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清清 作品

26

    26

    凌霄正要说她伤才好些不能激动,却看到音雪带着两个丫鬟,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要不是在府内又遇到音雪,凌霄差点都忘了自己的计划和向往自由生活的愿望,还真以为羽宏会对她一心一意,厮守一生。

    凌霄表情一滞,那音雪脸色苍白,失意中又带着几分得意。

    绿荷也看到了音雪,立刻站了起来,摆出随时迎敌的架势。

    凌霄拉了拉绿荷的衣角,小声叮咛她:“没事的,别冲动。”

    她对音雪只有同情和不值,有时她都想替音雪问问南宫羽宏,难道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曾对音雪的温情蜜意,与她缠绵时,讨好她时,不是也曾用同样的方式宠爱过音雪。

    而她有一天也会变成下一个音雪,这些让她不敢深思,摆出正室该有的笑容,望着已走到她跟前的音雪。

    她还没开口,音雪先得意的将手放在自己平坦的肚子上,道:“奴婢有孕在身,不便向少夫人行礼。”

    凌霄定定的瞪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才看清她身边的丫鬟除了画眉,还有镇国夫人的贴身丫鬟如意。

    “雪夫人,我们该回去了。”如意其实想拦音雪没拦住,也知闯了祸,赶紧向凌霄行礼,道,“少夫人……”

    绿荷比凌霄的眼睛瞪得还大,指着音雪道:“如意姐姐,你刚才叫她什么?她怎么成了夫人?”

    如意难堪的低着头,心想这下少爷和少夫人肯定要闹翻天。

    “我家小姐有了身孕,二爷早就把她纳为二房了,你们不会还不知道吧?”画眉嗤笑的道,“二爷现在不是和少夫人如漆似胶,难道连着事都没跟你们说?”

    凌霄装作不在意的笑道:“他当然跟我说过,我还劝他常去看你家小姐,关心你家小姐。可他不听,搞得净园冷清的跟广寒宫似的。”

    音雪再也得意不起来,面色白得像纸,道:“这段日子奴婢身子不便,有劳少夫人照顾二爷,奴婢也走乏了,告退。”转身离去时差点踩到碎石子摔倒,幸亏如意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绿荷见音雪已走远,凌霄像丢了魂似得呆坐不语,安慰她道:“小姐,音雪怀孕也没什么,现在姑爷对你这么好,你赶快怀上,她就算生个儿子也是庶出,你生的才是嫡出……”

    “我才不在乎谁怀孕,我才不会给他生孩子!”很显然音雪有孕的事整个镇国公府的人都知道,只有她和绿荷不知道。

    回到紫竹院,凌霄一言不发,直到天黑都没让丫鬟们在房内点灯。

    她隐约听到院子里绿荷在质问杜鹃和香玉,她们也都知道音雪有孕,是二爷不让她们乱说。

    “为什么不点灯!”院子里响起南宫羽宏的声音,外面的灯都被点亮了。

    凌霄背对着门坐着,听到开门声,也懒得回头,有人在走近她。

    “恭喜二爷了。”凌霄听脚步声,就知道是南宫羽宏进屋了,只是冷冷的道。

    羽宏进屋就感到气氛不对,摸不着头脑问:“恭喜什么?”但很快想到一回府就被娘请去用晚饭,还一再挽留他多坐会,看来凌霄已知道音雪有孕的事。

    等丫鬟点好了屋内的灯,羽宏凑到凌霄身边,眼里带着促狭的笑,贴近她的脸颊道:“你吃醋了?我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快怀孕,虽纳她为二房,但我以后绝不会碰她……”

    “滚开!”凌霄不断的告诉自己,她不在乎他有多少个小妾,她也不在乎谁怀了他的孩子,她只在乎纳二房这么大的事,他竟没知会她一声!她只害怕以后会像娘亲一样活在这府中生不如死。

    他没有滚开,反倒紧紧的搂住她的腰,无赖的在她耳边道:“你不就是嫉妒她有了身孕,我会继续努力,让你也怀上。”

    凌霄挣开他站起来,冷笑道:“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些,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瞒着我?难道怕我会杀了她,害死你的骨肉!

    羽宏温声解释道:“怎么会,我不过看最近我们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有所改善,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你的心情。”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