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二百三十一章:残酷现实

    “放心吧,就是我自己掉下去,也不会掉了你的宝贝!”喜阳率直地说,抓住莫清商稳住身形,一边向司璃点头示意。

    司璃会意地凑了过来,三个人头碰头地聚在一起,目光全都聚焦在了一本残缺不全的古卷上。

    “你们看,这本书是我师父的师父传下来的医经。上面说,使人离魂的毒药,不同于普通的毒药。它的毒是发作在人的脑子里,要解毒的时候,不小心伤了人的脑子,人就会变傻!”

    “所以,要解除使人罹患离魂症的毒素,必须有药有引!一方向用药祛除毒素,一方面还得用药引勾住病患的魂魄,在毒素清除掉后,引导人的三魂六魄重新归位。”

    “这么说,我是被致幻剂给弄成这样的。”司璃忽然恍然大悟。

    莫清商又惊又喜,司璃都想起致幻剂了,那么是不是离想起自己又近一步?

    “可是,致幻剂是我自己配置出来的!整个世上也没有几份,我怎么可能自己下毒害自己?”

    “这……”莫清商和喜阳对视了一眼。

    莫清商犹豫了一下说:“司璃,老实告诉你。这个致幻剂是南诏国现任的皇帝南白诏下在你身上的。他当时以为我已经死了,向你求婚。你不允,他便狗急跳墙,从慕容漪那里偷了致幻剂给你吃了。”

    “老天!他给我吃了多少啊?”司璃对莫清商爆料给自己的所谓南白洛觊觎自己的消息似乎不太在意,她的注意力都在致幻剂上了。

    她情不自禁地惊呼,“致幻剂用过了量就会导致神经系统不可逆的损伤!”

    “这……”莫清商和喜阳没话说了,虽然他们不是很明白司璃话里的那些生僻的词句,但意思大概还是懂的。同样是中了致幻剂,莫清商的毒解了,司璃却失忆了,这种情景不正像是“不可逆”吗?

    司璃看着莫清商和喜阳的表情,心底一凉,她自己就是医生,自然更能够判断出自己现时的情况。她只觉得浑身发冷,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身上的裘衣,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惊慌。

    不就是有可能永远记不起一些事吗?这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怕。自己的医术还在,各种前世的记忆还在,忘记的只不过是这一世的一些事情罢了。

    那就这样吧!也许,这就是老天爷冥冥之中在告诫自己,自己终有一天是要离开这里的,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本就不必记得那么清楚。!%^*

    可是,为什么心底里会有那么多的遗憾、不舍和痛苦的感觉呢?

    司璃咬着牙抬起头来,向着喜阳笑笑说:“算了,治不了就治不了吧。致幻剂是我配的,跟其它毒药还不太一样。好在我还没忘了看家本领,还可以跟你一起行医,将来咱们俩可以行走江湖、悬壶济世,总算不是呆在家里白吃干饭,这样也挺好了。”

    “司璃,你胡说什么!”莫清商在旁边忽然低声呵斥起来,“谁说没有办法的?谁说要放弃了?我一定可以找到办法治好你的!”

    司璃很反感别人跟自己大呼小叫地说话,挑起眉头就想反击。可是她一抬眼,就看到莫清商焦急、失落、关切而又饱含怜惜的眼眸。

    司璃心中一荡。她忽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对面这个人的妻子。自己中了毒,对面这个人一定也很心焦。他吼自己,不过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治不好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