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三百六十四章:身世之迷

    “什么?”饶是司璃这几年经多见广,可听到这句话,她还是忍不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骇然地问:“你说什么?”

    “呵呵呵,哈哈哈!”司落严大笑起来,笑声中又带着几丝苍凉,“你很意外是吧?你以前是不是十分不解,为什么我明明知道司袖很多地方并不如你,却依然要对她好是吧?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不是我的女儿!虽然你母亲一再坚持,一再要向我证明,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怎么会这样?”司璃震惊地望着司落严,“父亲,你确定你是认真地在跟我说这件事吗?你该不是为了什么不可言的目的而欺骗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司落严狂笑起来,半晌才说,“我能有什么不可言的目的,愿意自己往自己的脑袋上戴个绿颜色的帽子吗?你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有多么气愤、多么懊恼、多么郁闷吗?你可能感受到我的怒火吗?”

    “既然如此,那么,你有证据吗?”司璃已经度过了最初的震惊,话气缓和下来,脸色的神情也变得极为严峻。

    “没有!如果有证据的话,你就活不到今天了。”司落严道。

    “那你凭什么怀疑我母亲?”司璃气愤了。虽然她名义上的母亲,与她并没有任何感情上的牵绊,可是她还是很气愤,就是很气愤。也许这就是那个已经灰飞烟灭的原主,种在她脑海里的血脉亲缘吧。

    “因为我驻扎在边关一年多,回来的时候你母亲怀抱里却有了你!你母亲骗我说,你是我临走的时候留下的种,可是我自己知道,你不是。而且,你长得真的很像一个人,很像很像。你母亲后来活了没几年就死去了,大约也是看到你越长越像那个男人。她自知瞒不过我,只好一死了之。她死了,我就再没有办法追究你的身世了,毕竟我不能让人觉得我薄待了一个没有母亲的嫡长女。”司落严面容扭曲地说。

    “就是这些?就是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就让你判定了我母亲和我的不名誉?”司璃还是十分愤怒。但是心底里,她迅速回忆了一下司落严及司袖的相貌,不由得有点惊惶,她真的,长得完全不像他们父女两个。

    “当然不止这些。你母亲临终时还写了一封信,虽然语焉不详,但我也看得出来,她是想给那个男人去信,让他记得照料你。只是你母亲没有想到,她后来的病太急太重了,这封信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送出去,最后会留到我的手里。”司落严冷笑起来,样子有些狰狞。

    “那封信呢?”司璃急急问道。

    “烧了。”司落严回答得理直气壮。

    司璃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你怀疑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司落严眉头一皱,“怎么,他没有找上你吗?”

    司璃无辜地摇摇头,“当然没有。”!%^*

    “没有?”司落严的语气提高了,眼睛里寒光闪闪,“若是没有,你这一身神鬼莫辨的医术,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司璃说不出话来了。她想了想,试探着问:“照你这么说,那个男人,也是一个医生?”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