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你站住

    自从夜珏跟她提了赫连景想要去东南海域之后,北冥妍就想找赫连景谈一谈关于远走的事情。

    结果还没有等她找人,赫连景就送上门来。

    毕竟是自个儿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妹妹,赫连景自然是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瞒着她的。

    只不过等他找他说这事,基本上他要去东南海域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相当于,赫连景只是来告诉她一个结果而已。

    她气恼不过:“二哥,你做那么大的决定,别人都知道,兜了一圈,结果我是最后才知道的?你为什么不先跟我通口气,你这样贸然过去东南,我能放心?”

    赫连景:“那你现在知道了,可以放心了?”

    语气间满是不以为意和淡然。

    她抬头看着赫连景,第一次有些看不懂他:“二哥!你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这不是小事。”

    赫连景点了点头,凑到她身边,语气变得温柔:“妍儿宝贝,二哥就去半年。你放心,你大婚之前,二哥肯定能回来。”

    垂在桌子下的手捏紧,北冥妍抿了一下唇,问赫连景这么忽然决定去西南的原因,赫连景不肯说。

    在她和赫连景僵持不下,闹了小别扭的时候。

    夜珏半饷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走到她的身边,按住她的后颈,低头吻了下来。

    夜珏的吻凉凉的,带着些许草药味,落在她的脸颊上。

    她知道他又研究了什么罕见的药丸,拿自己当试验品了,愣了片刻,抓住他的衣袖。

    原来变得有些暴躁的情绪立刻缓和下来,眸色雾蒙蒙的,她低声问他怎么了,显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为什么忽然当着二哥的面吻她。

    赫连景忍不住笑了笑,起身,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满意的点头。

    “既然你们还要亲热,我就先走一步。”

    “不行,你给我站住。”北冥妍立马起身拦住赫连景,蹙眉道:“那甜甜呢,你准备拿甜甜怎么办。”

    赫连景薄唇轻启,动作敏捷的躲开她的阻拦,继续往门外走去:“为何你们一个两个都问我苏姑娘怎么办,我和她不熟悉啊。”

    “你那么喜欢她还算不熟悉?”北冥妍没憋住,骂了赫连景几声。

    倒是把他骂的莫名其妙:“我怎么喜欢她了,妍儿,以后别这么说,苏姑娘容易误解。”

    北冥妍瞪大眼睛,看着赫连景没有任何情绪的脸蛋,心底有些发毛,沉默片刻,她忽然笑眯眯道:“行,你去东南就去东南,别出事就行。”

    “出不出事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赫连景继续朝外走,挥了挥手:“不过我会带上禁卫兵,你放心吧,你二哥的命比九尾狐还硬,谁拿我有办法。”

    ……

    等到赫连景走后,北冥妍无奈的坐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

    “二哥这是鬼迷心窍了!”

    本来她以为自家二哥是准备借助从戎的借口随着苏甜回边界。

    结果他倒好,直接把距离扩大了无数倍。

    一个西南,一个东南,长了翅膀没有一个月也见不到的距离。

    夜珏道:“镇守东南的容首领和我有交情,阿景若去东南,我会让容爵好生照拂他。”

    北冥妍当然知道夜珏这是好意,但是她想不出自家二哥忽然请命去那么偏远的地方从戎是为何。

    谁都知道最虎视眈眈觊觎凤鸣的西部东漓国的渊帝。

    夜珏淡笑:“你若是真的不想让他去冒险,我有办法阻止他。”

    北冥妍好奇,听着夜珏玩味的嗓音,立刻靠了过去:“什么办法。”

    “什么办法我不说,只要管用就行。”

    男人站在旁边,一手抵在墙上,整个人懒洋洋的,又冷又痞。

    看着他,她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起身走到他身边,伸手,抱了上去,他高大的身子她两只手抱着刚好:“段月宫的段柔没有捉拿归案,她上次算计了二哥,我怕她知道二哥出了帝都就想办法报复二哥。而且,二哥上次被她算计,就像是甜妞说的,万一中蛊了看不出。远在东南又没有名医可以帮他医治,我害怕他出意外。”

    夜珏靠着墙,薄唇莹润,泛着淡淡的水色,他的眼底充斥着淡淡的笑意,像是她的话,有什么好笑的地方。

    她羞恼,因为夜珏看她的眼神真的很像是看可爱的小动物。

    好像她很好挑逗一般。

    戏谑的眼神让她受不了,她刚想说话,他就牵着他的手往浴室走去。

    “这些事,你爹娘都不着急,你一个小姑娘这么操心做什么。”

    她看着他带着他走动的方向,双腿下意识的颤了下,而后,小长腿跟着他一步步往里走。

    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奇妙。

    他的性格是能不进她的闺房就一定不会进的。

    她邀请了几次一次都没有奏效,今日怎么这么主动。

    不过她还是感觉到开心,毫无防备的跟着他往里走。

    夜珏走在前面,看着某只小猎物脚步轻快的跟着自己往里走,他勾唇。

    *

    铺满鹅软石的浴池冒着热气。

    屋外温度极高,大夏天,一出门那热气就铺天盖地的把人笼罩。

    而房间里的温泉,温度很高,蒸的人浑身发软。

    北冥妍发现原本牵着自己手的人不见了,等她四处寻找了急眼,呼吸忽然一紧。

    男人只穿了一件绸缎所制的裤子,上半身赤裸,他的身材比她想的还要好无数倍,紧实的肌肉棱角分明,像是战场上训练多年的成果。

    有那么一瞬间,北冥妍感觉到四面八方的空气流动方向都变化了,四面八方的啾啾啾的射向自己。

    她真的觊觎他的美色很久了。

    今天或许,能揩油。

    男人没有看她,只是试探性的用脚尖碰触了一下冒着热气的温泉水,感觉到水温适中,他没有多想,慢条斯理的沿着台阶走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