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15、第一百一十五章

    在坠入紫薇境时, 宁宁曾做过一个梦。</p>



    梦里一片空白,只出现了极其模糊的少年影子,她看不清那人面孔, 只记得若隐若现的身形轮廓。</p>



    而当魔修们自幽深裂谷中一步步向她走来, 站在最前方的那个人, 竟与梦中所见渐渐重合。</p>



    宁宁不记得自己曾见过他, 但可以确定的是, 这个人一定在她潜意识中留下过难以磨灭的印象。</p>



    ——因为现在, 她又梦见了他。</p>



    放眼望去是黄沙滚滚的大漠, 魔气勾连着袅袅白烟, 她与那人并肩坐在沙丘上,仰头望去, 能见到天边一轮幽远的孤月。</p>



    一缕风匆匆袭来, 那人侧过头来看她, 面孔仍是模糊不清。</p>



    宁宁听见他说:“你看, 这是……的月亮, 每每见到它, 我都会想……”</p>



    风声和无数杂音充斥耳畔, 将他所说的话尽数遮盖, 宁宁听得云里雾里,只想很破坏气氛地大喊一句:“风太大,没听清,你在说什么?”</p>



    然而话还没出口, 就惊觉浑身一凉,猛然睁开眼睛。</p>



    她之前在裂谷中遭遇魔修, 这会儿应该被带进了他们的老巢。</p>



    宁宁尝试着动弹身体, 却发觉双手被绳索绑住, 看材质应该是大名鼎鼎的缚仙绳,让她用不出分毫灵力。</p>



    这伙人煞费苦心地抓她干嘛?</p>



    想不通。</p>



    作为一个打小生活在古装剧滋养下的社会主义新青年,宁宁虽然不会以一首《水调歌头》引得各大青年才俊纷纷倾倒,也称不上什么宫斗十级玩家,但总归还是学到了一个十分浅显实用的经验——</p>



    在袖子里藏上一把小刀,以备不时之需。</p>



    比如现在,那把金属违禁制品就成了她心中的神。</p>



    宁宁从地上歪歪扭扭地坐起来,摆了个老僧入定状,张望四周景象。</p>



    她似乎应该收回之前那句关于“魔族老巢”的话。</p>



    因为这地方,实在是太太太寒酸了。</p>



    这里甚至称不上“房屋”,不过是一座由沙砾建成的洞穴,内里七零八落摆放着床铺与其它各种家具,看上去质地不错,却也难掩此地的寒窑本质。</p>



    ……她想象中布灵布灵金光闪闪的大宫殿呢?这里怎么跟八十年代乡土剧片场似的?</p>



    宁宁有点脑袋发懵,连拿刀割绳子的动作都下意识一缓,一片寂静里,忽然听见门外传来几声脚步。</p>



    那群魔修应该回来了。</p>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收敛了动作抬眸望去,首先见到一张白净面庞。</p>



    走在最前面的,仍然是那个与她梦中身影一模一样的少年。</p>



    这回洞穴里点了灯,透过摇曳不定的昏黄光线,宁宁终于看清他的模样。</p>



    与想象中或张狂或冷若冰霜的邪道修士截然不同,这人居然长了张十分乖巧的娃娃脸,乌黑圆润的眼瞳里柔和得像水,瞧不出丝毫攻击性。</p>



    宁宁:……</p>



    也许,大概,可能,这是朵白切黑的黑莲花,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心狠手辣?</p>



    那少年察觉她直白的目光,先是微微一愣。</p>



    继而居然红了脸,匆忙眨眨眼睛,带了六分慌乱三分做贼心虚一分羞涩地出声:“你、你醒了?”</p>



    宁宁:……</p>



    眼前这位小哥应该的确是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吧?说好的狂傲冷漠轻蔑不屑呢?同样是做扇形统计图,你怎么就跟别的反派相差这么多?</p>



    “主君。”</p>



    他身侧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沉声开口:“对待敌手,不应当使用此等态度。”</p>



    主君。</p>



    宁宁脑袋里又轰地炸了一下。</p>



    不会吧,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白白净净的害羞小男生,居然是魔域新任的君主?</p>



    她的确听闻过魔族人才凋敝,魔君与魔尊均在大战中落败,但这这这、这也太“人才凋敝”了一点吧?</p>



    她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己见不到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大宫殿了。</p>



    “她毕竟是个女孩子。”</p>



    那少年温声带了笑,扭头望向她时,还是有些愧疚般的不好意思:“宁宁姑娘,我名为霍峤。”</p>



    这剧情走向,跟她想的不太一样。</p>



    准确来说,很不一样。</p>



    宁宁点头“唔”了声,尝试与他进行正常交流:“可不可以问一下,你们把我带到这儿来,是想做什么?”</p>



    霍峤垂眸看她,闻言默了半晌,仍是温声道:“是为杀你。”</p>



    好,很好,面不改色地讲出这四个字,终于有了点魔族的派头。</p>



    他顿了顿,似是在斟酌言语,迟疑补充:“你大可以恨我们,我们也绝不会放你离开——若是有求饶的话,不必多费口舌。”</p>



    这人好奇怪。</p>



    说他心狠手辣吧,看上去却又温温柔柔,她看过那么多电视剧,没见过这样好说话的魔族君主。</p>



    可说他心慈手软吧,方才的一番话又完全不留后路,摆明要置她于死地。</p>



    他仿佛只是站在与她彼此对立、却又彼此平等的位置,既给了她足够的尊重,又毫不拖泥带水地告诉她:“我会杀你。”</p>



    这位年轻的魔族君主态度如此,宁宁心里的紧张感便也无端消退许多,闻言往墙边靠了靠,好奇道:“你们为何特意想除掉我?”</p>



    她算是聪明,隐约能猜出点猫腻,用了探究的语气:“因为裴寂?”</p>



    霍峤答非所问,不置可否:“杀你之时,我们不会特意折磨,姑娘不必害怕。”</p>



    ——单单是“杀你”这两个字,就已经足够叫人害怕了好吗!</p>



    “主君何必同她说这么多废话?”</p>



    有人不屑道:“就凭她身上被下的那道恶咒,本就活不了多久,我们若能给她个痛快,也算行善积德。”</p>



    宁宁听不太懂:“恶咒?什么恶咒?”</p>



    “咒术种类繁多,我们只能察觉些许气息,并不知晓具体——”</p>



    霍峤本欲解释,说话时却有人从门外进来,凑到前者身旁耳语一番。</p>



    宁宁听不清内容,只知少年听罢抿唇一笑,末了低头瞧她一眼:“我该走了。青衡,你留在此地看守吧。”</p>



    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安静点头。</p>



    “等等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p>



    宁宁见他转身,迅速抬高音量:“我们两个,以前见过面吗?”</p>



    霍峤扭头,一双狗狗眼被烛光映得盈盈发亮,像湖漾开的水波。</p>



    “就是,”她总觉得这句话像在刻意搭讪,声音小了许多,“说起‘今晚的月亮’……什么的。”</p>



    霍峤静静看着她,忽然扬唇笑了笑。</p>



    “我们未曾见过面。”</p>



    少年声线清澈,笑意在灯光里缓缓溢开:“不过今夜恰是十四,姑娘待会儿可仰头看看天上……十四的月亮,很美。”</p>



    *</p>



    霍峤走得匆忙,只留下宁宁与名为“青衡”的壮年男子面面相觑。</p>



    她对魔族阵营的实力尚不明晰,万事皆以小心为上。</p>



    双手上绑缚的绳索被逐渐切断,宁宁本想以神识试探一番青衡修为,脑海里却嗡地一响。</p>



    竟然是系统的声音。</p>



    [青衡修为元婴三重,释放神识定会被察觉。此人擅使长刀,弱点在下腹,不擅快攻。]</p>



    这声音来得毫无征兆,对于宁宁来说,无异于亲眼见到一具死人突然诈尸,还手舞足蹈来了段全国第三套广播体操。</p>



    没等她有所反应,便又听见它的嗓音:[趁他松懈,即刻以金蛇剑法突袭,不要犹豫。]</p>



    这是它头一回突然出声。</p>



    宁宁凝神屏息,收敛神识,很快明白它的用意。</p>



    魔族巢穴杀机四伏,系统不想让她葬身此地。</p>



    只是……它为何会对这个魔修如此了解?</p>



    这并非如今所要思考的问题。</p>



    由于缚仙绳的存在,青衡对她并未存有太多防心。宁宁听循系统指示,在须臾之间拔剑而起。</p>



    她速度极快,男人还没来得及拔出长刀,便被道道剑气震得失去意识。</p>



    在下一瞬间,脑海里再度现出干涩冷然的系统音:[出门前行,第一个转角右拐。]</p>



    它似乎很急,用了近乎催促的语气。</p>



    宁宁所在的洞穴竟是位于地下,待从洞口离开,便见得条条错综复杂的深邃甬道。</p>



    当下情况紧急,她来不及细想太多,按照接连不断响起的提示音迅速疾行。</p>



    [右拐,出现敌袭。]</p>



    [乐修,擅琴,攻其右手。]</p>



    [凝神敛息,自左侧沙阵进入密道,此地守有元婴高手,切记隐匿行迹。]</p>



    “你怎么对这儿了解得一清二楚?”</p>



    此地凶机阵阵,不但候在各地的魔修实力不凡,条条岔路更是晃得人眼花,倘若仅凭她一人,定然连一半的路程都逃不到。</p>



    然而系统对沙穴中的魔修与地形如数家珍,堪称史上最强金手指。</p>



    宁宁一面狂奔,一面在心底开玩笑似的问它:“你到底是所谓的天道化身,还是曾经生活在这儿的魔?”</p>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p>



    或是说,得到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应:[前方剑修,弱点在后背,使用太一剑诀对付他。]</p>



    系统所说的“密道”就在不远处,旁侧守着个抱着剑的魔修。</p>



    宁宁仍是用了出其不意的急攻,那人反应很快,抬手试图反击,被击得节节败退。</p>



    星痕剑不消多时便直指对方命门,宁宁却并未发力。</p>



    她形貌有些狼狈,漆黑瞳孔中晦暗不明,压□□内外溢的剑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p>



    “安静。”</p>



    宁宁道:“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你。”</p>



    *</p>



    系统的指令仍在继续。</p>



    它从未一次性讲过这么多话,加之火急火燎,刺耳的机械音惹得宁宁大脑发懵。</p>



    她通过密道逃出错综复杂的地下沙穴,本以为提示音即将消散,却在入夜后狂啸的风声里,陡然听见无比熟悉的叮咚响声。</p>



    这是只有在系统发出任务时,才会响起的声音。</p>



    宁宁的第一反应是,不对吧,按照原著里的剧情,她有在这里作过妖吗?</p>



    答案铁定是“没有”。</p>



    在那本由系统给出的里,这群魔修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他们一行人之所以前往大漠,是为了历练除妖。</p>



    而“宁宁”出场的镜头少得可怜,全篇几乎只出现在几句话里头,因为——</p>



    脑海里的字体渐渐成形,宁宁看清系统给出的语句。</p>



    [如今已入深夜,沙魅群起而攻之,一时间遮天蔽月、阴风怒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