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小新 作品

第217章 弄疼她了

    战野打了季阮阮一个耳光也打断了季阮阮即将出口的话,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因为战野的动作愣了一下,可随机每个人脸色各异。

    唐依依下意识得看了唐以晴一眼,果然看到了唐以晴嘴角得意的弧度。

    唐振川的脸色也因为战野的举动缓和了不少。

    战野虽然是宋家的人,可也是他的女婿,所以在紧要关头站在唐家这边,他还是蛮欣慰的!

    只有施琅一个人像看鬼是的看着战野,怎么也没想到战野会对季阮阮下手,要知道以前战野可是舍不得季阮阮受一点伤的,其他人别说是打季阮阮了,就是对季阮阮说一句重话,战野都恨不得刨了人家祖坟,可现在明显是唐家仗势欺人,季阮阮只不过是来为自己的父亲讨回公道,可却被战野打了。

    完了,这次季阮阮和战野彻底完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季阮阮身上,没有人看到战野紧握成拳的手,也没看到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对上季阮阮满含恨意的眸子,战野心中一痛,收回视线看向了唐振川,“唐叔叔,我替季阮阮跟你道歉,季阮阮的父亲死了,她心里难过所以才出言顶撞了你,可她毕竟是宋家的儿媳妇儿,还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现在就带她回去,改天再上门来赔罪道歉!”

    唐振川轻哼了一声,最近上面查的严,他也不想多生事端,所以冷哼得点了点头,“上门道歉就不必了,回去之后好好教育教育她,没有证据就不要乱冤枉人,我可不想唐家和宋家刚建立好的关系都被她毁了,这次我就不计较了,下一次可没这么轻易放过她!”

    战野点了点头,拉着季阮阮的胳膊就往外走,唐以晴见状脸色微微一变,“野哥……”

    “以晴,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没等唐以晴再说话,战野已经拉着不配合的季阮阮离开了唐家,唐以晴眼神一冷,腿上的毯子都被她攥成了一团。

    家里一下子变得安静,唐依依和刘丹梅互看了一眼,看到刘丹梅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后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

    “放开我……战野,你TM放开我……”

    季阮阮愤怒地想把自己的手从战野的手里抽出来,可战野死死地牵着她的手一个劲儿地将她往外拉,两人的手就好像被520胶粘住了似的,季阮阮想怎么分都分不开。

    看到季阮阮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一旁的施琅也是无比的着急,“战二,你快放开阮阮,你弄疼她了!”

    战野一直充耳不闻,直到出了唐家的大门,他才放开了季阮阮……

    “啪……”

    与此同时,季阮阮伸手就在他脸上甩了一耳光。

    施琅看到战野阴沉下来的脸色,整个人都不好了,丫的,今天是甩耳光日吗?

    这两人明明心里有彼此,为什么还要互相伤害呢?

    战野和季阮阮死死地盯着对方,眼底都是愤怒。

    “季阮阮,你知不知道唐振川是什么人?你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跑来唐家大闹一番,你知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呵……”季阮阮冷笑了一声,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后果?你不就是怕我损害了唐宋两家的关系,让你在唐以晴面前不好做人吗?你放心,我马上就和宋天逸离婚了,我不再是宋家的媳妇儿,跟你也没有任何关系,我的死活用不着你来操心,你大可以像刚才那样站在唐家人背后狠狠地甩我耳光,不过……你最好是把我打死了,否则留我一条命,我会搅的你们唐宋两家永世不得安宁!”

    “你……真是不可理喻!”

    “是啊,我是不可理喻,就你的唐以晴善解人意,可是战野,我爸死了,被唐依依杀死的,现在你们都包庇她,总有一天,你们都会为此感到后悔!”

    说完,季阮阮就转身离开了,战野下意识地想追上去,可最终停下了脚步,“施琅,照顾好她!”

    “嗯,那你……”

    “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是我,我去了她之后更愤怒!”

    施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MD,事情怎么会闹到这一步!”

    “快去吧,别让她出事!”

    “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战野点了点头,看着季阮阮单薄的背影越来越远,他用打了季阮阮耳光的那一只手狠狠地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随后,他拿出手机播了一个电话出去……

    ……

    施琅开着车子追上季阮阮的时候,季阮阮蹲在地上一张小脸埋在双腿之间哭的不能自己,他就知道刚刚季阮阮一直在逞强,这会儿谁都看不到就躲在这里舐舔伤口。

    比起唐家人的刁难和示威,战野的那一巴掌跟让她心寒了吧?

    下了车,施琅赶紧跑到了季阮阮身边,“阮阮,你没事吧?”

    听到施琅的声音,季阮阮缓缓地抬起了头,一双眼睛哭的通红,脸色也是奇差无比,“学长,你能不能送我去殡仪馆,我想去找我爸爸!”

    “好,起来吧,我现在就带你去!”

    施琅讲季阮阮扶起来带上了车,从唐家到殡仪馆的路上,季阮阮一直哭个不停,就好像要把所有的眼泪都哭干似的。

    饶是施琅一个大男人都能从她的眼泪里体会到深深的绝望和悲伤。

    想了想,他还是人不知解释道:“阮阮学妹,其实战二打你是在救……”

    “能不能不要提他?”

    “……好好好,那咱们不提他,我们去看季叔叔!”

    之后两人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哭泣的季阮阮到了殡仪馆的门后就收住了眼泪,声音里透露着无尽的悲凉和痛苦,“我爸爸最不喜欢我流泪了,我不能哭,在他面前我绝对不会再掉眼泪。”

    敛了敛情绪,季阮阮下车就走进了殡仪馆,施琅低咒了一声,随后跟了进去。

    宋天逸还在殡仪馆里,一看到季阮阮进来,他就立刻担忧地应了上去,“阮阮,你没……”

    话未说完,季阮阮就狠狠地一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谁允许你火花我爸爸的遗体?”

    送天意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可他知道季阮阮现在心里不好受所以还是忍者没有发火,“阮阮,我听说爸爸出事后立刻赶到了医院,爸的遗体放在医院里也不是个办法,所以才没经过你的同意火花了爸爸,这是我作为女婿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惹你生气了,那我可以道歉。”

    “听说?你听谁说的?”

    宋天逸被噎了一下,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季阮阮想到景水灵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刘丹梅也看了一下手机,原本没有底气的刘丹梅在看了手机之后突然朝她露出了一道得意的笑容,还一口咬定她没有证据!

    细思极恐,季阮阮冷冷地看着宋天逸声音务必清冷,“给刘丹梅发信息的人是你对吗?”

    “我……阮阮,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到宋天逸的眼神有点闪躲,季阮阮就肯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阮阮……”景水灵也跑了过来,“阮阮,对不起……”

    看到景水灵发红的眼眶,季阮阮鼻子一酸,可她强忍着没有哭出来,“水灵,我爸呢?”

    “在那边,我带你去!”

    而在此时,季阮阮也看到了景水灵身后站的男人,器宇轩昂,帅气俊朗,他就是简庭深吧?

    她淡淡地看了眼简庭深,朝他点了点头后跟着景水灵去看季志安,在看到自己的爸爸变成骨灰被装在罐子里的时候,季阮阮紧紧地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