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老实说, 宁宁并不知晓此时此刻破局的方法。



    她与裴寂势单力薄,周围全是层层包围的魔修,更何况……



    宁宁咬牙稳住气息, 仍保持着与天边巨剑对峙的姿势,回头看他一眼。



    裴寂如今的状态, 很不对劲。



    比起上回在炼妖塔里被心魔所困,此时的他显然更加暴躁易怒, 周身的杀气再明显不过, 双眼红得仿佛要滴血。



    哪怕与她四目相对,那双猩红的眼瞳也没做出任何反应,像是在看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眼神里除了执拗的癫狂, 不含任何情绪。



    这让她想起发狂的野兽。



    正当这个念头浮上脑海的瞬间, 仿佛是为了回应她的想法,裴寂忽然抬头,身形一动。



    他的身体正源源不断向外散发着魔气。



    而魔气翻涌,竟一股脑向前袭来——



    尽数朝着她所在的方向!



    “我说过, 你无法逃离必死的命运,不是么?”



    脑海里的声音语气沉沉, 似是用了有些惋惜的口吻再度开口:“谁都破不开的。”



    “那小子入魔已深,恐怕被杀气占据了全部意识。”



    青衡喃喃道:“那女孩光是应付我们,就已经有够吃力。这一击……她定然挡不下来。”



    他凝神望着两人所在的方向, 眼看狂涌的魔气吞噬剑光, 凝作吞天之势,在千钧一发时,忽然紧紧皱了眉。



    系统的声音亦是一顿。



    ——剑气毫无征兆地陡然暴涨,有如海潮狂啸、银浪排空, 一道执剑的人影出现在宁宁身旁,抬手挽了个剑花,空出的左手将她顺势向身后一护。



    来势汹汹的魔气,竟被他这一击逼得节节后退。



    “好险好险。”



    清越嗓音噙了淡淡的笑,宁宁尚未平抚剧烈心跳,便听得一道无比熟悉的声线:“为师还是得有点作用才好,你说是吧?”



    宁宁呼吸一滞,恍然抬头:“师尊!”



    天羡子的笑里颇有几分无可奈何,抬眸望一眼裴寂,低声道:“这孩子恐怕是被魔气蒙了心智,见人便杀。若不尽快加以阻止,等魔气侵占他的整具身体,一切就都无可挽回了。”



    “那是玄虚剑派天羡子。”



    魔修中有人咬牙切齿:“他怎会



    忽然找上来!”



    “不止师叔,还有我们!”



    又是一道嗓音传来,贺知洲浑身染血的身影出现在月光与阴影的交界处,摆了个剪刀手的姿势:“最终大决战,怎么少得了我啊!”



    他说着拿胳膊碰了碰身旁的龙族少年,小声催促:“你快说点什么啊林师弟!”



    林浔支支吾吾,哪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声讲话,嘴唇像濒死的鱼一张一合,最终也不过装凶般正色道了句:“不许伤害我师姐!”



    天羡子老眼一瞪:“那他们就能随意伤害我了是吗?”



    逆徒啊!



    候在大漠里的魔修哪会留给他们打嘴炮的时间,顷刻之间尽数出动。



    霍峤心知不妙,勉强稳住气息:“全力攻向裴寂,他既已入魔,只需杀了他献祭大阵,就能破开两仪微尘。”



    在那之后……只要请出那三尊刚苏醒不久的大佛,必然能解决这帮剑修。



    “他们欲杀裴寂。”



    站立在贺知洲身侧的温鹤眠亦是沉声:“必须护他周全。”



    四下黑影骤起,魔修数量众多,且个个是修为不低的高手,仅凭林浔与贺知洲难以招架,渐渐显出吃力的疲态。



    几名魔修看准时机,奇袭而上,眼看即将伤到二人要害,却猝不及防瞥见一束刀光。



    还有一道铁拳。



    巨力顷刻而至,将他们逼退数丈之远,定睛看去,竟是一帮不知从哪儿来的沙匪,和一个身形瘦弱的小姑娘。



    “老子一生最为不平之事,便是生得晚了几年,没能在仙魔大战中出一份力。”



    钱三哈哈大笑:“今夜得到机会,终于能圆了这场梦!”



    砍刀在手天下他有,管他妖魔邪祟,皆以一刀屠之。



    这,就是他们大漠!



    “宁宁!”



    天羡子顾不得其他,击散天边几把巨剑后,专心对付裴寂。



    裴寂已然没了清明的意识,魔气浑然爆发之时,连他都有些难以招架,只得以剑缚神,暂时制约少年的行动。



    宁宁闻声扭头,听见他大声喊:“催动你的神识,去裴寂的识海深处找他——切记万事小心,倘若你在识海中被他所杀,就再也回不来了!”



    一旦她无法归来,她和裴寂便都只有死路一条。



    就像系统曾在她耳边冷嘲热讽



    的那样,无论做出过多大的牺牲与努力,最终还是不得不败在因果轮回的命数之下。



    满盘皆输。



    *



    宁宁不是头一回进入裴寂识海。



    上次眼前所见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此番却截然不同,弥散在整个空间里的,是散不开的血红色浓雾。



    四下空旷,没有任何明亮的光源,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宛如地狱一般的景象,独自行走在其中时,难以抑制地惹人发慌。



    她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裴寂。



    识海中血雾阵阵,唯有他身旁凝聚着魔气,氤氲的纯黑格外抓人眼球。



    他似乎在发呆,挺拔的脊背竖得笔直,许是察觉到旁人的气息,神色郁郁地扭头。



    仍然是野兽一样阴郁且满含杀气的目光。



    不过转瞬须臾,围绕在他身旁的魔气便凝成浓郁实体,好似疯长的千百藤蔓,径直向宁宁袭来。



    他的动作很快,完全不留给猎物反应时间。宁宁没料到对方的杀意竟会如此之强,来不及避开,被几缕魔气缚住手腕。



    裴寂冷眼看着她,一步步靠近。



    她已经许久没见过裴寂露出这样的眼神。



    乌黑瞳仁里一片死寂,像是生机全无、死物遍地的寒冷雪原,朔风裹挟着挥之不去的血气,长夜将至,看不见分毫希冀。



    这是由裴寂掌控的识海,宁宁挣不来手上魔气,只能尝试开口:“裴寂,我——”



    然而对方并不留给她解释的机会。



    裴寂声线冷冽得可怕,满目尽是毫不掩饰的嫌恶:“冒牌货。”



    话音刚落,魔气便再度凝结而上,自她的脚踝迅速往上,逐渐绑缚全身,力道骤然加紧。



    宁宁疼得闷哼一声,用力咬了牙。



    眼前少年的眼底多了几分烦躁与不耐烦,魔息如潮水将她吞没,每一缕都紧紧向内聚拢,攀爬游弋之间,已然来到脖颈处。



    女孩纤细的脖子脆弱不堪,他却毫不在意地伸出手,指腹冰凉,一点点笼上她苍白的皮肤。



    旋即慢慢用力。



    只有在目睹死亡的时候,裴寂幽暗的眼底才终于浮起一丝饶有兴致的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