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两百二十一章:顶着别的男人的脸

    慕长歌面色微愕,连忙开口解释道,“嫂子你误会了,我……”我这还没生呢。

    然而女人只当她是害羞不好意思,便又接着道,“这可没啥害羞的哟,嫂子是过来人了哈,你看你那小身板的,可怎么喂得饱孩子哦。”

    女人说着视线落到了慕长歌的胸前,又继续之前的话题继续讲了起来,“还有你这胸,啧啧,哪里像是生过孩子的人哦,可得让你家男人在家多给你揉揉。”

    慕长歌闻言,面色红的更熟透的番茄一样,连忙转移话题道,“嫂子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水罢。”

    女人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便也不再多说了,轻笑着点头接过慕长歌递过来的茶杯。

    慕长月的孩子当真是好带的很,喂饱之后很快便睡着了,慕长歌看着榻上熟睡的小身子,连连朝着女人道谢。

    “不客气的哈。”临走前交代慕长歌道,“嫂子跟你说的话你可得记得哈。”

    说完便风姿绰约的走了。

    慕长歌脸颊上的红晕还未消散,恰好此时慕君卿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屋内,挑眉道,“睡着了?”

    “嗯。”慕长歌点了点头。

    “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慕君卿说着,伸手便探向慕长歌的额头。

    于是,慕长歌的脑子里又想起了刚刚隔壁嫂子说的话,脸色红的更深了。

    这是谁说的古代女子保守的,慕长歌觉得可是开放的很哦,比她这个二十一世纪来的还要开放。

    这荤话说起来可是一套一套的。

    慕君卿牵着慕长歌回到屋内在榻边坐下,同样给她把了一次脉,“怎么样?”慕长歌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很好。”男人收回手,放了心。

    “可要再睡会?”慕君卿见她似乎不太精神。

    “嗯,着实有些困。”前三个月都是比较嗜睡的,慕长歌每日睡的比往常都多,但还是觉得困的不行。

    慕长歌上了榻,慕君卿便在床边候着,直到床上传来的呼吸渐渐均匀了下来。

    慕君卿才小心的起身出了门,吩咐夜风候在门外,他则去了厨房查看温着的补汤。(!&^

    等慕长歌再次睁眼醒来时,慕君卿正坐在一旁翻看医书,慕长歌翻了个身,发现榻上的孩子已经不在了,慕长歌坐起身,挑着眉道,“孩子呢?”

    “沈瑾赶来接走了。”慕君卿放下医书走了过来。

    “哦。”慕长歌点了点头,那就好。

    她如今是朝堂通缉犯,自然还是应该与沈瑾等人离得远些才好,所以今日沈瑾来接孩子,慕君卿才没有叫她罢。

    “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慕长歌侧着身子躺在榻上,目光却是凝视着一旁的慕君卿。

    话落,男人垂眸看着她,眸底一片幽深,“你留在金陵,过些日子来接你。”

    慕长歌微微抿着唇,她就知道慕君卿是如此打算的,于是固执的摇了摇头,“不行,我同你一起回去,你最近在忙什么也不告诉我,我不放心。”

    男人轻笑着,道,“待忙过这阵子便来接你就是。”

    “不要,我要回京的。”同你一起。

    “我可以扮成夜风的模样的,这样应该没人能认出我。”慕长歌生怕慕君卿再次拒绝,于是补充道。

    男人闻言,垂眸看着她,而后缓缓的笑了,“那便如此罢。”

    慕君卿想与其将慕长歌放在其他人身边照看,倒不如放自己身边更安全了,放在他眼皮子底下看着。

    最后,因着慕长歌的坚持,于是她易容成了夜风的模样同慕君卿一路回了京城,从金陵回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