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尽 作品

第436章 我的

    他那个宝贝妹妹,还被那些人众星捧月般围着。

    偌大的酒会,也就只有她在这里躲清闲。

    陆随然薄唇勾起一抹冷弧。

    顾阑珊穿着一身黑色的小香裙,站在角落里,几乎要和窗外的夜色融为一景,只是肤色出奇的白泽,站在昏暗的角落里,也好像自带光芒。

    顾阑珊走到他身边坐下,桃花眼里笑意勾人,“让我猜猜,陆总屈尊降贵找我是想干什么?”

    “嗯,是不是宝贝妹妹陪久了有点力不从心?”

    “还是……喜欢我更多一点?”

    男人嗤笑一声,深不见底的墨眸里嘲讽的意味蔓延。

    “顾阑珊。”

    陆随然饮尽了杯里的红酒,喊她名字的时候,似乎带了几分醇厚悦耳。

    如果气场不是这么的拒人千里的话。

    她应该会更喜欢。

    顾阑珊笑着接上,“陆总有何吩咐?”

    她微扬的尾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柔软的沙发微微下陷,带着淡淡酒味的男人气息便压了过来。

    陆随然俊美的脸庞近在咫尺,修长的手掌搭在顾阑珊脑后,深邃的墨眸里倒映着神色微僵的她,“替我做一件事。”

    毫无商量的余地。

    顾阑珊回过神,眼角余光就看见了僵化当场的秦媛。

    女神大人估计是来找陆随然的,结果拨开装饰用的珠帘,就看到了这一幕。

    比她懵的还厉害,小脸都白了。

    这么一对比,顾阑珊刚才的反应也可以说很正常了。

    “我想喝酒。”

    她贴着他的胸膛声音轻柔,目光却落在他刚下的空酒杯上。

    笑容明艳的像个惑人心神的妖精。

    陆随然微眯着眼睛,危险意味骤浓,在她试图伸手的时候,把人按在沙发上吻了下来。

    醇厚的红酒芬芳在唇瓣散开,明明陆随然只是借着角度的偏移,薄唇轻轻擦过她的唇,却暧昧的让人神智都开始混沌。

    顾阑珊仍旧感觉一股电流从头顶过到了全身,微愣了一下,很快攀上了男人修长的颈。

    看了国民女神那么多让人拍手叫好的戏,她还没想过这么快就成为演戏给秦媛的那一个。

    可能是看着美女伤心欲绝的脸,并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她闭上了眼睛。

    仰头迎上男人的唇,渐渐加深了这个吻,顾阑珊不去看他此刻的神情,全然忘记他掐在自己腰上力道已经到了疼痛的地步。

    唇齿交缠的温柔,却是最真实的感觉。

    直到……陆随然磨破她的唇,些许腥气在舌尖蔓延。

    她却仍觉是甜。

    秦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顾阑珊看着偌大的落地窗上,她揽着陆随然的姿势亲密到不可分割。

    妖娆妩媚的女人和的清隽矜贵的男人。

    天造地设。

    谁知道在这场陆氏总裁为心头宠举办的酒会上,顾阑珊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陆随然拔开她的手,起身俯视着她。

    目光说不上什么温和深情,反倒有点像要掐死她。

    顾阑珊摸了摸自己微肿的红唇,“陆总是个生意人,应该不会不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样简单的道理吧?”

    陆随然忽然勾了勾唇,“这次想要什么?”

    她倒是认真想了想,“给我块免死金牌,免得我一进组,就被你的宝贝妹妹踢出来怎么样?”

    “现在才知道怕,不觉得太晚了吗?”

    “也不是。”

    顾阑珊笑弯了眼,“早就有点心慌了,不过美色当前,我觉得你更重要一点。”

    她耍流氓,耍的坦坦荡荡。

    在男人漠然离去之前,悠悠然补了一句,“帮这种忙,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陆总确定不需要我长期合作吗?”

    男人挺拔俊秀,修长白泽的手指忽然擒着她的下巴。

    力道重到她脸色微白,习惯性的微笑也变得破碎不堪。

    这样看着才舒服了一点。

    陆随然笑意淡薄,“这么想我睡你,嗯?”  她扬了扬唇。

    低头,轻轻在陆随然手背上落下一个吻。

    目光虔诚又魅惑,“有什么可以吗?”

    温热的唇碰触在肌肤上,他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就松了手上的力道。

    女人白泽优雅的雪颈浮现红色的痕迹。

    顾阑珊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微笑:“至少在陆总心里,我也是个具有让秦媛在美貌上受到威胁的女人呢。否则这酒会上这么多人,你怎么偏偏就让我做这种事?”

    陆随然挑眉,“脸真大。”

    “嗯,我别的人地方也大,你要不要看看?”

    她及腰的大波浪卷有几缕散落在香肩上,自带慵懒妩媚的风情,小黑裙显得细腰不堪一握,该大的地方倒真是波涛汹涌。

    还真是卯足了劲往妖艳贱货的道路上狂奔。

    陆随然微勾着薄唇,忽然朝她伸出手。

    顾阑珊呼吸稍滞,他却只是翻手把手背上红唇缓缓的擦在她衣服上,“你要想什么的时候,都是这样换的?”

    当她是出来卖的?

    顾阑珊顿了一下,脸色微变。

    他说:“顾阑珊,在我没有把你扔出去之前,消失!”

    “所以你是在计较我有没有背着你勾搭别的男人吗?”

    她自动将他的意思理解为自己想要的那种,重新扬起春风烂漫的微笑,“我最近刚看到一段话,觉得很适合我对陆总的想法,要不要听听?”

    陆随然怒极反笑。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