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九百一十一章因为爱情啊

    一辆跑车猛然在一栋豪宅前停下。一双黑色的皮鞋从打开的车门里踏出地面。容天行双眼微微眯了眯,看向眼前气派的大门,走进去,圆形的拱窗与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小路上两排种满了桂花树,清新的香味迎面而来,两个女佣在大厅前已经久等,看到容天行,恭敬地鞠躬九十度,“夜少,十夫人已经在里面等候。”

    容天行昂了昂头,两个女佣帮他推开了大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兔毛绒皮包臀连衣裙的高贵妇人正在品着茶,左耳吊着的钻石耳环闪闪发亮。

    听到来声,十母回头,看到容天行,脸上立刻布满了担忧。她连忙走过去,拉着容天行的衣袖,让容天行先坐下来,然后着急地说道,“夜少啊,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十母你稍安勿躁,我近过那奇怪女人的身边,发现杀伤力不算太足,又因为天姿也在,所以一时间对傅沅熙是造成不到很大的影响的。这你可以放心,只是……”容天行说道这里,一顿。双眉紧蹙,两只大手不知什么时候合起来,一副祈求上帝保佑的样子。

    十母脸色愈加苍白,“夜少你实话实说吧。”

    “只是,时间久了就不清楚了,我怀疑她幕后是有人在引领这一切的。”话音刚落,只听见“嘭!”的一声,容天行也被十母吓到,十母手中的茶杯不知什么时候摔落在地面上,碎片溅落到处都是。女佣连忙来打扫。

    十母急得团团转,这可如何是好。这是十氏的秘密,她不能对容天行全盘托出,十佑的目的可能就在这个女孩身上了。她刚想说让她去看看,结果容天行就继续说道,“不如,让我住进去,让我保护傅沅熙吧。我想,那个女人见到我,应该不敢下手,毕竟,我之前一直十分警惕。”

    “这真是太好了,夜少,真的非常感谢你。”十母激动地眼泪都要落下。她的全身禁不住颤抖,脑海里浮现出十佑狰狞的双脸,双脚险些没站稳。

    谈了一个多小时,十母亲自从容天行出去。“夜少,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都可以来问我。”

    “好的。”容天行乖巧地说道,上了跑车后,脸色的表情慢慢冷下来。

    刚刚,十母的反应,未免太过激烈,莫非,她真的知道些什么?烦躁的挠了挠头,嘴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不管怎样,他的目的,是达到了。

    十家。

    “叮咚,叮咚。”清脆悦耳的门铃声忽然响起,在屋内的傅沅熙,楚乐歌,包括沈迪都微微一愣,这么晚了,到底是谁呢?

    傅沅熙推了一把沈迪,“小悠,你去开门。”!%^*

    沈迪瞥了奸笑着的楚乐歌一眼,然后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开门,一开门,一张欠揍的笑脸出现在三人面前,沈迪的双眼骤然变得空洞,然后机械地抬起脚,一脚踹到容天行的裤裆上!

    但是,容天行已经吃过一次亏,怎么可能再吃第二次呢?

    嘴角扬起戏谑的笑容,一把抓住沈迪的小脚丫,然后大手反拉住她的小手,猛然拉进怀里,挑衅地看向傅沅熙,打了个响指,身后的一个保镖拿着一大箱东西搬了进来,“恩搬到二楼,那个房间的旁边。”容天行一指,正是沈迪房间的隔壁。

    “放开我!”沈迪恶狠狠地说道,“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沈迪眼里流光异常,违背主人的命令让她呼吸有点困难,但容天行抱住她的力道越来越大。

    傅沅熙一把拦住了保镖,“容天行,我不记得我同意过让你住进来。”(!&^

    “瞧瞧我这记性,”容天行敲了敲头,扬起得逞的笑容,“十母说让我住进来看着你,”他松开沈迪,慢斯条理地上了楼,一边说道,“也许怕你两个女的吃不消,怕你出事吧。”

    “shit!”傅沅熙低咒一声。

    楚乐歌嫉妒的目光投向沈迪,她刚刚分明看见容天行看着沈迪眼里不同寻常的光芒,就如同,一只大灰狼瞄准自己的小白兔一般。凭什么?凭什么这个假的沈迪,同样受欢迎!小手紧紧地拧住衣角,弄出很丑陋的褶皱。

    容天行摆放好自己的衣物好,准备出去逗逗那只小白兔,刚好,一打开门,就看见沈迪拿着一条湿毛巾正要回房。“看到我住进来,开……”话还没说完,最后几个字硬生生给容天行憋回肚子里。

    脸色有些发黑,该死的沈迪,竟然无视了他?!走上前去,刚想拉住沈迪挥在半空中的小手,结果沈迪好像算好时间似的,嘭的关上门!华丽丽地让容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