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十一章

    宁宁缩在裴寂的外衫里, 一步步跟着他上了飞舟,在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乖乖坐好,安静如鸡。</p>



    之前来的时候, 是郑薇绮陪着坐在她身边,如今两人分开试炼彼此见不到,加之宁宁脸红得厉害,谁也不想见,坐下后轻轻拉了拉裴寂衣袖:“裴寂, 你就坐我旁边好不好?”</p>



    他抿了唇,虽是面无表情, 眼底却并没有任何不耐烦或拒绝的神色, 在十分短暂的静默后低低“嗯”了一声。</p>



    其实裴寂有点不大高兴。</p>



    从宁宁说要独自去找贺知洲的时候,他就觉得胸口像是堵了什么东西,沉甸甸压在上面, 惹得心里又闷又烦,差点就脱口而出地告诉她:不要总是单独和贺师兄待在一起。</p>



    这个念头刚一浮上脑海,他就被逗得暗自发笑。</p>



    且不说他与宁宁之间并不亲近, 没有任何身份和理由对她指手画脚,单论他自己——</p>



    裴寂想,宁宁和贺知洲关系再好, 跟他也没有丝毫关系。她想与谁亲近就与谁亲近,他干嘛要一直在意。</p>



    ……但还是莫名其妙地有点不高兴。</p>



    连带着他在帮乔颜押送奄奄一息的魔族离开秘境时,脸色都冷冽得可怕,把有个魔修吓得浑身哆嗦,当场问了句:“你如果要拔剑, 能让我死得干净利落点儿吗?”</p>



    后来在玄镜里见到她与贺知洲互飙演技时也是。</p>



    虽然宁宁觉得没脸见人, 裴寂却并不觉得那是多么丢人的行径。当他看着玄镜里的画面, 有个小小的、卑怯的念头在心底悄悄萌芽。</p>



    宁宁与贺知洲在一起时总是那样鲜活,贺师兄能陪她笑着打闹,他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p>



    他太闷,脾气也不好,因为从小到大都生活在打骂与刀光剑影里,完全不懂得应该如何让旁人开心,没有养成弑杀暴虐的性子就已是万幸。</p>



    他永远静默得像块背景,只有在杀伐见血时,才能靠剑术与狠劲搏得些许存在感,其余时候——</p>



    想到这里,裴寂不免又觉得心烦意乱。</p>



    宁宁才不会在乎他究竟能不能让她开心,他却暗自纠结这样久。在她心里,这个不怎么熟悉的小师弟一定与其他任何人都没什么两样。</p>



    “呼呼。”</p>



    承影感知到他这个念头,语气贼兮兮地一针见血:“所以说,在你心里,她和别人有很大不一样啰?”</p>



    裴寂:……</p>



    裴寂干巴巴地应它:“你想多了。”</p>



    “我倒觉得她对你挺不错。还记得宁宁之前说的那三个字吗?”</p>



    它嘿嘿笑笑,捏了嗓子道:“裴寂寂~你当时听见这个称呼,可是心跳加快了好多好多呢~什么时候也叫她‘宁宁’试试,别老是‘小师姐’了嘛~”</p>



    裴寂没说话,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p>



    他就算不高兴,也不会刻意表现出来让旁人烦心,而是把习惯了将所有情绪藏在心里。</p>



    身边的宁宁本就心神不宁,自然不会察觉到他的所思所想,捂在外衫中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抬起头看他。</p>



    她的眼睛很漂亮,圆润漆黑得像两颗葡萄,在灯光下映出浅浅的流光。尤其这会儿长发被外衫蹭乱,零散游曳在白皙面庞,鼻尖和侧脸还残留着桃花般的粉色,直勾勾望着他时——</p>



    裴寂抱着剑的手指悄悄一紧,沉声问道:“怎么了?”</p>



    “你,”她有些犹豫,声音小小的,很快把视线垂下去:“你有没有看见……镜子里我和贺知洲他们发生了什么?”</p>



    这个问题的答案,理应只有“有”或“没有”。</p>



    可裴寂却反问她:“我有没有看见,很重要么?”</p>



    连他也没想到自己会下意识说出这句话,一时间和身边的小姑娘同时愣在原地。</p>



    这不像是裴寂会问的问题,他向来厌烦多余的事情,从不拖泥带水,宁宁惊诧之余,因为这段话微微一愣。</p>



    ——很重要么?</p>



    好像,似乎,真的有那么一点点重要。</p>



    她对此莫名地感到在意。</p>



    直到被裴寂问起,她才终于意识到,当离开秘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想的居然不是“糟糕,社会性死亡”,而是“糟糕,不会被裴寂看见吧”。</p>



    宁宁没有说话。</p>



    过了好一会儿,才又用外衫把自己裹紧,像之前那样缩回角落。</p>



    裴寂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听见属于宁宁的声音,带着一些迟疑轻轻说:“……嗯。”</p>



    裴寂从没想过能得到这样的回答。</p>



    他不在乎任何疼痛与折辱,此时却因为这短短的一个字,心口重重一落。</p>



    “如果你没有看见,我会觉得开心一些。”</p>



    宁宁的模样像只圆滚滚的仓鼠,脑袋被全部包裹在外衫里,不时悠悠晃动。顿了顿,又慌乱地迅速补充:“其实也不是很在意啦……!只是,唔,有点想知道。”</p>



    裴寂忽然有些想笑。</p>



    心里的烦闷不知怎地在此时消散一空,他垂眸靠坐在椅子上,侧头瞥她缩成一团的模样,语气不容置喙:“没有。”</p>



    “真的?!”</p>



    宁宁闻言立马从外衫里探出脑袋,眼角眉梢都带了笑,嘴角更是高高兴兴地咧开,似是觉得不对劲,又皱了皱眉:“你不会是骗我吧?”</p>



    裴寂面色不改:“没有。”</p>



    她这才得了安心,笑着继续道:“那你不要问别人,今日在秘境里发生了什么!”</p>



    裴寂:“好。”</p>



    宁宁满意得不行,想了一会儿,又认认真真告诉他:“其实我们也没发生什么,就是打了场架……剑修之间的终极对决,懂不懂?但你也知道,我灵力不够,所以有些狼狈。”</p>



    承影“啧啧”了几声。</p>



    看这丫头的表情,完全不像她口中“也不是很在意”的模样嘛。</p>



    *</p>



    试炼大会的开始与结束都在半夜,灵狐与魔修们都被带往长老们聚集的阁楼,等待进一步商议与决策。</p>



    通过试炼的弟子们疲倦非常,早早便回了客栈休息,等待一天后公布排名结果。</p>



    宁宁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为庆祝天羡子门下的小徒弟都通过第一轮试炼,众人决定前往赫赫有名的天香楼庆祝。</p>



    天香楼以荟萃南北、菜品繁多而著称,尤其酿酒工艺一绝,是鸾城里首屈一指的大酒楼。</p>



    一行人被安排在三楼的雅间,郑薇绮通过试炼后神清气爽,趁着上楼的间隙说个不停:“这可比学宫文试舒服多了!打打杀杀多好啊!扛着剑就是打,吟诗作对算什么东西?”</p>



    这番言论惊世骇俗,宁宁闻言轻声笑笑,想起之前对裴寂的承诺,旋即道:“今日我请客吧。”</p>



    “不行不行!这钱怎么能让宁宁出,肯定得由我这个当师兄的来啊!”</p>



    贺知洲一想到能有美食入腹,就很没有风度地咧嘴傻笑:“上次在浮屠塔里赚的私房钱还剩下一点,就当感谢天羡师叔长久以来的照顾,这顿我请了。”</p>



    天羡子虽然穷,但好歹有个师尊的身份。这只不过是一顿饭钱,若是让小弟子请客,脸上的面子总感觉有些挂不住。</p>



    于是全玄虚派最最贫穷的长老拂袖一笑,摇头朗声道:“试炼刚结束不久,理应是我这个做长辈的来犒劳你们。不必多言,这顿饭由我包了!”</p>



    “这哪儿行啊!”</p>



    身为全玄虚派最最贫穷的弟子之一,贺知洲同样对自己的资产毫无自觉,赶紧从怀里掏出钱包:“我来我来!今夜咱们不醉不归!”</p>



    要么打从一开始就不提请客这一茬,要么就坚持到底,把账款付清。若是中途退却,总觉得略逊对方一筹,让人浑身不自在。</p>



    天羡子暗道这哪儿成啊,连忙也从储物袋里拿上小布包,一把将贺知洲的双手往下按:“师叔好不容易带你们出来一趟,你就别倔了!”</p>



    两位穷鬼同时爆发了超常的决胜欲,一边往酒楼上面走,一边不甘示弱地掏出钱包推来搡去,跟跳二人转似的,两具身体左摇右晃,手里的钱袋子被舞得上下乱飞。</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