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一梦醉红尘(二)

    灵者城堡中气氛凝重严肃,戚晓薰面对重伤垂危的我,异常焦急不安。

    “我不要听什么但是,您只要告诉我有办法,是什么?就可以了。”戚晓薰神色慌急大声道。

    “你冷静一点,她受损的经脉是最重要的三条中枢武脉,寻常药石医术根本无法救治,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血珠妖蚕,用它的蚕丝修补。”螣蛇灵者沉吟片刻后道。

    “血珠妖蚕?是传说中的妖物,相传这种妖物只生存在极寒之所,以天生地长的珍惜灵花药草为食,它突出的蚕丝细密坚韧,水火不侵。”戚晓薰听到螣蛇灵者的话,顿时一愣,随即喃喃自语道。

    “你知道?”螣蛇灵者听到戚晓薰对血珠妖蚕非常了解,不由得也有些吃惊。

    “我父亲曾是一名药商,经常四处游走采集药材贩卖,我幼年的时候就跟着他所以耳濡目染对药材药理,以及那些珍惜的生物也多少了解一些。”戚晓薰点点头解释道。

    “那就简单了,既然你知道,那你肯定也清楚哪里才能找到它。”螣蛇灵者似乎将心放下了一部分道。

    “我现在就行动。”戚晓薰心中焦急万分,不容耽搁当即就要动身,却不料牵动伤势,脚下步伐一阵踉跄。

    “诶,你的伤势也不轻啊,应该先做处理。”红鹤灵者赶忙抢上扶住戚晓薰,关切的劝道。

    “我没事。”戚晓薰长吁一口气,摆摆手说着就要推开红鹤灵者往外走,却是再度传来力不从心之感。

    “你这个样子能做什么,真要是关心她想帮忙,就先把自己的问题处理好。”螣蛇灵者也在一旁劝道。

    “可是……唔!”戚晓薰想要强撑伤体,却是倍感无力。

    “你将有关血珠妖蚕的资料告诉我,我去找。”红鹤灵者在这时主动接下任务。

    “你……”戚晓薰迟疑道。

    “我要提醒你这件事情不能耽搁,不容你犹豫更不容许出差错,你现在这个身体状况,还是别添乱了。”螣蛇灵者出言提醒道。!%^*

    “好吧,稍后我会将有关血珠妖蚕的详细资料写一份交给你,一切就拜托了。”戚晓薰心中也明白,所以不再坚持,同意了众人的意见。

    “放心吧,在红鹤灵者回来之前,我会全力保下她,你安心调理伤势,我观你被刀气贯体,如果不是体内的那股魔元,恐怕……但如果放任不管,结果依旧会很麻烦。”螣蛇灵者一边让戚晓薰安心,一边以一名医者的身份告诫道。

    “我明白,我会好好调理自己。”戚晓薰对于螣蛇灵者的话表示接受,且态度非常诚恳。

    稍后,待伤势稍微稳定之后,戚晓薰在螣蛇灵者的帮助下将有关血珠妖蚕的一切详细资料写下并绘制成图交给红鹤灵者,红鹤灵者观视之后小心的收好,随即立刻动身前往北方大陆。

    话分两头,另一方面,在地之境一处鲜为人知的清幽所在是天爵帝尊的落脚之处,而此时天爵醉南柯屹立在山巅,抬头望着天空翻卷的黑云,眉头微蹙,默然不语。(!&^

    “好友,很少见你如此忧郁啊!”地尊此时默默来到他身后调侃道。

    “哎!是啊,我当然会忧郁啊,每次出去跑腿卖命的都是我,而你就在这里轻轻松松,我能不忧郁吗?”醉南柯轻叹一声用颇为无奈的语气回应道。

    “呦呵!抱怨了?是谁在入世之时留下豪言壮语,怎么这才多久就开始失去耐心了?”地尊微微一笑道。

    “哈,我还真是败给你了,好吧,你就继续留在这里看家,我要出去了。”醉南柯耸耸肩浅笑一声道。

    “万事小心。”地尊关心的叮嘱道。

    “你是在关心我吗?哈哈,放心吧,我心中有数,诶,把酒准备好,待我回来我们好好喝两杯。”醉南柯转身看着地尊,轻松的道。

    “好。”地尊用力地点点头应道。

    “走了,眼朦胧,心朦胧,杯中一曲广陵游,提一壶,放一壶,红尘一醉任逍遥。”醉南柯身形腾空化作一道流光飞向远方,只留下清朗潇洒的诗号在半空中回荡。

    另一方面,为唤回夜雨无风,秦雨缘再入石林黄龙开道冲散如蝗剑雨,就在将要接近之时,却不料,万千剑意在半空中汇聚化作一道不世剑者身影。

    “擅闯剑冢者,杀无赦。”神秘剑者,剑指一封,一道沛然剑意化作虹光直取秦雨缘,冲击之下黄龙之灵在瞬息之间溃散。

    眼见对方来势汹汹,秦雨缘有心一试深浅,竟是不闪不避,元功一汇雷霆万钧一拳迎势而上,交手第一招深浅各自知,神秘剑者不动如山,秦雨缘身形飞退数丈,朱红飞溅,已然受创。

    神秘剑者得势不饶人,剑指再运,道道剑气如湍流洪瀑倾泻而出,秦雨缘负伤在身,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