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十八章

    “炼妖塔中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 请各位务必当心。”</p>



    十方法会的第二轮试炼始于灯会次日午时,鼎鼎大名的炼妖塔前。</p>



    天羡子作为长老代表,站在高耸入云的白色巨塔门口, 跟期末考试动员大会似的发表讲话。</p>



    宁宁一边听他讲解规则,一边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峥嵘白影, 心下不由感到些许震撼。</p>



    炼妖塔位于昆山凌天峰,峰顶云蒸霞蔚、云雾升腾,偶有仙鹤啼鸣而过,于天边划过一行转瞬即逝的影子。</p>



    阳光穿过层层雾气,好似千万把金色长剑撕裂迷烟,让巨塔逐渐显现出庄严身形。</p>



    塔身由雪白大理石所建,挺拔瘦削,直入云霄,像把立在山巅的巨剑, 在日光下现出点点金光。</p>



    白塔檐边共有六角,雕有各式符篆法咒, 每个角都如飞鸟张开的双翼向上腾起, 似有直上青云之势, 势如破竹。</p>



    据天羡子所言,炼妖塔前身是片九死一生的魔域, 邪魔妖物盘踞其中,时常前往人间为非作恶。</p>



    幸有昆山祖师爷出面降妖, 以全身之力制造出一片秘境,将域内妖魔尽数镇压,秘境之外的模样, 是座纯白色高塔。</p>



    后来或是出于习惯, 加上高塔本身拥有极强的镇压之力, 昆山后代多将降伏的邪祟关入塔中,名为“炼妖塔”,说白了,其实就是一处关押邪魔的监狱。</p>



    “炼妖塔共有百层,越往上走,关押的妖魔实力就越强。”</p>



    天羡子醒了酒,端端正正往塔前一站,颇有几分意气风发的意思,很难让人联想到当日举马狂奔的醉狗模样:“你们将被随机传往各个塔层,层数会被标注在秘境入口,若是觉得有心无力,难以战胜该层妖魔,可以选择退出这一楼层,开启下一轮随机。”</p>



    “这岂不是拥有很大的自由度?”</p>



    郑薇绮摩拳擦掌,眼底闪着迫不及待的光:“我还以为要一层一层地爬,既然如此,就没必要在低层浪费时间。”</p>



    要打就要打最猛的对手,大师姐真不愧为典型的元婴期剑修。</p>



    宁宁心里暗叹一声,忽然听见有弟子发问:“天羡长老,这次金丹元婴期的弟子不会分开吗?”</p>



    “不错。”</p>



    天羡子勾唇一笑:“等你们踏入真正的修真界,与邪祟交战之时,它哪会在意你们究竟是不是同一品阶?不过话虽如此,这次试炼与第一轮不同,还有另外一项规则——”</p>



    “在炼妖塔内,任何人都不允许伤害其他弟子。你们之前学会了如何竞争,在这一轮里,理应试着合作。”</p>



    有人纳闷道:“既然这样,那同门之间岂不是可以串通一气,让元婴带着金丹四处乱杀?”</p>



    “这就要提到另一个很有趣的规则。”</p>



    天羡子笑得神秘,眼尾勾起看好戏般戏谑的弧度。</p>



    “你们进入的塔层完全是随机的,在某一层内并肩作战的队友,等进入下一层,必定会被分开。”</p>



    他解释得很是耐心:“而且每一层可以容纳的人数有限,每个人能够退出楼层重新选择的机会也是有限。若是想要通过不断随机的方式与同门会合,不如趁早打消这个念头。”</p>



    也就是说,这场试炼具有非常大的随机性。</p>



    队友和对手都由不得自己选择,唯一能斩获更多得分的方法,唯有与各个门派的弟子们不断磨合,通过合作击败白塔里的妖魔。</p>



    “每层塔都是一处截然不同的幻境,里面不止一只邪魔。”</p>



    天羡子饶有兴致,似是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在玄镜前观赏进程,把语速加快许多:“妖魔身死,楼层里的所有人都能获得相应得分。塔层越高、妖魔实力越强,你们能得到的分数也就越高。”</p>



    他说着弯起眉眼,将在场所有人扫视一遍:“大家听明白了吗?还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么?”</p>



    一片寂静。</p>



    在短暂的沉默后,终于有人壮着胆子举手发问:“天羡长老,我听说昨夜你与一名僧人共跳了一支好美好美的剑舞,那曲舞,究竟叫什么名字啊?”</p>



    天羡子眯眯眼,额头青筋拧成“井”字型。</p>



    天羡子:“叫‘再问就杀了你’哦。”</p>



    *</p>



    说老实话,对于进入炼妖塔一事,宁宁心里仍然有些紧张。</p>



    这座塔向来只存在于用来吓唬人的话本子里,与玄虚剑派的浮屠塔不同,它并非幻境,里面关押着的妖魔个个真实存在,无论单独拎出来哪一位,都能叫小儿夜啼。</p>



    当初她看遍原文,印象颇深的片段之一,就是裴寂在炼妖塔里的经历。</p>



    他像是从不会觉得畏怯,哪怕到了高层,仍会毫不犹豫地拔剑迎敌。即便有主角光环庇护,也还是回回伤得满身是血,在绝境之中抓住最后一份生机。</p>



    这让她不由得分了心,很是认真地思考:</p>



    这世界上到底会不会有让裴寂畏惧或迟疑的东西?他也会和其他人一样,在某些时候畏缩不前吗?</p>



    宁宁想不出来。</p>



    他仿佛永远都在拼命,没有停下的时候。</p>



    她就在满脑子稀里糊涂的念头里走到了炼妖塔正门。</p>



    纯白色泽的塔门大开,虽然外面晴空万里艳阳高照,门内却是浑浊黯淡的一片昏黑,如同被墨水填满,看不见丝毫光彩。</p>



    或者说,那片空间仿佛根本不存在。</p>



    宁宁握了握剑柄向前迈步,右脚步入门内的刹那,只不过一眨眼功夫,跟前就换了片景色。</p>



    首先侵入所有感官的,是深入骨髓的冷。</p>



    视线所及之处白茫茫一片,漫天纷飞着鹅毛般的大雪,在银装素裹之中,她甫一低头,便见到身旁的石碑。</p>



    那石碑上凝了冰雪,雾凇如蛛网般盘旋散开,她定睛望去,终于看清碑面上刻着的数字。</p>



    五十。</p>



    一个不好不坏,刚好居于正中的数字。</p>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她很难评判这一层的难易程度。</p>



    呼啸的狂风有如野兽嘶嚎,伴随着阵阵冷意啃咬在耳垂上,宁宁下意识捂了捂发冷的胳膊,抬眸向四周打量。</p>



    树木枯败的残枝好似匍匐在地的骨架,放眼望去是清一色的白,除了冬风呜咽外再没有其它声响,让她无端想起葬礼漫长的哀悼。</p>



    她所在的幻境入口是片颓败空地,应该属于不会被妖魔侵袭的安全地带,要想前往更为开阔的主场地,必须穿过一条横亘于两方悬崖之上的独木桥。</p>



    而在独木桥前,赫然站着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p>



    宁宁一怔,叫出了那人的名字:“贺知洲?”</p>



    听见她的声音,贺知洲恍然回头,露出激动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宁宁!”</p>



    缘分啊!天注定啊!参加法会的弟子那么多,能遇见宗门里最最靠谱的那一个,简直是他三辈子修来的福分啊!</p>



    “我们应该要从这座桥上过去吧?”</p>



    宁宁说着上前,垂眸向悬崖下边望。</p>



    黑压压的一片,隐约传来几道诡异低沉的嚎叫,无论如何,她都绝对不想亲自前去体验。</p>



    也正是在这一刹那,她终于明白了贺知洲在独木桥前踟蹰的原因。</p>



    他恐高。</p>



    因为严重的恐高症,此人连御剑飞行都仍旧停留在幼儿园水平,曾在小重山里将许曳直接摔下剑去。</p>



    炼妖塔里不允许御剑飞行,如今他面对这处悬崖峭壁,必然心生胆怯,不敢上前一步。</p>



    “这这这也太吓人了。”</p>



    贺知洲用尽最大勇气往下一瞧,很快又往后瑟缩一步:“这桥看上去就很悬,不会在我们爬到一半的时候中途断掉吧?就算它不断,雪下得这么大,桥上肯定到处是水和冰,要是不巧被我们碰到,呲溜一下就得往下滚——太恐怖了!”</p>



    这就是恐高症患者的心路历程,无论如何,总能脑补出自己站在高处的无数种死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