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775章 这个家还真是热闹(一)

    洛小萌激动得跟什么似的。

    “不是,不是,还没确定,还不知道。”占尹霞没想到洛小萌的反应会这么的大,陡然提高音量的一声,引得周围等候结果的人都往她们这边看了。

    洛小萌也发现自己的反应似乎有点大了,颇有些不好意思。

    “我太激动了,不好意思啊,那你有没有抽血?”

    占尹霞点头:“现在等结果。”

    “那你等等啊,我帮你去看看,我是产科医生,这点小特权还是有的。”

    占尹霞吃惊,完全没想到洛小萌居然是产科医生:“谢谢你,洛医生。”

    “别客气,你在这里等会啊。”说完,洛小萌就急哄哄的“干正事”去了。

    占尹霞的心忽然猛地一下就揪紧了,连呼吸都感觉有些不顺畅了,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抓着腿上的毯子,目光追着洛小萌离开的方向,一眨不眨。

    她太认真,一点都没注意到去而复返的段辰毅已经站在她身旁。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段辰毅轻声开口,语气中皆是疲惫。

    他们两个人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段辰毅没想到占尹霞还是不相信他。

    “我们不是说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一起承担面对。”

    占尹霞回头:“辰毅,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医院附近的蛋糕店要过一个红绿灯,段辰毅去买了回来至少也要二十几分钟。!%^*

    看着身后空着手的段辰毅,占尹霞当即就明白了,恐怕去到半途,段辰毅就折返回来了。

    只是,为什么他的脸色这么难看?

    “你不相信我。”

    段辰毅语气都冷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脸风雨欲来。

    林浩然说过,占尹霞双腿的情况,如果不是逐渐好转那就是恶化,最糟糕的情况就会是骨癌。(!&^

    占尹霞坚持验血,段辰毅还未往这里想,可去买蛋糕的路上,脑中突然就冒出了这个念头,要不然他无法自我解释,占尹霞为什么要“赶”他离开。

    “辰毅,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只是怕你……”

    占尹霞想要解释,可段辰毅压根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怕我怎么样,占尹霞,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相信我!”

    段辰毅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低沉地吼了一声。

    占尹霞急得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两个人大眼对小眼的,不在一个频道上,谁都不肯先低头。

    占尹霞是真的又好气又好笑,她知道段辰毅在担心什么,自从知道她的腿有百分之三十会出现恶化的可能后,段辰毅就一直如坐针毡,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全身戒备。

    可现在,他是一点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啊。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红脸对着白脸,足足过了好一会,直到……洛小萌拿着一张报告单,挺着硕大的肚子,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大步走过来。

    “恭喜,恭喜你们啊。”洛小萌太高兴了,那个激动劲跟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有的一拼。

    “洛医生!”占尹霞还要激动,后面的话直接哽在了喉间,眼泪唰的一下留下来了。

    两个女人互相对着又笑又哭,段辰毅完全懵了。

    “这,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恭喜?”

    洛小萌把报告单往占尹霞手里一塞:“你们聊,我帮你已经办好了检查手续,下周一过来检查下。”

    占尹霞万分感激:“谢谢你,洛医生。”

    洛小萌挥了挥手,告辞离开。

    “辰毅,你推我出去好不好,我们去车上说。”占尹霞满脸都是藏不住的喜悦,笑容灿烂的仿佛外头的阳光,温暖惬意。

    段辰毅点了点头,心底似乎有那么一种预感,接下来尹霞跟他说的话会让自己欢喜的发狂……

    预感还是低谷了好消息的震撼力,当占尹霞连着说了三次“我怀孕了”,当亲手拿着报告单,确定了好几次,段辰毅终于明白“惊喜如排山倒海”般涌来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真实得令人飘飘然,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唯一的声响就是自己砰砰砰的心跳。

    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有力……

    “真的,这是真的?”段辰毅眼眶湿润,不可置信地再三追问。

    占尹霞失笑:“真的,我们要做爸爸妈妈了。”

    “……这是真的啊!”段辰毅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听到占尹霞哭笑着叫他傻子,感觉到火辣辣的疼,他才有真实感。

    “回家,我们回家。”

    段辰毅抱着占尹霞上车,小心地把轮椅放进后备箱,一切都事必躬亲,即使旁边有好心人想要来帮忙,也被他笑着给回绝了,还逢人就说一句“我要当爸爸了”。

    得到了好多人的祝福,段辰毅终于满足的上车,仔细认真地给占尹霞系好安全带。

    “真是个傻子,那些人你又不认识。”

    占尹霞摸摸段辰毅的发梢,眼眶蓄满了泪意。

    段辰毅反手牵着占尹霞:“我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要当爸爸了,老婆,谢谢你,我们回家。”

    ————

    占家老宅。

    秦晓陪着儿子在客厅搭积木,不时的往玄关方向看一眼,眉眼间满是担忧。

    占晟楠驱车回家,一进屋就觉得家里太过安静了,平时占晟睿闹哄哄的声音还有家人的说笑声,今儿个一概无权。

    “人呢,这么安静?”占晟楠皱眉走进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