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1038章逃命

    反正,这楚台国,对于一一来说,也是个伤心的地方,而且,这里的皇帝,还是她的杀父仇人,她对楚台国,也没有什么留恋的了,她就一直跟着韩楉樰他们好了。

    “放心吧,我们没有不要你,只是不想让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冒险罢了,既然你不怕的话,那就还是和我们一起吧。”

    听了韩楉樰的话之后,一一这才放心了下来,只要他们不是要将自己给抛下就好了,就算是危险,她也是不怕的。

    “好了,楉樰,我们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下一个休息的地方,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见韩楉樰和一一将话给说完了,容初璟将她给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想到昨天晚上,她肯定是累坏了的,这会儿,也心疼着她,让她趁着这个时间,先休息一会儿。

    韩楉樰对此,倒是没有说什么,她也是有些累了的,点了点头,就闭上了眼睛,靠在了容初璟的怀里睡着了。

    看着韩楉樰和容初璟这样恩爱的样子,一一的眼里,是满满的羡慕,她希望,自己以后,也能和自己的丈夫,这样的恩爱。

    意思到自己在想什么,一一的脸都有些红了,于是,马上闭上了眼睛,也开始休息,不让自己再去想那些了。

    “初璟,我们这是要到哪里了?”

    从西林城里离开了之后,也赶了两天的路了,韩楉樰这会儿,也不知道,他们马上要到哪里了,这些事情,容初璟一向都是安排的很好的。

    “在天黑之前,我们是能够赶到贠州了,贠州,距离楚台国的京城,也就两天的路程了。”

    容初璟见韩楉樰问了,就将他们马上要到的地方,还有之后的路程,都和她说了一下了。

    韩楉樰点了点头,这样算下来,还算是快的了,要是顺利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够赶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赶回上京去的。

    “希望一切都能顺利。”

    容初璟听了韩楉樰的话,默默的握住了她的手,虽然没有任何的话语,可是,她知道,他的心里,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的。!%^*

    韩楉樰和容初璟都在想着,一路顺利,他们尽快的取到九菱草,然后就回上京,将容小贝的眼疾给治好。

    可是,马车在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停了下来了,让韩楉樰和容初璟都有些奇怪,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怎么了?”

    容初璟低沉的声音,问了一句,外面的车夫,听到了之后,也马上的就将外面的情况说了一下。

    “公子,夫人,前面有人往这里跑过来了,后面还有人在追。”(!&^

    听了车夫的话之后,容初璟和韩楉樰,还有一一,将将车帘子给撩开看了一下。

    果然,就见到了,外面有一个穿着青色的道服,带着同色的帽子的尼姑,正在往这边跑,而她的身后,还有不少的蒙面杀手,正在追赶。

    因为有人在保护着那个尼姑,所以,才给了她一些逃命的时间,要不然的话,说不定,这会儿,她已经丧命在那些杀手的剑下了。

    在看到了韩楉樰他们的马车的时候,那个尼姑,眼里发出了一些亮光,更加快速的,往他们的马车方向跑过来了。

    容初璟和韩楉樰这会儿,也有些好奇,这样的一个尼姑,怎么会让这样多的杀手来追杀。

    “楉樰,我出去看看。”

    容初璟转头,对着韩楉樰说了一声,她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了,想来,他是想要将那个尼姑给救下来的。

    “嗯,小心一些。”

    韩楉樰也没有反对,而且,她也想要知道,这个尼姑,到底有什么,值得这样多的杀手来追杀的,而且,她相信容初璟的能力,这些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你们在里面,不要出来了。”

    容初璟点了点头,叮嘱了韩楉樰一声,在转身,跃了出去,见到了他加入了,车夫也一并的加入了进去了。

    有了容初璟和车夫的加入,那些杀手,很快的不敌了,最后,还剩下了两个人,拼尽了全力的,离开了。

    “多谢几位的救命之恩。”

    等那些人离开了之后,那个尼姑,这才上前来,向韩楉樰他们道谢,她的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不过,一举一动,都不像是个普通的尼姑。

    “师太过奖了,不知道师太,怎么会惹了这样的人?”

    这个时候,容初璟自然是不会和那个尼姑说这些的,所以,韩楉樰自然的,就将自己要问的事情给问了。

    韩楉樰的话,让那个尼姑瞳孔一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刚刚的逃命,这会儿已经有些力竭了,有加上放松了下来,一下子就晕倒了过去了。

    “看来,我们还要带着她一起去贠州了。”

    韩楉樰给那个尼姑把了一下脉,就是力竭了而已,身上的伤,倒不是很重,看来,是之前的时候,被人给很好的保护着的。

    “初璟,你知不知道,这个尼姑的身份?”

    在天黑之前,韩楉樰他们,就赶到了贠州里面了,找了一个还不错的客栈住了下来,而这个时候,那个尼姑还没有醒过来。

    韩楉樰有些好奇的问着容初璟,他一向都不是个爱管闲事的性子,今天,居然主动的,将这个尼姑给救了下来。

    韩楉樰直觉的,容初璟肯定是知道了一些什么的,所以,在将那个尼姑和一一安排好了之后,就来问他来了。

    “嗯,确实是有了一些猜测,我们来之前,我仔细的调查过了,楚台国有一个郡主,名叫百里燕嫦,因为丈夫死了,所以,在贠州的附近,找了一家有名的庵堂,带发修行,我想,这个应该就是,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到底是不是,还要等她醒过来,才知道。”

    既然是要来其他的国家,容初璟不可能是不做任何的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