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的小玛丽 作品

第621章 你和他分手了没有?

    姜淑桐低着头,在苦涩地笑,这种笑在同学们的眼里是非常羞涩的笑容。

    一班人的包间开着门,因为人太多,房间里暖气又热,姜淑桐坐在背着门的位置,离门口挺近的,这时候,她看到一个男同学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里闪光,走到了门口的位置,全班同学都用诧异的目光追随着这个男同学的身影。

    他走到了外面,握着一个人的手说道,“顾总,您也在这里吃饭?”

    姜淑桐的脸猛地烧起来,顾明城?

    顾明城似乎刚好从包间门口走过,就被这个男同学给截住了。

    姜淑桐心想:糟了,刚才同学问她的话,顾明城该不会听到了吧?

    那位男同学好不容易见到了顾明城,在门口寒暄个没完,姜淑桐随即释然,应该是没有听见,他可能恰好从门口经过,再说了,房间里说话的人这么多,即使这个女同学的声音再大,他也不可能——

    唉,这个女同学说话声音干嘛这么大嘛!

    同学聚会很快就结束了,姜淑桐离开,陆之谦是不可能来接她的,在酒店门口,刚才那个男同学准备送她回家,恰好顾明城的车从后面过来,对着姜淑桐说了句,“上车!”

    男同学自然不能和顾明城较劲,灰溜溜地车开走了。

    顾明城面色相当严肃,让姜淑桐忍不住心跳,可她还是乖乖地上了车。

    顾明城自来就有这种魔力,让人忍不住围着他转。

    上车之后,车并没有立即开走,顾明城拿着手机,似乎在处理公务,姜淑桐没敢说话。

    顾明城放下手机以后,问了一句,“刚才你同学问你的话,我也想知道答案。”

    “什么?”姜淑桐没有意会过来。

    “你和陆之谦都采用那些姿势?”顾明城在开车。

    这句堪称为荤段子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没有半分的猥琐和不正经,反正因为是初冬,平添了他几分清冷的气息。

    他的车里面空间是很宽敞的,可姜淑桐还是觉得额上冷汗直冒。

    结婚许久,陆之谦从未要过姜淑桐,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家丑,姜淑桐无病无灾,长得不丑,如果因为姜淑桐之前和顾明城曾经有过一夜,这更是天大的笑话,显得陆之谦太小气了,在外面说丈夫坏话毕竟不是一个好妻子的所为。

    所以,她笑了笑,说道,“自然是各种姿势都尝试过!”

    然后,姜淑桐乍然听到顾明城的车戛然一声巨响,差点儿撞倒了前面骑电动车的一个人。

    姜淑桐没事,就是吓了一大跳。

    姜淑桐小心翼翼地看了顾明城一眼,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姜淑桐心想,可能是因为那个骑电动车的人,不遵守交通规则吧,气成这样,至于吗?

    “告诉令妹,我和她不合适。”顾明城突然说了一句。

    话题突然被带到姜雨薇的身上,姜淑桐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看起来,刚才他是在和姜雨薇发微信。

    反正这也不是姜淑桐给顾明城介绍的,他看不上就看不上吧,不过要怎么和姜雨薇开口啊?姜雨薇好像很喜欢顾明城呢!

    这件事情一直压在姜淑桐的心里,毕竟顾明城是她的顶头上司,这是上司交代的任务,就这样过了几天。

    那天姜淑桐正在和莫大师在一家人的别墅里给人家丈量尺寸呢,姜雨薇怒气冲冲地跑来了,脸上还挂着泪痕,见了姜淑桐就开始哭哭啼啼地说道,“淑桐,你去问问,我到底哪里不好么,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家庭条件不错,他为什么看不上我?”

    姜淑桐愣怔了两分钟,知道顾明城已经亲自告诉她了,倒是省得她说了。

    可是这种事情,她要怎么开解啊,一般相亲的人,对方能不能看中你,自己都有个数的,可能姜雨薇太喜欢顾明城了,开始强求。

    姜雨薇拉着姜淑桐的衣袖,开始摇晃,她从来不叫姜淑桐“姐”的,现在也开始叫上了,“姐,求求你,你就去帮我问问,我究竟哪点不好,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姜淑桐很为难,这是在别人家里,还当着莫大师的面,姜雨薇也未免太不冷静。

    “好好,我答应你,回去就给你问问。”姜淑桐答应了,不过心里还是觉得很为难。

    中午和莫大师在外面的小饭馆里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就回公司了。

    下午,姜淑桐要去人事部销假,正好看到顾明城从走廊的那一头走了过来。

    姜淑桐竟然本能地掉头就走,可是随即想想,怕他做什么?

    顾明城走了过来,姜淑桐毕恭毕敬地跟他打招呼。  “这么怕我?”顾明城问了一句。

    “没——没有!”姜淑桐和顾明城说起话来,有些很赧然的情绪,“顾总——”

    姜淑桐欲说还休。

    “嗯,怎么了?”

    “我妹让我问问您,她哪点不好,您为什么没有看上她?”姜淑桐的声音放得很低,顾明城一直以为姜雨薇是她要介绍给他的,可根本不是,明明是陆之谦,姜淑桐也不好说破。

    “看不上来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

    姜淑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劝我妹的,不过她好像对您一见钟情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服她。接着讪笑了几下。

    一笑不要紧,好像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