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琉璃 作品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破坏规则的人

    跟在严以惊身后的和守着李心念的那些大汉都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心念。

    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当着严先生的面骂他呢,要不是严先生在,他们真想说一声佩服!

    严先生肯定要发怒了,希望不要牵连到其他人才是,阿门。

    大家都小心翼翼着,连呼吸都得憋着,怕一个不注意惹到了严先生,那就死定了!

    而李心念,完了。

    一秒钟过去了……

    五秒钟过去了……

    三十秒钟过去了……

    李心念被这男人看得心里发毛,瑟缩的想说个道歉的话。

    谁知道严以惊突然来了一句,“我的名字原来是这个含义?”

    李心念,“……”

    “以前也有个人像你这么不怕死挑衅过我的威严,你猜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了?”严以惊好整以暇的看着李心念说道。

    李心念摇摇头,心里暗想反正不是什么好的结果。

    严以惊冲着她微微一笑,“嗯,被我睡了!”

    李心念,“……”

    她停顿了几秒后才问了一句,“男的女的?”

    这下换严以惊一脸懵逼了……

    然后就气急败坏的骂道,“我他妈喜欢女人!你给我弄清楚了!我喜欢女人!特别是你这样的孕妇,所以你给我小心点!”

    李心念,“……”

    她赶紧往后退去,原来这个人已经变态到这个程度了,她必须得防备着了。

    严以惊臭着一张脸说道,“把她给我带到餐厅来。”

    “是,严先生。”大汉们继续架着李心念跟在严以惊后面走着。

    李心念真的很想说,她有腿可以走啊。

    李心念并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什么地方来了,反正一醒来就在这里,她也不知道自己还在不在宁城。

    如果那两个大汉说的是真的的话,那现在君彻已经在这里了,虽然她巴不得现在就见到他,但严以惊这个男人情绪阴晴不定的,肯定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让自己见到君彻。

    就像现在一样,她完全不懂他到底要做什么?

    刚一进才停,李心念就闻到了阵阵香味,里面的餐桌上,摆放着很丰盛的食物,色香味俱全,香气诱人。

    李心念那刚刚勉强塞了点吃的的肚子这会儿很不争气的响了起来,她想了想,最后决定过去吃东西。

    结果才走了两步,就被严以惊打住了,“你给我站着,我说了让你吃了吗?”

    李心念,“……”

    见李心念站着没动了,他才拿起佣人消毒好的餐具,优雅的吃了起来。

    餐桌上的菜肴看得出来都是经过精心制作的,而且很讲究卫生,关键是每一样看上去都很好吃的样子,这就让李心念没办法忍了。

    偏偏严以惊还吃得很专注的样子,不时跟李心念说道,“刚刚我跟君彻聊了一下。”

    一听到是关于君彻的消息,李心念立马严谨起来,专注的听着严以惊说话。

    “他以为我嫉恨他去年帮着河西爵捣毁了我的wild,所以怀恨在心,才绑架了你,听那意思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你。”严以惊好整以暇的笑了起来,眼底闪着算计的光,“你说,我要点什么呢?我不缺钱,还有wild这样的组织,我再弄几个就是了,所以我也一时半会没有想好要什么,不如你帮我想想好了。”

    “你又不会听我的建议。”李心念才不上他的圈套呢,这男人那么阴险,肯定处处都挖了坑等着自己跳呢。

    “嗯,你错过了一个好机会。”严以惊一脸惋惜,“这样的机会就只有一次,我那么认真的问你,你居然不用,那就当你放弃了。”

    李心念,“……”

    严以惊轻笑起来,吃得更优雅了,“所以我还是考验考验你们的感情吧,毕竟你们也没什么东西特别的,除了感情还有点特别外。”

    李心念眯了眯眼睛,看见严以惊虽然说得掉以轻心的样子,但那眼底,却闪过深沉的叫人害怕的厉色。

    好不容易等严以惊快吃完饭了,他拿着湿巾擦拭着自己的手又开了口,“对了,刚刚忘记跟你说了,你可能第一眼无法认出你老公来,因为他……嗯,怎么形容,瘦了很多,感觉一阵风就能吹倒一样。”

    李心念心里顿时揪了起来。

    君彻离开医院的时候情况很紧急,那时候他的主治医生就跟自己说了,所以他消失的这七个月时间里,肯定是在接受很漫长的治疗,过程有多坚信自然不用多说。

    让李心念心疼的是,那么难的时候,她不在他的身边,没能支持他,全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去承受的。

    那个时候的他,肯定很孤单吧?

    “刚刚被我几句话气得都快吐血了,我都差点让我的随从去扶着他了,你说可怜不可怜?”严以惊故意在言语上刺激李心念,就是想看到这女人求自己的样子。

    可她没有。

    她只是以沉默来抗议他的刻薄,一双眼睛冷冷的瞪着他。

    严以惊叹了口气,“好吧,我不说了,你吃点东西吧。”

    “不吃。”她回答道。

    严以惊讶异的挑挑眉,再一次询问道,“真的不吃?”

    “不吃。”

    “还挺有骨气的。”严以惊笑了起来,不似平时的微笑,是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那行,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你老公好了。”

    李心念又开始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严以惊了,他这次没有跟李心念多说话,而是起身出了餐厅,左拐右拐的,往另一个会客厅走去。

    君彻就在那里,一直在等着没有离开。

    而李心念再一次被两名大汉架着跟了过去,当会客厅的大门被推开的时候,李心念看见了那个自己魂牵梦萦的人。

    他就坐在那里,面容沉冷的思索着什么。

    直至严以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