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两百零三章:慕长歌不得不死

    慕长歌不过是想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罢了,她为什么被慕容毅摆布,决定她的人生、决定她往后嫁的人。

    她不甘心,便想要改变,所以这便是与慕容毅为敌么?这便是他想动手杀她的理由么?

    如今慕长歌是很清楚慕容毅的心思了,他就是这样挑拨所有有权势的人斗的两败俱伤,如此一来,才不会有任何人能威胁到他的皇位和江山。

    慕长歌不知道慕容墨是不是没看透这一点,还是已经看透了只是仍然愿意为慕容毅做事,她其实早该想到了,慕容毅解决了慕府和太子府之后,自然是想要迫不及待的对自己下手的。

    只是慕长歌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是让慕容墨来对她动手。

    慕长歌面色微冷的看着慕容墨道,“慕容墨,我从未想过要与他作对还是怎么样,我只是想要争取我想要的。想要自由,是他不放过我而已。”

    几次三番的都是慕容毅对自己下手,且都是死招、悬崖的一次、后来进宫的一次,若是自己没发现,怕是自己早就命丧黄泉,而引起七王府和慕府相斗了。

    所以这会儿慕容墨说自己何苦与慕容毅为敌,慕长歌只觉得想笑而已,这便是上位者的高姿态了。

    慕容墨被慕长歌说的哑口无言,一时间竟找不到可以回的词语,于是便沉默了。

    慕长歌轻叹了一口气,说到底,她这也是与慕容毅的事罢了,与慕容墨无关,她将手里的长剑递给他,“我今天是不会对你动手的。下次见面,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她今日将话说的很清楚了,慕容墨今日的目的很明确,是来杀她的,他今日恋旧情没动手,那么下次呢,慕容毅施压呢?

    与其让慕容墨左右为难,不如自己直接做出了断好了,她们如今的处境跟慕容墨早晚要成对立面,不如早点划清界限的好。

    不过慕容墨今日没动手,她自然也不会无辜刺伤他。

    但下次见面,就未必了。

    慕容墨微微垂眸看着孤立在一旁的长剑发呆,慕长歌已经走了,他自然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收回长剑,慕容墨也离开了小巷。!%^*

    慕长歌回到七王府时,一路跟随在他身边的暗卫早已将慕容墨今日来找她的事情告知了慕君卿,所以慕长歌还没进屋便瞧见慕君卿在别院门口候着她。

    她走近,两人在桌边坐下,慕君卿的眼神凝视着她,“有没有受伤?”

    “没有。”慕长歌摇了摇头,她大概是猜到暗卫已经将事情告诉他了。

    慕长歌之前在面对慕容墨时,心里一点儿都不慌是有原因的,慕君卿的人就在身边,只要慕容墨动手,他们就会第一时间出来,所以慕长歌一点儿都不怕。

    话落,慕君卿的眸子一冷,冷冷一笑,慕长歌大抵知道,这个眦睚必报的男人是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了。(!&^

    “对了,瑾之到了吗?”想到慕瑾之已经出发了好几日了,她还没收到他安全到达的来信。

    “到了。”慕君卿将南浔寄过来的信递给她,慕长歌打开信快速的扫了一遍,然后便销毁了,这种东西不能留着,日后随时可能成为构陷他们的证据。

    南浔的信里说的很简单,大抵就是慕瑾之他已经接到了,让慕长歌不用担心,最后问了一句慕长歌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去南邻。

    慕长歌微微蹙着眉,这南浔上次的信里就说自己去南邻了告诉自己她娘的事情,这会儿好不容易传封信,又是问她去南邻的事情,看样子,他似乎很希望她过去?

    不过慕长歌自己也是想去的,一则,她想知道云娘怎么会与南邻皇室有关系,二则,解决了慕府和太子府之后,慕长歌也想走出东璃出去散散心。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