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一十二章

    问:突然听见自己将至的死讯, 是种什么体验?</p>



    答:谢邀,人在大漠,刚下飞藤。</p>



    作为一名亲身经历者, 对于这件事, 只想回复一句话:其实我早就知道啦, 没想到吧哈哈!</p>



    宁宁置身于四面雪白的空间里, 与近在咫尺的陌生女人无言对视。</p>



    对方的双眼由白雾凝成, 看不透其中蕴藏的神色, 听见那句不明不白、关于死亡的话时, 宁宁脑袋里只匆匆闪过一个念头——</p>



    按照和系统所做的交易, 她的确会在任务完成之后假死脱身。</p>



    这是最为浅显直白的想法, 然而只需稍加思索一番,就能察觉事情不可能如此简单。</p>



    先不谈她脑海里莫名出现的少年身影无法得到解释,单论从女人口中吐露的话语,就足以叫她一个头两个大。</p>



    “什么叫做, ”宁宁凝神正色, 按耐下心脏不由自主的狂跳,“我每次来到这里……都不会忘记?”</p>



    女人定定望着她, 沉默了好一会儿, 竟答非所问地轻笑一声:“原来如此,你身体里还有别的东西。”</p>



    宁宁抿唇没有应答,大脑飞速转。</p>



    别的东西?是指系统吗?她怎么能看出系统的存在?</p>



    “你想利用那东西渡过死劫, 对不对?”</p>



    她笑时身形微颤, 白雾也随着动作不断聚散,仍是自顾自继续道:“失败过一次又一次, 若是旁人, 兴许早就放弃了, 也只有你还这样执着——你是为了谁?自己吗?似乎不像呀。”</p>



    “稍等稍等,咱们打断一下可以吗?”</p>



    信息量实在太大,宁宁一时半会儿消化不过来,只能用力按按太阳穴,皱了眉问她:“姐姐,咱们能不能从头说起?这是哪儿,你是谁,一次次失败又是指什么?”</p>



    周身的气氛悄然一凝。</p>



    女人比之前笑得更加放肆,身旁雾气乱作一片,连五官都被晃荡得模糊不清。</p>



    “姐姐?你居然叫我姐姐——你不那么严肃,反倒叫我有些不习惯。”</p>



    她说着再度凝聚成形,双腿一踮,负了手径直升往半空,居高临下打量眼前的小姑娘。</p>



    “我在这里太久太久,许多事情都记不清。”</p>



    女人声音很低,语气里带了少许迟疑,似乎连她自己都快把过去遗忘得一干二净:“我以前是一把剑,当年仙魔大战,跟随主人前来大漠……然后是轰隆隆的爆炸和满身血,等我恢复意识,就已经出现在这里,变成如今这副模样。”</p>



    这是个脱离了剑身的剑灵。</p>



    要想凝成有意识的剑灵,那把剑定然不凡,至于她口中的“主人”,应该也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大能。</p>



    宁宁好奇道:“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p>



    见白雾摇头,只得换个话题继续问她:“那你知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p>



    “我本来也不清楚,是你告诉我的。”</p>



    她闻言发出咯咯轻笑,在空中匆匆旋了个圈:“你说我剑灵离体,本应烟消云散,却被一股极强的灵力所护,幸得不死。至于这个地方,是一处名为‘紫薇境’的绝世法器,一旦进入其中,便能与外世隔绝,不受外力干涉。”</p>



    “我告诉过你?”</p>



    宁宁眼皮兀地一跳。</p>



    纷繁思绪好似层层裹住的毛线球,找不到头也寻不见尾巴,然而有一根丝线被缓缓抽出,让她隐约窥见一丝天机。</p>



    宁宁问:“我来过这个地方许多次?”</p>



    “对啊。”</p>



    白雾一动不动望着她:“第一回好像是无意间掉进这里——毕竟你说过,这处秘境是在一个陡崖下面,稍不留神就能落进来。”</p>



    她说到这里,微微偏了头,似是在努力回忆:“之后你偶尔会来找我,和我说说话——其实除了你,还有好几个人也时常掉进这儿,可他们每次都像失去了记忆,不记得曾经见过我。”</p>



    宁宁细细地听,许久没有出声。</p>



    她心里已经有了整个故事大概的轮廓。</p>



    据白雾所言,紫薇境不受外力影响,独立于大千世界之外。</p>



    也就是说,无论法器外如何沧海桑田、满目疮痍,就算临近世界末日,这里都始终是片一成不变的白色。</p>



    那么,倘若外界开启了一次又一次的回溯与轮回——</p>



    对于栖身于此的剑灵来说,时间定然还是和寻常一样,不可逆转地缓缓淌过。</p>



    所以白雾才会看见她一次又一次地来,一次又一次地,带着满身死气死去。</p>



    所以仙魔大战分明只过去数十年,白雾却声称“太久太久”,完全不记得当初的事情。</p>



    所以那些不慎落入秘境里的人,才会从来都不记得白雾的存在,每一次重逢都如同初遇。</p>



    因为在不断轮回的外界里,对于他们而言,的的确确是头一回与她相见。</p>



    宁宁想,那她自己又算什么?</p>



    如果每一次轮回都只有她存在记忆……难道她就是导致时间一遍遍回溯的原因?</p>



    后脑勺突突突地疼,宁宁深吸一口气,沉下心来整理思绪。</p>



    白雾说,她身上死气浓郁,不久之后就会死去。</p>



    过了一会儿又笑言,她身体里多了某个东西,或许可以通过它来逃脱死劫。</p>



    如果那“东西”对应系统,是不是可以认为,曾经的她为了避免死亡,利用某种术法一遍遍重启时间,在无数次的失败之后……</p>



    试图利用“系统”来扭转命运?</p>



    可她为什么会失去曾经的记忆?一旦记忆丧失,扭转命运的难度岂不是更大?系统的运作原理又是什么?</p>



    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以她的性格,当真会单纯为了让自己逃离死劫,就一遍遍开启轮回吗?</p>



    宁宁觉得不会。</p>



    无数次的轮回对应了无数次的死亡,那样太难受,她最是怕疼,不可能喜欢。</p>



    就连白雾也无意中提过,觉得她不像是仅仅为了自己。</p>



    那她究竟想要阻止什么。</p>



    接下来在大漠里……会发生怎样不可逆转的事情?</p>



    毫无线索,无论如何也想不通。</p>



    白雾所能提供的线索到此为止。</p>



    她不晓得在紫薇境里独自待了多少年,连自己的前尘旧事都已记不清晰,能认出宁宁这张脸就算很不容易,再也记不起更多细节。</p>



    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尽快从这处小天地脱身,查明待会儿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p>



    在即将离开紫薇境之前,宁宁好奇问她:“这么多年,你没有想过出去看看吗?”</p>



    “出去?不要。”</p>



    白雾在空中晃晃悠悠,像个闹腾的小孩:“主人将我护在这里,一定有他的用意。我若是胡乱跑开,他寻不到我怎么办?”</p>



    可仙魔大战已经过去很久了。</p>



    那个人自始至终没有出现,恐怕再也不会回来。</p>



    宁宁正欲开口,却听得白雾里传来一声哼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同样的话,你早就说过好多好多遍了。”</p>



    “他一定还活着。就算他不来寻我,当主人挥动那把剑的时候,我也能在瞬息之间赶到他身边。”</p>



    “虽然遗忘了许多东西,但我一直都记得——”</p>



    白雾于此刻骤然弥散,女声显出前所未有的崇敬,充盈整个寂寞空荡的小小角落:“我的主人,他是九州百城、天上地下,最最了不起的剑仙。”</p>



    *</p>



    天壑大漠。</p>



    引魔香召来绵绵不尽的妖物,林浔与贺知洲护在温鹤眠身侧,后者则低声道出妖魔属性与治退之策,大漠之中剑光纷飞,妖尸遍地。</p>



    此地的妖魅都染了魔气,被异香扰乱神智,层层聚拢而来。</p>



    但好在妖物皆有灵智,不似魔兽那般随性而动、只知杀戮,眼见这两名剑修修为不低,其中不少生了退却的心思,在不远处打转徘徊,不敢近身。</p>



    这理应是向好的局面,温鹤眠却微拧了眉,视线扫过沙丘下涌动的黄土。</p>



    方才宁宁三人落下去的漩涡,已经不见了踪影。</p>



    他们都以为魔修的目标在于裴寂,然而那条长藤的动作毫不犹豫,摆明了早就确定好猎物,在卷走宁宁之后立马逃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