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小树 作品

第233章 九五番外05

    “该不会是把人打死了吧?”我扬着眉毛问道。

    彩姐摇摇头,解开试穿的羊绒大衣扣子,“是……强.奸罪。”

    我张着嘴巴望了她一会儿,“他根本不缺女人,怎么会去强暴人家呢?”

    彩姐把大衣脱下来,放在床上抚压着,看得出在掩饰自己的情绪,“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或许因为喝多了……”

    “不对!有缘故的,是不是?”我侧头盯着她,“钟冶是不是被仇家给‘仙人跳’了?”

    “没有。”彩姐的眼神儿有些闪躲,“人证物证确凿,过两天就宣判了,听说这次可能要坐个三五年牢。”

    我扳正了她的身体,四目相对,“妈,你有事瞒我。”

    “没有……”她强颜欢笑,“咱们母女之间从来都没有秘密的!”

    “那你告诉我,被钟冶强.暴的女人我认识吗?”直觉令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彩姐定定地回望着,终于点点头,“你认识。是隔壁街的小旭。”

    我听了,无奈地阖上了双眸。

    小旭比我大两岁,她家的水果摊离彩姐的摊床不远。

    可能是从小跟着家长风吹日晒讨生活的结果,她也长得又黑又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好多人都说我们的模样十分相像,彩姐却在私下里跟我说,小旭的眼睛不会说话,所以没有我漂亮。

    如今,她遭此厄运,我不禁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玖儿,你别多想。我就是怕你多想,通电话的时候才没有跟你提到这个事。”知女莫若母,彩姐抓住我的手,用力捏了捏。

    我拧眉望着她,“妈,你还知道更多的事情,是不是?如果是的话,都告诉我,别让我胡乱猜测。”

    她垂眸想了想,抬头时,眼神坚定,“钟冶喝多了,把小旭当成了你。”

    果真如此。

    我缓缓地吁了口气,“妈,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旭说的,钟冶欺负她的时候喊着你的名字。”

    我无语了。

    “玖儿,不是你的错!”彩姐劝道。

    “我知道不是我的错,但,总感觉自己间接害了两个人。”他们的脸在眼前交替出现,都是无辜的表情。

    彩姐咂了一下嘴唇,“丫头,你该不会是想做点什么吧?”

    我淡然摇头,“小旭那么纯真善良,她所受的伤害,是做什么都弥补不了的。为今之计,不让她跟相关的人和事接触,一点点淡化阴影,才是上策。”

    “那钟冶呢?你会去看他吗?”

    “不,他做了恶,合该受惩罚!”我咬痛了嘴唇,“就算想帮他,也得等他出来之后。这几年牢,是他欠小旭的。”

    彩姐好像不认识似的看着我,“玖儿,这三个月你都经历了什么,怎么感觉你一下子成熟了很多呢?”

    我没有回答,伸出手臂拥住她,心里稍微稳当了一些。

    这次难得的相聚,气氛就此沉寂,连丰盛的午饭都食之无味。

    直到我下午离开,也没能再度欢愉起来。

    彩姐送我出门的时候,凌自横的劳斯莱斯已经停在了街口。

    他没有下车,也就省了我浪费口舌跟彩姐解释他的身份,只当是凌家的司机来接我便是。

    母女俩恋恋不舍地道别之后,我踏上了归途。

    凌自横一直目视前方,神色稍微有些凝重。

    我犹豫着要不要问问他怎么了,却发觉他并没有把车子开回凌家大宅。  劳斯莱斯停在晖城海边的一处观景台上,目光所及之处,是湛蓝的天空和大海。

    凌自横把车子熄了火,蓦然转头看过来。

    我挑了下眉毛,“想说什么?”

    沉吟片刻,他似乎有点艰难地开口,“今晚家里要举行跨年酒会。”

    “是想让我回避、不要参加这种所谓的高级聚会吗?”忽然想起刚到大宅时的那番“自我介绍”,想必凌家人至今仍是心有余悸。

    凌自横却摇摇头,“不,今晚的主角是你。”

    听了他的话,我没有炸窝,忽闪着长睫,淡然开口,“想必目的不是为了让我出丑,应该还有别的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