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十八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27章 明升暗降(二合一)

    朱慈烺返回京师。

    李德荣立即献上了信札。

    这是堵胤锡的密信。

    将扬州盐政改制情形详说一番。

    扬州遂平,堵胤锡将会去长芦盐场。

    北方只要就是长芦盐场和扬州两个关键。

    信中关于盐政改制说辞,不出朱慈烺意料。

    只有一样,言及扬州和南京畿一线军备废弛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南京畿的军将崇尚儒雅,所谓儒将。

    朱慈烺长叹一声。

    张献忠膨胀后,对南京畿一线虎视眈眈,偏偏从扬州、南京畿以南再无强军。

    儒将,呵呵,那时候好听的说辞,这样的军将上了战阵大多都是没卵子的胆小鬼。

    李邦华真是败不得。

    否则南京畿危急。

    运河一线再遭劫难,再次威胁大明财赋。

    简直是没个尽头。

    而李邦华统军已经通过运河抵达了南京畿,保定军、河南军的标营也和李邦华汇合。

    张献忠所部击败左良玉控制武昌等两府,经过半年多的休养生息,也开始蠢蠢欲动。

    湖广东部南部又是一场大战了。

    当然好消息不是没有,京营三千营收获了两万六千余匹战马。

    经过三月的整训,营中的女真人和蒙人将这些马匹驯过,已经成了合格的战马。

    而三千营骑军两万两千余人,女真营一千三百余人,蒙人营两千余人都在丰台大营抓紧操练。

    假以时日,三千营恢复战力不成问题。

    相比之下,焦埏等人统领辽镇、宣府、蓟镇骑军出关只是抢掠了一万五千匹马匹,没有达到两万匹的最低数目。

    因此这几个地方的骑军做不到一人两骑。

    不过,宣府和蓟镇骑军恢复到是四五千人,辽镇骑军也恢复到了一万八千人。

    算是初步恢复了元气。

    当然,完全恢复战力,还得经过淬炼,毕竟新卒太多。

    京营的情形有悲有喜。

    但这些朱慈烺都可以接受。

    只是他最为担忧的还是对崇祯的隐忧。

    为了避嫌,他只能退避。

    大明改制推动缓慢。

    战事决断倍受掣肘。

    朱慈烺只能希望不要错失良机了。

    ...

    乾清宫内气氛祥和。

    李邦华的回报让人放心,大军汇集近五万抵达了罗田,丁启睿统领湖广标营等东进罗田汇合。

    不日,李邦华就会掌控湖广军,麾下七万余大军。

    特别是旅顺营和兰阳营在,战力就有了保证。

    待得时机成熟,就会和张献忠决战。

    而扬州方面,堵胤锡这位左都御史不负所望,考掠出七百万两银子,如今经运河过了东昌,再有月余抵达京师了。

    这笔巨款让大明财政终于舒缓过一口气来。

    否则日子是没法过了。

    因此,朝堂上是一片祥和。

    十年来少有的宽松局面。

    众人都是低声说笑着。

    其中只有这么这么几个人不大合群。

    朱慈烺是一个,任谁现在都清楚这位殿下在修心养性。

    孙传庭和方孔炤也是如此。

    两人都是作为太子党被孤立的。

    孙传庭主持了宣府军户匠户改制,现下已经完成。

    不过蓟镇推迟了,原因就一个没钱了,没有钱粮,无法拟补以往拖欠的粮饷,军户怎么改制成农民,因为还欠饷呢。

    所以蓟镇只能推辞,孙传庭返京。

    虽然军户改制算是局部成功,不过孙传庭做的就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被孤立正常。

    现下谁都看出陛下对朱慈烺有收紧事权的意味。

    因此太子党越发的被冷淡,当然那位破家御史除外。

    崇祯雄居龙案后,颇有志得意满之感。

    这些年来他狼狈不堪。

    也就是这一年,尤其是最近几月才感觉舒爽一些。

    总有些帝王的气运在,否则过去的十多年,他就如同一个头等的扫把星一般,大明两百年霉运加身,就没有顺利的时候。

    “诸卿,此番七百万两现银入京,朝廷的财赋为之充裕,诸卿要筹划一番,弥补亏欠,理顺朝廷军政,”

    崇祯嗓音洪亮道。

    有实力有底气,有了强军,有了钱粮,这位天子腰杆笔直。

    最难的时候他是迫不得已躲避臣子的目光,大约没几个皇帝如此憋屈了吧。

    “正是,有了这些银子,九边粮饷拖欠、朝廷官员俸禄拖欠可以解决,还可以拿出百万两银子赈济中原灾民,老臣恭贺陛下,我大明就要风调雨顺了,正所谓一顺百顺,此尽皆陛下之功啊,陛下真乃我大明中兴之主。”

    周延儒恭维道。

    登时下面一片恭维之声。

    崇祯哈哈大笑,十分自得,中兴之主这话是他最愿意听的,周延儒算是摸到他的痒处,也难怪两次担任首辅。

    崇祯摆摆手,

    “此皆卿等尽忠职守,朕不敢独揽其功,”

    大殿上真是君臣相得,互吹开启。

    朱慈烺冷眼旁观。

    大明有这个起色,首先是他朱慈烺推动的军政改制,有孙传庭堵胤锡、方孔炤等众人的辅佐,一众军将的奋勇杀敌。

    至于崇祯、周延儒等人都不是一个合格的补锅匠,甭提什么中兴之主。

    而现在崇祯已经以中兴之主自居了。

    朱慈烺真是不待见这般人,如果不是他这个变量,这些人将大明送入了深渊。

    “陛下,内库先后支应四百五十万两给户部,当首先找补回来吧,”

    朱慈烺拱手道。

    周延儒等人众臣一怔。

    “殿下,此言不可啊,如果扣除了这四百五十万两,我户部不足以支应各处啊,”

    周延儒当即道。

    他现在代领户部,当然不容朱慈烺拿走这么一大块。

    ‘呵呵,上两次从内库拨款,周相可是承认是借支而已,难道此时要毁诺不成,您可是大明首辅,做不来如此背信之事吧,’

    朱慈烺冷笑着。

    他争取这些银子是有原因的。

    内库如今不足五十万两银子,这是危险的。

    如果有大战,内库有银子不慌。

    相比下户部因为群臣掣肘,支应不易,拖宕起来,贻误战机。

    “这个,”

    周延儒老脸一红,刚刚反应激烈的其他臣子也是一时安静了些。

    这个事是不容反驳的。

    当时确是殿下言称借支的。

    “殿下,还须缓一缓,再缓三两年吧,”

    周延儒老着脸皮继续打算拖宕。

    ‘周相,要不这般吧,堵胤锡言称扬州还有郑氏兄弟的商铺、田庄、园林发卖,还有些盐商被查扣的私盐和资财发卖,全部发卖出去也有三百万两银子,这些银子入京后立即归于内库,’

    朱慈烺知道这些银两入了户部再行收回很难。

    他方才故意盯上七百万两银子就是为了这一刻。

    那七百万两银子你等不撒手,这拍卖所得你等总不能继续无赖下去吧。

    周延儒等人面面相觑。

    脸皮再厚也没法继续拖宕。

    只能点头了。

    崇祯则是冷眼旁观。

    对于朱慈烺收归内库银两,他心里当然赞同。

    不过他要是发话,这位陛下还拉不下脸来。

    看到周延儒、谢升、林欲楫等人没有继续反对。

    崇祯捻须微笑,心里很是得意。

    内库终于再次丰润起来,爽啊。

    他可是吃够了没有银钱的苦痛。

    “诸位卿家,左都御史再次为我大明募集了千万两钱粮,实在是我大明第一能臣,对我大明助力良多,你等议一议,当如何封赏。”

    崇祯道。

    崇祯就是这样的人,他看顺眼的人,那就是一力破格擢拔。

    袁崇焕、周延儒、杨嗣昌等人无不如此。

    现在他对堵胤锡极为满意,实在是这位臣子太能搞钱了。

    两年间为大明赚取了近两千万两的钱粮,这样的臣子就要好生封赏。

    ‘陛下,堵胤锡三年间不断晋升,已然是破格超拔,此番要不赏银赐蟒袍蒙荫可好,’

    谢升道。

    堵胤锡这厮如火箭般蹿升。

    实在是太快了。

    当初不过是没有实职的京营赞画。

    然后右都御史、左都御史。

    就是这一年多的事儿。

    大明历史上很少有这般快的晋升。

    谢升感觉这厮对他的相位都产生威胁了。

    ‘正是,堵胤锡虽然再立殊功,然则不宜继续晋升,不如过一年半载,陛下再行封赏,’

    周延儒道。

    他始终没忘了堵胤锡是太子的人。

    这么快晋升,下次就可能要入阁了。

    本来内阁中有孙传庭就很让他头疼了。

    林欲楫、蒋德璟等人也是反对。

    朱慈烺保持沉默。

    他知道别看崇祯主动提出的,如果他赞同,可能堵胤锡这次晋升可能要黄。

    这位陛下的心胸实在不大。

    “陛下,堵胤锡虽然晋升极快,不过其两次差事都不易,却是完成的极好,特别是此番,不但清理出千万两银子,更是推动了改制,臣下相信日后我大明一年七八百万两的盐税是极为可能的,这百多年来,我大明多少次推动盐政改制,只有堵胤锡功成,殊为不易,因此,臣下以为当晋堵胤锡为东阁大学士,蒙荫,彰显其殊功,”

    吴甡出列道。

    吴甡不属于任何一派,十分中立,他说出这话,倒也没引得过多的鼓噪。

    崇祯看向吴甡的目光很满意。

    不错,吴甡这话襄助于他,说辞证明他晋升堵胤锡不是什么心血来潮,而是其功业如此。

    这个吴甡入阁看来是对的。

    “就如吴卿家所言,晋堵胤锡为东阁大学士,蒙荫一子为县尉,赏银千两,蟒袍一件,”

    崇祯借机拍板定论了。

    众人面面相觑。

    有些人很不舒服,但是他们看出来了崇祯的执着,真是无法逆转了。

    此事定局了。

    “陛下,两年来,两次大战,接连获胜,我京营亲军名满天下,战力无敌,其中孙相、左都御史、方部堂等赞画居功匪浅,如今京营赞画刘之虞也是功不可没,现下又是为京营整训出五营战兵,臣下建言晋刘之虞为工部左侍郎,彰显功业,”

    吴昌时出列道。

    他建言此事,众人立即知晓这是周延儒之意。

    实在是吴昌时是周延儒第一嫡系。

    “吴给事中所言极是,刘之虞功勋极大,该当晋升,”

    周延儒、谢升道。

    又有些大臣附和。

    朱慈烺心中郁闷,却是无法发泄。

    这些人在和他玩明升暗降。

    刘之虞虽然只是京营赞画。

    但是如今统领赞画司军情司辎重司等,实际上操持了大半京营新军,除了旧军和兰阳营、旅顺营外,都在其掌控中。

    现在太子韬光养晦,孙传庭、堵胤锡、方孔炤离开京营。

    刘之虞代表朱慈烺节制全军。

    而周延儒等人这手就是要彻底拔除朱慈烺在京营中的势力。

    这手真狠。

    但是可能正和崇祯的心意。

    果然阴损。

    朱慈烺大恨。

    到了这时候还是争斗不休,只为了一己私利,朱慈烺倒不是舍不得这个位置。

    而是这些无能鼠辈掌控了京营,加上那些勋贵败类,京营战力可能塌陷。

    别看京营新军建立起来千辛万苦,破坏却很容易,可能一年半载足以。

    而现在内有流贼,外有建奴,绝不是马放南山的时候。

    这些臣子勋贵朱慈烺可信不过。

    崇祯表情犹豫,其实谁都看出来心中颇为意动,

    ‘卿等所言倒也不无道理,’

    周延儒、谢升、吴昌时等人脸露喜色。

    孙传庭看了看众人,心中明白到了他出场的时候了,只因为太子没法发声。

    ‘陛下,周相所言极是,刘之虞才干无需多言,三年来操练新军功勋卓著,早应擢拔,然则现下怕不是良机,李总督离开京营,臣等也一一离开京营,如今整训京营军务的只余下刘之虞,如果此时将其调任,只怕会耽搁京营整军,须知,现下京营新卒太多,而骑军不过整训了一个月而已,实在不是更换的时机,’

    孙传庭拱手道。

    如果说堵胤锡是搞钱能手,孙传庭必须是大明兵事第一人。

    他提出的兵事建言等闲没人敢反驳。

    你和他辩论兵事,那就太可笑了。

    孙传庭此言一出,众臣无声退却。

    吴昌时心中着恼,他这个小阁老的名声谁人不知。

    孙传庭却是这般反对,很不给他面子,吴昌时算是恨上他了。

    吴昌时看向了周延儒,周延儒使了个眼色,吴昌时再次出列。

    “陛下,臣子居于一职不可长远,再者,我大明有才具的臣子颇多,如襄城伯李国祯就颇为知兵,可操练京营,”

    吴昌时也算机灵,他没提朱纯臣等人,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

    李国祯言及兵事往往滔滔不绝,很多人言称其颇为知兵。

    因此吴昌时建言李国祯接任。

    “给事中,更换练兵官后,战力不堪,终招败绩,葬送我大明第一强军,是否到时候追责给事中和李国祯,如到时两位自裁谢罪,本官不再阻拦,”

    孙传庭斥道。

    谁都看出来孙传庭怒了。

    直接和吴昌时怼上,也根本不顾忌周延儒的脸面。

    吴昌时很想立即答应下来。

    但是,他胆怯。

    京营那些军将可说都是孙传庭等人嫡系。

    如果将来孙传庭做些手脚,让那些军将故意败绩,他岂不是因此被株连。

    这事嘛,他做过,为何孙传庭做不得,孙传庭也干的出来。

    因此吴昌时犹疑了,竟然没敢和孙传庭怼上。

    跳的最欢的吴昌时退避,其他人更是不想怼上孙传庭。

    此时,一个小黄门匆匆而入,向着侍候一侧的王一心张望。

    王一心立即走过去,小黄门低声说着。

    崇祯一皱眉,

    “何事啊,讲来,”

    “陛下,天津水师郑芝龙、阮季派人急报,朝鲜水师派出数十艘战船入寇我大明鹿岛、石城岛一线,杀伤掳掠我大明百姓,”

    王一心忙道。

    崇祯震怒的狠狠一拍龙案,

    ‘贼子安敢,丧心病狂,这些朝鲜贼子哪里还有忠义之心,该死,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