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你有傲骨

    李总管好不容易把人请过来,却发现正主竟然不见了,询问了一下几个伺候的美貌丫鬟,都说是被那位生的极其英俊的男人带走了。

    李总管想了一会儿,总算反应过来带走梦琉璃的人就是刚才站在祁公公身边的男人。

    赫连云狂本来就对相亲不抱什么兴趣,来了发现梦琉璃先走了,低眸轻笑:算了,不见也罢。

    落下这句话,就牵着没有反应过来的北冥婉儿走了。

    “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复杂情况的李总管,脑子瞬间就活络了,感情王爷和梦小姐各自有主啊。

    祁公公喝完茶,慢慢的站起,嘴边染着笑意:“这茶,不错。”

    李管家好生赔笑,送了祁公公几两金贵的好茶,把他送出王府,才擦了一下薄汗。

    以后再也不乱撮合了,发生这样的情况可真叫人为难。

    想了会儿,李管家又吩咐账房先生准备了厚礼,往尚书府送去。

    虽然人家小姐也没有看上自家云王殿下,但是晾了梦小姐那么久,总得表示一下歉意。

    *

    梦琉璃跟着苍龙翻墙出了王府,她一时也没有想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不理智,苍龙带她走她竟然真的跟着走了。

    苍龙的武功是极其的好,就算是带上了她,避开暗哨也就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云王府结构复杂,暗卫不说一千,几百还是有的。

    可……

    如果不是他刻意放慢了速度等她,梦琉璃也无法确定这人的武功到达了何等境界。

    如今看来。完全犹如鬼魅,不可窥探深浅。

    男人带着她翻了墙,就挑了小弄堂,对她眨了眨眼睛:“走这条路。”

    “你要带我去哪儿?”梦琉璃迟疑了片刻,脸上笑意清浅,看不出丝毫的担心。

    苍龙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她的神色,发现她没有生气,这才缓了一口气,提出要带她走的时候也没有指望她一定会答应。

    只是从来没有过如此心酸麻胀痛的感觉,刚才在云王府对她说的话太重了,说出口的同时他就后悔了。

    感觉有一只猫在心里挠来挠去。

    “琉璃,别生我的气,我刚才话说的重了,我不是故意对你凶的。”

    外表冷漠向来不近人情的暗影卫首领第一人此时小心的说话,言辞之间,竟然满是温柔的语气。

    暗中有一堆人面面相觑,而后散发出了无数的嗤笑。

    明明是跟过来看看让头儿失魂落魄的女人是谁的,可没想到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艹,这人什么时候这么温柔过,简直鬼附身啊鬼附身。

    【哈哈哈哈,不是故意对你凶?骚起来还是头儿最厉害,万万想不到头儿还有痴情儿郎的一面,真是活久见啊。】

    【小船那个飘,心思那个浪。还以为头儿素了三十多年清心寡欲是因为对女人不感兴趣呢,没想到啊,这梦小姐厉害,厉害极了。】

    【那可不,头儿听到帝君要给梦小姐拉红线回来以后脸都黑沉了,把炼狱营的兄弟们整的死去活来那是决不手下留情啊。】

    【原来源头在这里啊,擦,怪不得老子挨打了,头儿这是什么骚操作,喜欢就上,把到就领回家,这么文绉绉的像个娘们……咳,等会儿,头儿听不见吧】

    【哈哈哈哈,听不见你个头哦。别慌,苍龙大大武功高强,很快就会发现你了,这一幕会成为你此生绝唱。安心的去吧兄弟……】

    【滚滚滚!!】

    *

    梦琉璃听到苍龙的道歉,心里划过些许异样的情绪:“你没有凶我,那不算凶。”

    连语调都克制的压在一个声调,他在她面前一改凶残本色,温柔的不像话,像是今日这样爆发还是仅此一次。

    只是尽管如此,他也没有开口说出一句让她觉得不悦耳的话。

    如果这就算是凶,那也太夸张了。

    梦琉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今天的自己有些不对劲,明明不该没有见云王就离开的,可是看见他受伤的眼神却鬼使神差的跟着他走了。

    连后果都没有想,没有考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跟他出了房间。

    甚至于他不走大门直接翻墙她都没有反对。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她越想,捏着手的动作越紧。

    苍龙善于观察人的细小动作,看着梦琉璃类似于迷茫和复杂的表情变化,他小心翼翼的走近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声道。

    “琉璃,不与云王谈婚论嫁可好。”

    这话说的实在是有些唐突,然而苍龙却早早就萌生出了这辈子非她不可的情绪,如何能忍受看着她眼睁睁的被人给夺走。

    “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要为了躲我随便嫁人,这样对你不公平。”

    那对你就公平了?

    梦琉璃发现苍龙小心翼翼的诱哄总是让她保持不住冷静的心态。

    以往就算是天大的事情她眼睛都不见得会眨一下,性子如死水,总是保持在一个温和的频率,可是他就是那块巨山。

    时不时滚落巨大的石头,隔一段时间就要砸乱她的心湖。

    这个男人很强大很优秀,而立之年,坐稳皇家暗影第一宝座,手掌腥风,脚踏血雨,就连主子,都对他信任有加。

    而她这般平和的性子,如何能和一个杀人如麻,情绪永远冰冷的人相处。

    哪怕人人都说她有颗七窍玲珑心,她也怕和他两人结合,为天理不容,最后不得善终。

    既然看不见未来,那还是早些断了便好。

    她对他的心思,已经变了。

    再不终止,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无法置之不理。”她默默的看着苍龙:“更何况,没有接触过,便不能断定我和云王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