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鹏鹏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56章 叛徒伏诛

    绝望!

    恐惧!

    愤怒!

    怨毒!

    悔恨!

    不甘!

    种种负面情绪,如毒草般缠绕在刘勋苍心间,让他痛苦不堪,怨恨难平!

    他的四肢都中弹了,但他还是勉强掏出枪来,躺在一个小土沟里,等待着反击的时刻到来。

    他知道自己完了,到了这个时候,对方没理由放过自己。

    但他就是想不通,为什么?

    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他的计划虽不复杂,但绝对足够致命!

    在他想来,就算苏乙侥幸逃出生天,也绝对再无力和自己作对。

    可为什么,他这么快就找上了自己?

    砰!

    “出来!”

    外面又传来苏乙冰冷的低喝:“刘勋苍,你也算个人物,现在却像只死狗一样躲在阴沟里等死!你想就这么死?”

    刘勋苍惨然一笑。

    死狗?

    莫名其妙成为一个演员,九死一生经历了几个片场,现在导演分累计到了九十多分。

    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成为专业演员,不再是朝不保夕的龙套!

    不是每个人都像是苏乙那么好运气,一开局就有导演看中,喂角色,喂经验。

    绝大多数人都像是刘勋苍这样,身为龙套,从腥风血雨中逃出来,侥幸活着。

    从最初的被逼无奈,到现在,刘勋苍也滋生了自己的野心。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就下定决心要反客为主,以龙套的身份逆袭,成为这部片子的主角!

    他很清楚导演们的底线在哪里,所以他大胆施为,放手一搏。

    可现在,他还是输了。

    虽不甘,但难得,却没什么不服。

    成王败寇,夫复何言?

    只是要他束手就擒……

    刘勋苍一咬牙,从沟里一翻身滚出来,举枪便射。

    砰!

    枪响,但却不是他开的枪。

    开枪的依然是苏乙。

    到了这种时候,苏乙怎么会给他开枪的机会?

    这一枪直接打断了刘勋苍的左手腕。

    鲜血飚溅时,刘勋苍抱着手腕满地打滚哀嚎,凄惨无比。

    右手食指打断,左手腕被打穿,刘勋苍已彻底废了,失去了威胁。

    苏乙面无表情,握住步枪,这才一步步向刘勋苍跟前走来。

    “站住!举起手来!”马保军突然厉声断喝,把枪对准另一边。

    “别开枪,是我!是我呀!”那边传来栾超家的声音,和他一起的还有高波,两人齐齐举起手来,不敢动弹。

    苏乙看了眼,道:“自己人,放他们过来。”

    “是!”马保军放下了枪。

    那边两人这才匆匆赶来。

    “首长!”栾超家看了眼赤着眼珠死死瞪着他的刘勋苍,又看了眼面无表情的苏乙,心砰砰直跳,直呼这把赌对了!

    原本就畏惧苏乙的他,对苏乙的态度更为恭敬。

    就是这个人,在面对那样的绝境,居然能翻盘反败为胜,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苏乙先是对栾超家点点头,接着对高波笑了笑,道:“瘦了。”

    这话让高波的眼泪差点下来。

    能不瘦吗?

    这段时间,他过得是什么日子?

    不过苏乙的注意力,很快就回到了刘勋苍身上。

    “有必要搞这么极端吗?”苏乙问道,“本来一起开开心心打土匪的局,非要弄到现在这样,害人害己,有意思吗?”

    刘勋苍嘿嘿惨笑:“成王败寇,这没什么可说的,大家立场不同而已。但你要是想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我,那就可笑了。”

    “倒也是。”苏乙点点头,“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刘勋苍长长吁出一口气,道:“其实你还是挺有眼光的,一眼从三十多个人里挑出孙达德、马保军还有我,这些人里,也就他们俩还能入我眼,就只这一条,我就应该服你。”

    “只可惜,你是横在我眼前的一座山,不搬掉你,我就永远无法春暖花开!”

    苏乙默然,良久才道:“头一回听人把贪心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利益熏心,野心勃勃,说的就是你这种人!竞争可以,但为了一己之私掀起毫无必要的内卷,既坏且蠢。”

    刘勋苍脸上显出怒色,他可以败,可以死,但绝不想被人说得如此不堪。

    “你懂什么!”他低吼,“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知道我经历过什么吗?你知道我付出多少才走到今天吗?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需要知道。”苏乙缓缓道,“你哪怕比窦娥还远,比白毛女还苦,那也只是你自己的事情,这也不能成为你害人的理由。”

    他摇了摇头,不再说下去,举枪对准刘勋苍,准备处决了这个给他造成极大麻烦的家伙。

    “啊啊啊……”

    谁知就在这时,刘勋苍突然暴起!

    他猛地扑到了栾超家面前,在后者惊愕的眼神中,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苏乙几乎真切听到了咔嚓一声响。

    砰!

    枪响!

    一颗子弹穿过刘勋苍的脖子,刘勋苍浑身一震,却仍死死咬着栾超家,直到后者费尽力气把他推开。

    鲜血不要钱地喷洒,两人同时倒地,雪地上一片狼藉,大滩血迹如梅花点点盛开,触目惊心。

    “咯咯咯……”栾超家抽搐着,喉管里发出打响指一样的声音,翻着白眼,脖子上血肉模糊,鲜血汩汩冒出。

    “噗!嘿嘿嘿……”

    刘勋苍吐掉了嘴里的血肉,表情舒缓地让自己躺展在雪地上。

    他看着苏乙,艰难地笑道:“舒、舒服了。”

    然后就这样带着笑死了。

    这一幕,让所有在场的人都久久无语。

    没过多久,栾超家也停止了呼吸。

    他被刘勋苍咬断了大动脉,神仙也难救。

    “保军,留两个人把他们就地掩埋。”苏乙叹了口气,“剩下的人,都跟我走,去和孙达德他们汇合!”

    “是!”

    没人问苏乙,他之前连刘勋苍开枪都能阻止,为什么却来不及阻止刘勋苍扑到栾超家身上?

    苏乙赶到的时候,孙达德他们已经把剩下的土匪逼到一个山坳里了。

    之所以没有冲进去消灭所有人,是因为这里地势很复杂,一旦往进攻,只能暴露在里面人的射程范围内,还藏无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