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二百零一章放下过往

    素白听从师父和师叔的,答应暂住在硕王府,不过她与君墨尘约法三章,要求君墨尘在她的眼疾未治愈之前不能越界,这个界限的定义是接近,不能接近、更不能有身体接触。第二条是遵守第一条,第三条还是遵守第一条。

    君墨尘哪里还考虑那么多,一切条件都答应。一时间硕王府里变得喜气洋洋。为了让付轻柔安心休息,君墨尘让人收拾了硕王府最靠里的一处院落,藏宝阁里的药材全部挑拣好的给陈氏使用。

    两日后,君潇与花飞雨的儿子满月,君墨尘带着金戈进了皇宫。

    “亲爱的皇兄,你想死我了。”自从知道了君墨尘的身份,君潇便改口叫君墨尘皇兄了,虽然两人都还有些不习惯。

    君潇穿着龙袍,但是在君墨尘面前永远没有帝王的矜持,说着就朝着君墨尘走了过去想抱抱。

    “本王不是来看你的。”君墨尘不理会君潇,侧身坐到了椅子上。君潇怀里空空,尴尬一笑。

    “我知道你是来看你皇侄的,我让人去抱来给你看。”

    “不用折腾孩子,这个你转交给他,我还有事先走了。”君墨尘说着放在桌上一个手掌大小的锦盒。君潇眼尖,拿起来便打开看看,然后瞪大眼睛看看君墨尘。

    “这块观音像不是找不到了吗?”

    “谁告诉你找不到的。”

    “呀,四皇叔,不对,皇兄,我当时去藏宝阁十次,有八次是去找这个,我怎么都没找到呢?”

    “因为它根本没放在藏宝阁。”君墨尘瞥了一眼傻眼的君潇。

    “你,这……”

    “这什么这,这是送给我皇侄的,你别贪心。”君墨尘站起身已经想走了。

    “唉,等等,你着急去干嘛,我们都多长时间没见了,待在这皇宫里就像坐牢一样,我能不能不穿这身衣服。”!%^*

    “随便。”君墨尘挑挑眼皮,很无所谓。

    “真的,那你来穿。”

    “本王还有事。”君墨尘说完又想走,还是被君潇给拉住了。

    “我还没说完呢,你故意气我你自由是不是。”君潇呼哧呼哧的假装很生气。君墨尘笑笑,掰开君潇的手。

    “现在没有比柔儿更重要的事。”(!&^

    “哎呀,皇兄,我就是想问这件事,我听桑晨说你遇到一个和付轻柔长得一样的姑娘。”

    “他果然是你的好丞相。”

    “哎呀,我那不也是关心你才打听的吗?这么说是真的。”

    “真的,不只是像,她就是柔儿,只不过她失忆了,眼睛还看不到。”

    “天呐,天呐,苍天不负有心人,皇兄没有白等。”君潇说的很激动,知道付轻柔还活着,心里那块隐隐的硬疤仿佛消失了一般。

    “那我跟你一起走。”

    “你去干吗?”

    “去看望一下皇嫂啊。”

    “她看不到、失忆,根本不记得以前的事情。”

    “那不更需要让她多了解一些过去的事情吗,更应该把以前的一点一滴都告诉她,兴许就刺激到她回忆起以前呢。”

    “好,知道了。”君墨尘这一次说完是真的走了,像风一样。君潇看着晃动的两扇门眨眨眼。

    “你们都不带我玩,我不高兴。”君潇的呐喊让守在门外的总管和侍卫们相互看看,他们家的皇上总是这样,已经习惯了。

    君墨尘回到硕王府,问过管家,知道付轻柔一直与陈氏在一起,乾修与邪宗上青离开王府不知道去了哪里。

    君墨尘来到陈氏与付轻柔的院子,陈氏自己正坐在石桌旁挑拣分装药材。

    “王爷。”

    “师娘这是在做什么?”君墨尘坐下,看着桌上已经有十几袋装包好的药材了,陈氏还在继续装包。

    “这是用来药浴的,一年前我没能治好小柔的眼疾,现在要尝试几种方式结合。”

    “师娘也没有把握。”

    “时间太久,只能试试。”陈氏是真的没把握,但是医治好素白的心是有的,所以陈氏想了好几种刺激穴位、打通穴位、活络神经的方法。陈氏见君墨尘神情有些失落。

    “王爷,刚刚我已经看过了。”

    “什么?”

    “就是脚踝的蝴蝶痣啊,有的,有的,她就是小柔。”虽然陈氏从见素白的第一面就认为她是付轻柔,但是今天药浴时看到素白脚踝的蝴蝶痣,陈氏依然难掩激动的心情。

    君墨尘也一样,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彻底的落地了,这一下自己可以专心等待付轻柔恢复记忆了,即使眼疾医治不好,或者记忆恢复不了,自己都不会在让付轻柔离开自己的身边,他有信心重新追回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如一年前无所畏惧的跳下悬崖。

    翌日,金戈带领二十来个侍卫来到陈氏与付轻柔的院子,将院子里西侧原本放置和种植的一些东西移除,热火朝天的种起树来了。

    “金戈,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陈氏待付轻柔药浴完又针灸完毕,本想扶付轻柔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刚打开房门,就看到院子里忙碌的大家。

    “哪里来的桂花香?”付轻柔虽然看不见,但是最喜欢的桂花香味还是能闻见的。

    “老夫人,王爷知道王妃喜欢桂花的香气,特意让人从江南运来的桂树,您看,那些种在院子里正好。”

    “金侍卫,你不要只听你家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