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清清 作品

120

    120

    陈漪月起身,拿起盘中的一支凤钗,酸酸的笑道:“这个是品相上乘的金凤于飞钗,估计皇上封你为后宫的旨意过不了多久就会到了,我看会直接封你为妃。”

    可凌霄一点也笑不起来,哪怕是装也装不出来,该来的还是会来。

    陈漪月见她听到这消息,不但没有任何高兴的样子,脸色还变得惨白,心知外面的那些传言有些只怕也是真的,唯恐她会害了顾家所有的人。

    “看在一家人的份上,我劝你最好别再想那个南宫羽宏了!皇上能看上你,又给了你这么多的恩惠,你再不知好歹的,那就是犯上欺君,会诛九族!你自个想死不要紧,不要害得我们都跟着你陪葬,我的玉儿还这么小!”陈漪月睁大眼睛瞪着她,很担心她会做出什么祸害全家的事,“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羡慕嫉妒着我们顾家,你若再让人抓住了把柄,我们迟早会被你……”

    “够了,我明白,你请回吧,恕不远送。”凌霄倦怠的逐客道。

    陈漪月扯起斗篷上的帽子,离开时撇了撇嘴,只觉她生在福中不知福,能真得明白就好。

    大年初一,秋娘按凌霄的吩咐将给小少爷的棉衣玩具送到了天远商铺。

    回相府的路上,只见街道两旁挤满了人,有官兵在开道,她也只有站在一旁,想着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看到好多官兵押着几百口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人的衣着还挺华丽。

    这大过年的是哪个大官被抄了家吗?她忍不住挤到前面想看个清楚。

    “秋娘!秋娘!国公大人遭难了,救救我们,快救救我们……”

    秋娘听见有人在叫她,忙寻声看去,是绿荷,天呀!绿荷也在被押着的人里,是镇国府出事了?这怎么可能!

    她忙冲出人群,想靠近绿荷问个清楚,可她还没接近绿荷,就被士兵给一脚踹开了,有士兵拿着明晃晃的大刀,指着她道:“没长眼吗?再敢妨碍押送钦犯,休怪大爷对你不客气!”

    秋娘忙跪地赔礼道:“年纪大了眼花,没看清是官爷们,只是想赶着回家。”

    “靠边上去!赶什么赶,要赶着投胎啊!”拦着她的士兵收起刀,不再理她,用力拽着绿荷往前拖,“你给我老实点,现在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们。”

    秋娘跪在地上等官兵押着犯人都走远后,她才站了起来,听一旁的人都在议论,说是镇国公昨夜到宫中与皇上皇后共聚除夕,意图谋害皇上,被皇宫里的侍卫当场拿下。

    皇上大怒,一早就派兵抄了镇国府,将府里所有人都抓了起来。

    一时满大街都在谈论此事,秋娘匆忙跑回相府,到了凌霄的闺房门口,本想直接进去禀告,可再一想小姐已被南宫家休了,镇国府出了事又和小姐有什么关系。

    她便镇定了些,但想到绿荷向她求救的样子,又不忍看着那丫头跟着镇国府的人一起遭殃,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凌霄此事。

    凌霄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半天不见有人进来,她正等着秋娘回来,已有点心急的自个打开门,见秋娘在门口,面色通红,还微微喘着气,像遇到了什么事。

    “都回来了,怎么还站在哪里不进来?难道是孩子出了什么事?”凌霄不由心一紧的问道。

    秋娘低下头,忙道:“小姐别担心,孩子没事......没事。”

    听她说孩子没事,凌霄放下心来道:“看你说话吞吞吐吐的,是不是自个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进屋说吧,外面冷。”

    秋娘随凌霄进屋,还在犹豫,告诉小姐又有什么用?绿荷名份上不过是镇国府里的一个丫鬟,小姐也许可以花点银子将绿荷赎出来。

    “怎么样?棉衣穿在孩子身上合适吗?那些玩具他都喜欢吗?”凌霄给她倒了杯茶问道。

    秋娘忙接过茶,“小姐,我自己来,哪能让你伺候我。”

    凌霄拉她坐下,道:“屋里又没有外人,不妨事。你跟了我娘一辈子,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长辈。”

    秋娘何尝不是把凌霄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她含泪点点头,道:“孩子皮肤白穿上红色的棉衣更可爱了,玩具他也很喜欢,抓住手里开心的直笑。”

    凌霄听着也笑了,可看秋娘还有心事的样子,问:“那到底有什么事?”

    秋娘看着她,觉得这么大的事,就算现在不告诉凌霄,她迟早也是会知道的。

    “我回来时在街上看到,看到绿荷了。”

    “绿荷,她在镇国府过得好吗?羽谦少爷今年也该迎娶公主了吧,她……”

    “小姐,她被官兵抓起来了!”

    “啊!怎么会这样?难道音雪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