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爷儿 作品

第529章 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慕灵犀听齐文定这个语气,又是甜蜜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别人可能听不出来,但她这么了解他,怎么能听不出,他语气里的急躁。

    咬唇笑,她凑近齐文定,揶揄:“怎么了?怕了?怕我不给你正名?”

    齐文定的回答是圈紧了她的手腕。

    两个人就在自己面前这么肆无忌惮的咬耳朵,沈辰一气的鼻子都歪了。

    咬牙,他挥舞着手臂赶他们:“出去!出去!我困了!我要睡觉!你们出去!”

    “啧!”低嗤一声,慕灵犀蹙眉。

    他又开始闹了。

    “文定,我来跟他说,你要不,暂时回避一下?”

    挑眉,齐文定冷冷的看着她。

    慕灵犀赶紧保证:“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沈辰一心脏被突如其来的飞刀“噗噗噗”的插中,血流成河。

    哀伤的抬起眼,他虚弱的说:“我不想跟你们说话,你们出去。”

    他太受伤了。

    谁能告诉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这场仗,他还没打,就输了啊。

    嘤嘤嘤。

    他不服,不服,不服。

    这个大孩子,慕灵犀笑着摇头,对齐文定眨巴眼睛:“文定。”

    齐文定松开她,捏了捏她的肩膀,“沈总,关于这次的事,我还有话要跟你说。稍后我再过来。”

    沈辰一把脸埋在枕头里,幼稚的装没听到。

    他听不到!

    门关上,慕灵犀拉过椅子坐在病床边,拍了下他好着的那只手臂,“鸵鸟,出洞。”

    沈辰一拱了拱,抱着枕头坐起来,严肃的看着她,“慕灵犀,你是不是从来没把我的话当回事?”

    慕灵犀心虚的吐吐舌。

    那个,确实是。

    “你怎么这样!”指着她,他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慕灵犀挠挠后脑勺,蹙眉:“那是因为,你也从来没有把真实的一面展示给我啊。那我要怎么相信你说的话,把你的话当回事?”

    闻言,沈辰一怔住。

    慕灵犀轻笑,“你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对待人,对待事情的态度,这些我都能理解。但辰一,我们不合适。你喜欢我,我很感谢……”

    “停!”打断她的话,沈辰一转头不看她,嘴角泛起冷笑,“现在是怎样?慕灵犀,你给我发好人卡吗?”

    “辰一……”

    “算了吧,我不过就是对你有那么一丁点的好感,而已。”转头回来,沈辰一神色冷漠,“你也不用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温家小公主又怎么样?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够了!”慕灵犀猛地站起身,皱眉瞪着他,“你生气,愤怒,可以。但是有些话,你想好再说。至少我们还是朋友,不要把这点友谊也消耗干净了。”

    说完,她转身就往门口走。

    沈辰一看着她头也不回的出门去,懊恼的低咒,把手里的枕头狠狠丢出去。

    门外,齐文定迎上来,看她气呼呼的,扶住她的肩膀。

    “怎么了?”

    “没事。”慕灵犀这句回答还带着火气。

    她是真的被沈辰一气的不轻。

    她最烦的,就是别人拿温家小公主的身份来标签她。

    这个身份可以说,带给她很多,却也让她失去更多。

    “没事这么生气?”摸摸她的脸,齐文定拉着她到长椅上坐下,“要不要喝东西?”

    他这么温柔的哄她,慕灵犀那点气也就消失殆尽了。

    呼出一口气,她仰起脸,“要喝,我要喝奶茶。”

    “医院不知道有没有卖的,我去看看。”

    “嗯。”

    坐着等了几分钟,齐文定就端着热奶茶回来给她。

    喝了一口,慕灵犀眯起眼睛笑,“好甜,你要喝一口吗?”

    “不了,你自己喝。”说完,齐文定站起身,“我要去找沈总谈一谈。”

    “对了,你刚才说要找他谈,谈什么?”

    “就这次他们遇到袭击的事。”

    “小哑巴不是都说清楚了吗?没有遗漏了吧?”

    “嗯,我自己有点不确定的地方,找沈总问问清楚比较好。”

    “那我?”

    “你去陪着雅莱吧。”

    “好吧。”点头,慕灵犀看齐文定进了病房,这才往郑雅莱病房走去。

    *

    听到开门声,沈辰一第一反应以为是慕灵犀回来了。

    刚才他太生气了,口不择言,她一出去,他就悔的肠子都青了。

    探头看来,眼睛里的亮光还没来得及收回。

    和齐文定对上眼,沈辰一那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直接僵硬在脸上。

    齐文定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沉声道:“沈总,关于这次你和雅莱遇到袭击的事,我还有点事想跟你了解一下。”

    沈辰一把眉头簇的能够夹死蚊子,靠向床头,冷笑,“是吗?齐队确定是袭击的事跟我了解,而不是来炫耀什么?”

    他现在对齐文定,那是充满了百分之二百的敌意。

    要不是打不过,他早就朝齐文定扑上去了。

    咬着牙,沈辰一心里磨刀霍霍。

    跟他比,齐文定十分的淡定。

    走上前两步,站定在床边,他沉声说:“沈总,还是那个问题,你真的不知道勒索威胁你的人是谁吗?”

    沈辰一面色不变,抱着手臂,挑眉:“我要是知道的话,还需要你们警方出面调查吗?”

    “沈总,现在不止你,我们的人也受了伤。”

    齐文定最护短。

    他自己受伤无所谓,可是他的人,不能出一点问题。

    出了,抱歉,他无法坐视不理。

    这一点,他和慕灵犀是一样的。

    沈辰一嘴角笑意加深,声音却冷凝:“齐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好像我故意隐瞒了什么,导致你的人受伤,你是这个意思吗?”

    “是。”

    万万没想到,齐文定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