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杀掉刘修远后, 温鹤眠曾走近过那堆埋在沙丘下的尸骸。



    旧友音容不再,只留下那样一架森然白骨,直至生命的最后一瞬间, 都将脊背挺得笔直,死死护住手中长剑。



    天羡子曾经最爱管决明叫“老古董”, 笑他总是一本正经、严肃过头,然而待得大战结束, 便再没这般叫过。



    温鹤眠一直都明白, 其实他并非迂腐守旧,只是恪守自己心中的“道”。当年他们执剑畅谈,决明口中的“庇佑苍生”绝非假话。



    他一生都在贯彻这个誓言,直到死去的时候。



    温鹤眠与那双空洞无物的眼眶对视许久, 最终以残损的灵力将所有骨骸先行护住, 确保它们短时间内不受风沙侵扰。



    一瞬停顿之后,伸手握住了满是灰尘的诛邪剑。



    魔修计策不明,大漠之中危机四伏,若是突遇危机, 这把剑说不定能帮上忙。



    让后来的修士用它诛杀更多邪魔,也是决明将其护住的最大用意。



    当看见天羡子义无反顾冲向魔神时, 他的指尖并非没有过动摇。



    虽然多年未曾执剑,可他曾经是个剑修。



    ……如今,也应当是。



    “师伯, 我们怎么办?”



    来自龙宫的小皇子曾这样问他。



    他不知道。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温鹤眠开始害怕执剑。



    也许是一遍遍拿起本命剑,却无法感知到丝毫剑气的时候,又或许是当他拿着剑,无意间瞥见旁人同情与惋惜的眼神的时候。



    曾经的挚爱成为了深深堵在心口的一根刺, 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温鹤眠灵气尽失,已成了连御剑都无法做到的废人。



    于是他把自己关进密闭的壳,断绝与剑道的所有往来,可如今——



    毫无疑问,仅凭天羡子一人之力,绝对会落得与魔神同归于尽的下场,如同当年的决明一样。



    温鹤眠想上前帮忙,却无可奈何。



    他连剑都许久没拿过,对那些肆意变幻的剑法更是记忆模糊,更何况此时此刻,能为他所用的剑,唯有决明的诛邪。



    诛邪乃天下名剑,削铁如泥不在话下,其中蕴藏的剑灵力量极其雄厚,若能得其相助,他说不定还能起到丁点儿作用。



    然



    而剑灵并不在剑中。



    想来当年魔神自爆而死,在那般巨大的冲击之下,饶是剑灵也难以支撑、烟消云散。



    于是诛邪成了把普普通通的剑,在如此千钧一发的时候,并不能带给他丝毫希望。



    天羡子已快支撑不住了。



    身为同门师兄,他却只能无能为力站在一旁。



    苍白的指尖触碰到储物袋,温鹤眠耳边嗡嗡作响。



    不知怎地,他想起临行前,在清虚谷里收到的那封信。



    当时玄虚剑派诸位长老一齐来找他,询问可否离开谷中,前往大漠探寻魔族踪迹。



    温鹤眠何其慌乱紧张,本能地排斥外界,虽然云淡风轻道了句“让他想想”,心里却是一团乱麻,不知如何是好。



    他没有太多亲近的朋友,寻不到旁人倾诉,鬼使神差之下,给宁宁写了封信。



    她尚不知晓自己早就被察觉了真实身份,仍在用陌生小弟子的口吻同他交谈。



    那夜的信来得比平日里晚上许多,当温鹤眠拆开信封,见到被她刻意写得歪歪扭扭的字迹。



    她应是认真想了许久,洋洋洒洒写了很多,在信封末尾,那个小姑娘一笔一划地写:



    [虽然战斗时的剑光剑气都很帅气,但最吸引我的,其实是拔剑出鞘那一瞬间的决意。



    剑和剑术都是冷的,正因有了执剑的人,才让它们染上温度,成为万人敬仰的“道”。



    怎么说呢,听起来可能有些肉麻,可我觉得,一往无前的信念,要比那些缭乱的剑法更加强大。



    在我心里,将星长老永远是个强大的人。



    又及:时已入秋,玄虚派的山全都变成红色和黄色啦。



    我在采兰峰找到一条隐蔽的小溪,等您痊愈出谷,一起去溪边捉鱼吧。



    烤鱼超香的!]



    他才不强大。



    只会一味逃避,永远都生活在旧日的阴影里,愧对师长,也愧对曾经的自己。



    孱弱的青年轻咳一声,眸色愈深。



    可他决不能在这种时候……愧对曾经并肩作战的好友。



    “林浔。”



    储物袋中白光一晃,出现在他手中的,赫然是把蒙尘旧剑。



    温鹤眠不甚熟练地将它握紧,五指上皆是冰凉坚硬的触感,他的动作生涩且僵硬,伴随着轻微颤抖。



    突地,青



    年手上用力,止了轻颤牢牢将它握紧,似是终于下了某个决定,望向身旁的龙族少年:“给我一颗聚灵丹。”



    自挥剑而起之时,温鹤眠便已经知晓了自己的结局。



    他的识海尚未完全修复,如同被缝缝补补的破布。若想助天羡子一臂之力,唯有强行破开识海,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修为,将自己最后的几分灵力和生命燃烧殆尽。



    这是温鹤眠的决意。



    他的“道”。



    他一往无前的信念。



    那只习惯了抚琴与泡茶的手,时隔多年,再一次握上剑柄。



    属于将星长老的内敛剑气绵绵如水,一道修长身影欺身而起,立于天羡子身旁。



    两道剑气交织融合,刹那间龙吟剑啸,将魔神巨大的身躯陡然逼退。



    这是第一击。



    以他如今油尽灯枯的状态,还能用尽全身气力,做出最后一击。



    温鹤眠深深吸了口气。



    右手在不断发抖。



    ——不对。



    发颤的,并不是他的手。



    青年兀地一怔,指节用力下压,垂眸望向手中长剑。



    不知自何时起,剑尖竟蔓延开一股浩荡灵力,灵力生光,有如月色坠落,丝丝缕缕,将剑身浑然包裹。



    原本黯淡沉寂的诛邪——



    于刹那间白光大作,剑鸣悠长,沛然剑息澎湃似海浪,将周遭黑暗倏忽驱散。



    一个女人的影子,出现在他即将崩塌的识海之间。



    白雾上涌,硬生生护住岌岌可危的经脉,温鹤眠瞥见那女人由雾气凝成的眼眸。



    “诛邪剑灵——”



    天羡子亦是愣住,旋即发出一道释然大笑:“决明那家伙……不愧是他啊。”



    命运的天秤,在此刻倾斜。



    如果镇民们没有以身护剑。



    如果决明没有以身死为代价,将诛邪剑灵纳入紫薇境。



    如果在许多年前,那个在深夜告别家人的少年,没有交给妹妹一块罗盘。



    一切都会变得截然不同。



    好在环环相扣的命运,终于在此刻迎来了交汇的终点。



    已知天羡子的实力,约等于那尊即将破阵的魔神。



    已知温鹤眠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能保证天羡子不至于灵力全无,勉强留住性命。



    已知原本的“宁宁”轮回一遍又一遍,诛邪剑灵在紫薇境静候



    千百年,累积了千百年的浩荡灵力,必然能护得温鹤眠识海无恙。



    大漠中孤零零作战的影子,终于成了如曾经那样,并肩执剑的三个人。



    天羡子抹去嘴角血迹,带了些好奇地沉声道:“奇怪,那剑灵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灵力?”



    不过……那并不是他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



    “等这件事结束,咱们去天下最好的酒楼大吃一顿吧。”



    他笑得肆意,眸光在剑气中粲然如星:“总待在那谷里算什么事儿啊,你看你,人都快长毛了。”



    温鹤眠久久凝视着手里的长剑,唇角扬出一道极浅弧度。



    “好。”



    *



    另一边,天壑沙丘之下。



    魔修已被尽数屠灭,贺知洲死死盯着青衡的尸体,听宁宁大致讲完来龙去脉。



    她说得模糊,只道中了替命之术,即将代替另一个人死去。既定的死亡迟迟没来,就算是宁宁本人,也不清楚自己会在何时丢掉性命。



    “所以,”他脑袋里一团浆糊,连身上的血痕都来不及去管,“打从一开始,‘系统’就是个让你承担所有恶因的局?”



    宁宁点头,不敢抬眼去看裴寂。



    气氛凝滞至此,贺知洲更不敢看他。



    “喂,你给我出来!”



    他心里又烦又乱,气得差点跳脚,在脑海中疯狂敲击:“你这家伙是不是也想要我的身体?”



    同为穿越者,贺知洲脑子里也有个系统。



    系统名为“磨刀石”,声称自己乃是天道所遣,之所以找上他,是想要人为制造各种磨砺,从而达到锤炼裴寂的目的。



    什么天道,什么磨刀石,他信它个鬼!



    夜里的风声像哭又像笑。



    心口忽然轻轻一动,贺知洲听见一声噗嗤的笑:“想什么呢?如果我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能是这种嗓音吗?”



    那是道噙了笑的娇柔女声。



    它停顿片刻,用了有些遗憾的语气:“她的系统有问题,在一开始就露出过端倪不是么?倘若那也是由天道所制的产物,绝不可能与你的任务产生冲突。”



    这是在说他与宁宁相识之前,二人同时雇了人围堵裴寂,结果两帮打手互相看不上眼,在裴寂院子前打了个天昏地暗。



    贺知洲勉强稳住心神,咬了牙问它:



    “那、那现在该怎么办,宁宁还有救吗?”



    那魔修临死前曾说,要想破除恶咒,必须寻得丰厚的福报作为抵消。



    可他们哪能得来那么多福报?福祉的获取难于登天,他们这群人都不是什么天命之子,唯一被天道重视的裴寂,还被虐得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惨到不行——



    等等。



    贺知洲眼皮一跳,心脏不受控制地砰砰跳。



    谁说他们这儿没有天命之子。



    天道所成的系统……不就躺在他脑子里吗?



    “你之前说过,只要配合天道行事,就能得到功德作为奖赏——”



    贺知洲按耐住剧烈心跳,双拳渐渐握紧:“所以现在的我有福报在身,对不对?”



    那道女声沉默片刻。



    继而低声应了句:“对。”



    “我身上从小到大的功德,如今积累了多少?”



    始终悬着的心脏终于落下一些。



    贺知洲少有地正经,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告诉它:“我要把它们全部转移到宁宁身上……你能做到吗?”



    “你疯了?”



    磨刀石语气困惑:“那些功德由你多年积累而成,只要有它们在,来日登仙便能轻易许多。”



    它这句话,本是带了点制止的意味。



    哪知贺知洲闻言更是兴奋,当场两眼发亮地咧了嘴:“你这样说,就是‘可以’的意思了对不对!快快快!别犹豫快来!”



    磨刀石:……



    磨刀石:“你当真不再考虑一下?凭借你身上的福报,恐怕很难抵消那女孩承受的因果。”



    它说着一顿,似是在组织言语,继而缓声解释:“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轮回一次又一次,因果无数次累积叠加,早就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哪怕耗尽你所有的功德……要想救下她,都很悬。”



    “我不管!不去试一试,怎么就认定了铁定会失败!”



    贺知洲急到五官狰狞,猛锤自己脑袋:“统姐姐,统仙女,求求你帮帮忙吧!功德全送给她就好,我一滴都不要!”



    陆晚星神色复杂,看着身旁的贺知洲又哭又笑,表情恐怖地突然开口:“宁宁你别慌,我这里有办法!”



    她不知道的是,在那个向来不怎么靠谱的小道长脑子里,划过一声属于女人的笑。



    磨刀石懒洋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