生气了啊?”

    傅九思说着整个人扑到了他的身上,“我还没追究你之前的那个花花往事呢,你还有本事跟我生气?”

    “舅舅?”

    温无相终于开口,“舅舅需要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而且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舅舅?”

    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

    傅九思楞了一秒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瞪大眼睛问,“你偷听我们说话?”

    “你们就站在病房的门口,我这是正大光明的听。”

    男人的脸上没有丝毫尴尬,就好像刚才傅九思见到的那一抹不自在只是她的错觉。

    “好一个正大光明,温总你脸皮可真厚啊,想听干嘛不出来,躲在门后算什么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吗?”

    男人的嗓音微沉,“琨儿,就算他是你舅舅,男女有别,难道他不应该收敛点?”

    男女有别?

    傅九思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如果今天抱我的是我爸呢?你也要说男女有别吗?”

    温无相别开脸,“据我所知,你妈妈没有弟弟,是独生子女。”

    “你调查我?”

    傅九思脸色一冷,“温无相,你居然……”

    “卫庄不是你的亲舅舅吧。”

    温无相说着顿了顿,看着女人脸上的不悦,只是解释了一句,“傅教授的资料在警局一清二楚,我知道不奇怪。”

    “是,阿庄的确不是我的亲舅舅,但是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舅舅,这么多年,我就剩他唯一一个亲人,怎么,不是亲的你就不认吗?”

    其实傅九思也不怎么清楚卫庄跟母亲之间的渊源,只知道,卫庄是孤儿,从小就跟母亲认识,只不过后来在母亲结婚后,他因为想要独自创业,不顾母亲的反对一个人跑去了美国打拼。

    刚开始傅九思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舅舅,后来也只看过照片,然后从母亲的嘴里听说过。

    而六年前,卫庄从美国赶回来,把傅九思接回美国的那一次,其实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傅九思记得那一天,在父亲跟母亲还有哥哥的墓碑前,他突然出现,对她说,“我是你的舅舅,你应该认识我,如果你愿意,就跟我一起回美国吧。”

    那个时候的傅九思,无依无靠,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想直接一了百了下去陪爸妈他们。

    而卫庄的出现,让她的这个念头没有付诸。

    那个时候,那个男人的怀抱,让她贪恋,让她想要逃避,所以,她被带去了美国。

    “温无相,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跟我结了婚,我的舅舅也就是你的舅舅,你下次见面可别再像今天这样没礼貌了。”

    温无相低头,看着眼前的女人,漆黑的瞳孔里闪缩的是某种深谙的就要溢出来的光。

    “既然不是亲的,男女授受不亲,以后跟他保持距离。”

    温无相说着手臂一紧,把傅九思往怀里扣了扣,“琨儿,以后,只有我能抱你。”

    傅九思,“……”

    她怎么以前没有发现,这男人的脑子里还装着这么原始的思想呢,简直是吐槽都找不到词了。

    “想让我答应也可以,不过我有条件,毕竟他是舅舅,我反正觉得没什么的,是你自己大惊小怪。”

    “什么条件?”

    “我现在还没想好,想好了再告诉你。”

    “对了……”

    傅九思说着,脸色忽然板了下来。

    “我先说好了啊,是你死皮赖脸的想要跟我结婚 ,然后又不肯离婚,想要我跟你在一起,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不过……”

    傅九思说到这里忽然顿住,清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虽然我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但是我不确定你对我了解不了解,不过不了解也没关系,我现在跟你说一遍。”

    傅九思说着轻咳了一声,很是郑重的开口,“我呢 ,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没找男人还好说,可现在既然找了男人,而且还结了婚,那么就麻烦温总以后的言行举止都要注意点,别忘了你已经是个已婚之人。”

    “还有,你以前的那些风流事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以后可不同,要是让哪个不长眼的撞上了我,可别怪我不客气。“

    虽然傅九思以前跟温无相在一起三年,可是那个时候,两人的关系只是互相利用,说直白点就是情人关系,无论他有多少女人,她都可以不管。

    可是现在不同,身份既然变了,那么有些事如果不好好管管的话,那岂不是要反了天了?

    不知是傅九思的哪句话正好对了温无相的心,男人刚才还阴云密布的脸在瞬间阴转晴,高高的挂起了彩虹。

    看着女人脸上的傲娇跟生气,温无相笑了笑,抬手捏住她的两边脸颊。

    “你这温太太倒是当的有模有样了,眼里容不得沙子?”

    温无相低头轻吻了一下女人的红唇,“现在是倒打一耙吗?”

    “什么倒打一耙?”

    傅九思瞪着眼挥开他的爪子,“我的舅舅可是跟你身边的那些女人不同。”

    “是吗?”

    傅九思眸光晦暗不明,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