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小喵 作品

第一百二十二章 遇险

    第一百二十二章遇险

    杰克的脸瞬间冷了下来:“霍大当家的,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样对待客人的。我看今天晚上的生意你是不想谈了?”

    “不谈就不谈,我霍景曜从来就不缺那点钱。”霍景曜狂傲的一笑,可带出的杀气却让人背后发冷。

    杰克却大笑:“霍大当家的,我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可没想到你也这么爱说大话。不和你谈,我完全可以去和宸少谈,我相信他绝对不会这么义气用事。”

    当“宸少”两个字从杰克的口中说出,霍景曜的黑眸一闪,里面顿时显露出了杀机。

    他笑得比杰克更狂妄:“我也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的有眼无珠。太平洋航运,一直是我的地盘,没关系,你大可以去找霍宸,只是我倒要看看,他哥哥扔出去的人,他敢不敢接!”

    杰克和霍景曜对视着,却同时眯起了眼睛,不再说话。

    杰克虽然看起来粗俗,可一向粗中有细,他心里明白,霍景曜说的是实话。有他这个霍家新一代当家的在,霍宸,成不了气候。

    他和霍景曜已经合作了好几年,自认为也算是知道他的脾气。对于女人,霍景曜一向不当回事,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在意过谁。

    杰克的目光在苏千影的身上一闪而过,继而再次落在了霍景曜的身上。他感觉到,霍大当家的此刻拿枪指着他的脑袋,并不是吓唬他,霍景曜身上的杀气是真的,他确实是想杀了自己。

    所以,杰克绝对不敢再赌气,更不敢牛B的说一句:“你开枪试试!”

    他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冲着苏千影笑了笑:“这位小姐,刚才是我冒昧,说话不注意方式,我向你赔礼道歉。”

    说完,他仿佛根本没有看到霍景曜的枪还指着自己脑袋,主动收起了自己手里的枪,讪讪然的强笑:“为了表示歉意,美丽的小姐,请允许我今天晚上做东。”

    “不必了。”

    这次说话的不是苏千影,而是已经吓得手脚发软了的乔俏。

    小姑娘长到十九岁,一向娇生惯养,哪里见过这种仗势?此刻她连说话都带着颤音,两只手更是摆个不停:“不用了,不用了。”

    说完,她一把挽住苏千影的手臂,望着她的眼神还带着惊魂未定:“晓蝶,我们回去吧,这会儿我一点儿都不饿了。”

    乔俏的话引得周围的人噗嗤一下纷纷笑出了声,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也顿时淡了不少。

    白晓国更是走过来,伸手在乔俏的脑袋上揉了揉:“小丫头,我还正找你呢,你不是答应给我洗衣服吗?怎么连影子都不见了?”

    乔俏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那天血染电影院之后,她再也没有和白晓国见过面,他给她打过几次电话,她都直接按断了。之后他也知趣的没有再跟她联系。

    乔俏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遇到他,更加没有想到白晓国会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提起那天的事!

    “你!谁答应给你洗衣服了?”她瞬间抓狂。

    白晓国却笑得一脸暧昧:“当然是你了!那天是谁奋不顾身的把衣服借给你?可怜我还为此感冒了……”

    他叽叽咕咕,一副乔俏不答应,就誓不罢休的样子,将乔俏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眼看就要哭了。

    霍景曜此刻早已收起了手上的枪,听看白晓国逗乔俏逗得如此兴致盎然,忍不住看了一眼苏千影。

    虽然苏千影也是第一回经历这种事情,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下的霍景曜,可是她表现的却比乔俏淡定了许多。

    此刻的苏千影望着白晓国,正一脸的无奈,感受到了霍景曜的目光,顿时迁怒的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霍景曜一哽,连忙直接瞪向白晓国:“走吧!”

    说完,他才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厅房,对苏千影说:“你们两个去这里,待会儿一起回去。”

    霍景曜和杰克他们有事要谈,苏千影自然不去掺和。

    而经过了这件事,她和乔俏也成了众人关注的对象,更不可能去坐大厅。所以她没有客气,拉着乔俏一起去了那个小厅房。

    而白晓国在进去之前,还笑眯眯的走到了她们两个的身边,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小嫂子,你们别急着走啊,待会儿我去你们屋蹭口饭,别吃完,给我留点。”

    蹭饭?苏千影但笑不语,白晓国这哪里是要蹭饭,分明是惦记上某个傻丫头了吧?

    待她们进了屋,乔俏拍了拍胸口,长长的出了口气:“妈啊,吓死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人拿枪指着对方,我还以为今天晚上,这里要上演枪战片呢!”

    苏千影微微一笑,伸手招呼侍者来点菜。

    侍者恭恭敬敬的将菜单递到了两个人的面前:“蒋小姐,总裁交待过了,让你们随便点,想吃什么点什么。”

    想吃什么点什么?那也得有那么大的肚子啊!苏千影忍不住笑了一下,她和乔俏就两个人,随便点又能吃下去多少?

    她们两个随便点了几个喜欢的菜,苏千影又要了一壶菊普,用来解油腻,两个人边吃边聊,气氛倒也热闹。

    “晓蝶,你最近没回学校,你知不知道,那个蒋天娜和凌弘阳的哥哥凌少杰好了?”

    乔俏喝了一大口汤,然后兴致盎然的八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