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山穷水复

    古塘皱眉:“你跟我用不着这样说话。”

    “我知道、我知道,可我真的很想见大哥。”郑月亮急切道,“大哥说过会保护我和妈咪,他怎么会这样一副认命的姿态?”

    太不符合常理了,她相信其中一定有隐情。

    古塘想了想对两人道:“我才见过他……这样好了,你们先稍安勿躁,我去安排妥当了就接你们过去。”

    “谢谢你。”郑月亮真诚道,“不管这件事的结局怎么样,我都感谢你。”

    古塘匆匆而去,这次却是很久都没消息传来,郑涵予的事情像是一把无形的剑悬挂在头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坠下来杀死她们的希望。

    时间在等待中被无限拉长,一分一秒都变得煎熬起来。

    幸好,古塘从来不肯让郑月亮失望,天色擦黑的时候,他终于带来了消息,可以安排一个人去见郑涵予,但只能一个人。

    “妈咪,我去。”郑月亮握住伊茹的手保证,“您放心,我一定会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伊茹的眼里满满全是担心,不过她还是对着郑月亮挤出一抹笑:“妈咪在家等你好消息。”

    古塘开车载郑月亮离开,车子离开伊茹的视线,她脸上佯装的坚强就开始坍塌,一片一片的的让人难过。

    “刚刚不还是信心满满的吗?怎么忽然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似的?”古塘故意逗她,“既然你相信郑涵予清白,还担心什么?”

    郑月亮看着外面依次亮起来的路灯,声音里是浓浓的担忧。

    “可如果不是无辜的呢?”她的声音又细又紧,好像要把人心都扯断了似的,忽然她双手捂住脸颊,“我好怕大哥的事情没有隐情!”

    如果有人陷害,那大哥是无辜的,可如果没有呢……

    她不敢深入的想这个问题,更不敢把自己的担忧告诉妈咪,她怕脆弱一旦决口就再也摆手能坚强。

    “你不是很了解你大哥吗?”古塘轻声道,“那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好好相信他就好了。”

    郑月亮肩膀轻轻耸动,哽咽道:“可如果大哥还是……”

    “所以过会儿你一定要好好跟他沟通知道吗?”古塘鼓励道,“我感觉的出来,他一定会跟你说实话。”

    郑月亮的眼睛渐渐亮起来:“你说的没错,我不能这个时候放弃,不可以的。”

    在古塘的安排下,郑月亮见到了郑涵予,不过几日没见,惯常干净利索的郑涵予就沧桑了许多,看的郑月亮眼睛一酸,眼泪差点掉了出来。

    “大哥,你受苦了。”她哽咽道。

    郑涵予眼圈微红,淡淡笑道:“我挺好的,你不用担心。”

    “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大哥连我也不能说吗?”郑月亮记得自己今天的目的,开门见山的问道,“我和妈咪都好担心你。”

    郑涵予沉默片刻后哑着嗓子道:“对不起月亮,以后妈咪就交给你照顾了,我知道你很有能力,以后一定……”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郑月亮嚷了起来,眼泪纷纷落下,“我和妈咪都相信你一定是有苦衷的,你为什么不肯跟我说一句实话?”

    郑涵予眼中有一瞬间的动摇,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是我做的事情我不会推卸责任。”郑涵予沉声道,“你以后就不要来这里了,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郑月亮忽然慌的厉害,这比知道有许多敌人更让她慌张。

    “不是的大哥,一定不是这样的。”她着急的喊道,“你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杀一个服务生?你不是这样的人!”

    郑涵予点点头:“不是无缘无故,而是他该死。”郑涵予的声音掷地有声,“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

    “为什么?”郑月亮完全不相信他的话,声音颤.抖的厉害,“大哥,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可后面不管郑月亮如何哭如何求,郑涵予都不发一言。

    “月亮我们先回去。”古塘进来扶住郑月亮的胳膊,他看了一眼郑涵予冷声道,“就算是你,也不能让她这么伤心。”

    郑涵予笑了:“那以后就请古少多多照顾我妹妹了。”

    郑月亮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她知道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可现在却偏偏想不出来。

    离开看守所,郑月亮腿软的厉害,如果不是古塘一直紧紧揽着她的胳膊,她连一步都走不了。

    “我现在不能回家。”郑月亮恳求的看着古塘,“妈咪看到我这样子会担心的。”

    &nb

    sp; 她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最起码要等自己情绪稳定了才能回家。

    “好。”

    古塘带着郑月亮去了自己的公寓,他把人放在床上,细心的给她盖好了被子,自己也没离开,而是陪在旁边。

    “我先睡一会儿好不好?”古塘的声音十分温柔,“你好好休息,我先去给阿姨打个电话。”

    郑月亮先是点点头,又拉住了他的衣服:“你跟妈咪说、说……”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说。”古塘拍拍她的手,温和的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奇异能力,“睡一会儿,乖。”

    郑月亮闭上眼睛,原本以为不可能睡着的,没想到最后竟然真的沉沉的睡了去,梦里都是错综复杂的片段,似乎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哀求。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