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十章

    宁宁按照地图一直往密林深处赶,随着朝阳逐渐撕裂残余的昏沉夜色, 眼前景象也逐渐明朗开阔起来。



    穿过密密匝匝的树林, 竟来到一处悬崖顶端。



    唱月峰乃小重山尽头,视线越过周遭嶙峋的石块, 便是悬天般高耸的陡崖。崖底汪洋大海无边无际, 雪白色浪花拍打在石壁之上, 像极了剑光浮影, 转瞬即逝。



    进入小重山秘境的,都是金丹期修士。此等修为无法与玄鸟抗衡,更不可能在它凌厉的攻击之下来到这里, 见一见银丝仙叶真正的模样。



    就连“银丝仙叶生在唱月峰”这一传闻的由来,也是数年前一名弟子进入秘境时, 恰好被传来此处, 这才见到那株传说级别的仙草——



    至于他究竟是如何哭爹喊娘地成功逃脱, 就又是另一个颇为惊险刺激的故事了。



    而今宁宁站在悬崖顶端,被呼啸而至的狂风吹得眯起眼睛,在看清前方的景象后,微微勾起嘴角。



    陡崖尽头的平地上,生有一株散发着盈盈光华的灵植。与寻常植物不同,它总共只有一片长且细的叶片, 通体呈现出星光银河般莹亮的雪银色, 此时沐浴着淡淡晨光,便更显得如梦如画。



    崖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它却始终静静立在整个秘境最深的角落, 不曾有丝毫动摇。天光地影皆在此处浑然汇集,不愧为汲取日月精华而生。



    饶是宁宁也能感受到这株灵植所散发出的柔和灵气,应该正是传说中的银丝仙叶。



    贺知洲不知道能把玄鸟拖住多久,她来不及顾及其它,立刻迈步向前将仙叶摘下。



    和天心草一样,这种圣阶灵植往往需要数百年才能凝成一株,因此宁宁在摘取时格外小心,不去破坏植被根茎的位置,让它们能尽快重新长出。



    然而摘完抬头,视线晃眼一瞥,却不由愣住。



    崖边植被稀疏,被重重叠叠的岩石阵阵包裹。而在某个被石块掩映着的角落,赫然出现了一抹刺眼绯红。



    那竟是个椭圆形的蛋。



    圆圆滚滚,高度大概足足有一米多,呈现出与玄鸟羽毛无异的鲜红色泽,遥遥望去,宛如一团燃烧着的火焰。



    它所处的位置极为隐秘,加之宁宁一心取得仙草,因此之前并未察觉这道影子。此时不经意间望见,心脏用力地噗通一跳。



    这是……玄鸟的蛋?



    原来是这样。



    玄鸟之所以拼命护着银丝仙叶,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之前她在古木林海与苏清寒交谈时,两人就曾谈论过,玄鸟究竟为何会死守银丝仙叶。



    “其实银丝仙叶的最大用途,还是解毒与抑制魔气。但由于圣阶灵植都拥有清心凝神的灵气,所以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玄鸟是为了通过它汲取天地精华、提高自身修为。”



    苏清寒道:“但也有人觉得,说不定是因为玄鸟生了蛋,想通过它来滋润幼鸟。”



    见宁宁露出困惑的神色,她耐心补充:“玄鸟一族极为罕见,虽然成年后实力极强,在幼年期却十分脆弱——不但孵蛋需百年,孵出来后的幼崽也虚弱至极,如果没有珍惜灵植吊着一口气,很可能会在出生不久后死去。”



    宁宁点点头:“师姐你曾经说过,天心草的作用才是滋养生灵,如果玄鸟想要修炼或孵蛋,为什么不去直接找天心草呢?”



    苏清寒摇头笑笑:“且不说天心草踪迹难寻,听说曾有人见到过一株,本想强行抢夺,却被看守在旁的石中灵差点夺了性命。据他所说,那石中灵不知吸取了多少来自天心草的灵气,早就成了这秘境中实力最强的半仙,恐怕即便是玄鸟,也很难从她手中把天心草夺过来。”



    当时的宁宁惊讶得微微张圆了嘴。她是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甚至有几分书痴气质的姐姐,居然会是这方秘境里boss级别的人物。



    扫地僧果然无处不在啊。



    “玄鸟竟是为了繁衍子嗣。”



    玄镜外,一名修士喃喃自语:“难怪它会拼了命地护着银丝仙叶……我之前还纳闷,明明以它如今的实力,应该并不需要靠灵植增进修为。”



    有人惊讶道:“我听闻玄鸟蛋在孵化之时,颜色会随着孵化进程由白变红,看它的模样,应该已经快破壳了。”



    万剑宗的红裙女修也来了兴致:“不过与天心草相比,银丝仙叶的孵化能力只能算是退而求其次。待会儿玄鸟回来,就算与宁宁撞见,不也可以利用天心草与它进行和平交易,免受伤害?”



    “这可不妥。”



    一旁的曲妃卿低声一笑:“要是玄鸟性情贪婪,直接杀了宁宁夺走天心草,她能有什么办法么?诉苦都没地方说去。”



    “难怪之前玄鸟与贺知洲谈话时,说的是‘喜欢小孩,还想要个新孩子’。”



    天羡子嘿嘿咧着嘴,似乎想起什么,眼底笑意更深:“诸位别忘了,我们可是打过赌,看哪家弟子能率先夺得银丝仙叶——如今结果已出,记得交钱。”



    “等等!诸位快看!”



    浩然门长老眉头一拧,死死盯着玄镜之中:“那道影子……是不是玄鸟回来了?!”



    镜中画面一转,果然在天际见到一束火红的光。



    玄鸟来去如风,降落在地面时,引得石子纷然滚动。许是因为原身体型太大,它在落地后便化身为红衣女子的模样,还没走动几步,神色便陡然凝滞。



    ——本应该生有银丝仙叶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



    可偏偏它从未感受到有谁靠近过此地,周围更是不存在一丝一毫生人的气息。难道银丝仙叶还能生出双腿来,凭空跑了不成?



    它越想越烦躁,原地来回踱步一番,眸中神色越发狠戾,隐隐由橘黄渗出血一样的红光。



    “奇怪,宁宁藏去了哪儿?”



    玄镜外的何效臣四下找寻,却并未见到小姑娘熟悉的身影。自他们将画面转到玄鸟,再回来时,宁宁便不见了踪迹。



    曲妃卿敛了眉目,唇角终于没了笑:“此地平坦开阔,唯一可供躲藏的,唯有蛋旁的石堆。”



    很显然,玄鸟和她想到了同一个地方。



    身着红裙的妖艳女子神色阴狠,一言不发地朝石堆旁一步步靠近。



    为了让这个孩子诞生,她在此地守候了足足百年,要是功亏一篑……



    它必定叫那小偷生不如死。



    火焰般的红色带着刺骨杀意,渐渐划破深褐色的土地。



    玄鸟来到那堆嶙峋石块前。



    镜外有不少人同时屏住呼吸,心肠软的女修,甚至已经别开了视线。



    众人看见它缓缓低头,面带狠意地探身至石块之后。一缕冷风吹过,撩拨得远处树叶哗哗作响,像是某种倒计时般的钟声。



    玄鸟的瞳孔猛地一缩。



    石块后……居然什么也没有。



    “没、没有?”



    镜外有长老倒吸一口冷气:“难道她逃走了?”



    小偷一定是逃走了。



    红衣女人眼底冷光一闪,不过抬手之间,便又化为了巨鸟的模样,扇动翅膀腾空而起。



    论飞行,那小偷的速度定然比不过它。



    “宁宁不可能比玄鸟更快,一定会被它追上。”



    何效臣剑眉紧锁:“难道她是利用了玄鸟的视觉死角,巧妙周旋后御剑离去了么?”



    天羡子哈哈大笑:“非也非也。何掌门不如再仔细瞧上一眼,崖顶除了那些石头,不还有个蛋吗?”



    “蛋?”



    万剑宗的红衣女修好奇张望:“可之前玄鸟查探的时候,蛋后面分明——啊!”



    她说着露出了极为惊喜的神色,美眸含笑:“这蛋……在不久之前就已经快孵化了。”



    女修话音刚落,玄镜中圆滚滚的巨大鸟蛋便悠悠一晃。



    随即最顶层的蛋壳被小心翼翼举起来,从里面探出脑袋的却并非玄鸟幼崽,而是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



    宁宁举着圆溜溜的蛋壳晃晃脑袋,悄悄松了口气。



    当时她察觉天边有异,明白玄鸟很快就会回来。要是藏在石头后面或当场逃走,一定会被它当场抓获,更何况她已经摘了银丝仙叶,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



    千钧一发间,不远处一直安安静静的鸟蛋忽然轻轻一晃,发出十分细微的、有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



    天无绝人之路,玄鸟幼崽居然破壳了。



    “她居然躲在了鸟蛋里面。”



    何效臣也笑了:“这上下的裂口严丝合缝,被她紧紧一盖,不仔细观察还真看不出猫腻。玄鸟又寻人心切,更不会发现那小小的裂痕。”



    有人补充道:“它孵化只差临门一脚,如今估计是受到她身上天心草的影响,直接破壳了。”



    顿了顿,又抚着长须轻笑:“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要是宁小道友身上没有天心草,便定不会有此等巧遇。”



    他们你一言我一句地说,曲妃卿看着玄镜里的少女,眼底薄光更深。



    “谢谢你啦。”



    宁宁低下脑袋,看一眼手里捧着的玄鸟幼崽。它与其它鸟类有所不同,不仅蛋壳中清新洁净,带了股淡淡奶香,自己还生出了丰满的羽翼,摸起来热乎乎又毛茸茸。



    虽然鸟蛋很大,刚出生的幼崽却只有巴掌大。小家伙似乎很喜欢她,一个劲往宁宁身上蹭,一双小翅膀轻轻扑腾,划过手掌时,带来电流般的痒。



    “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得先走啦。”



    她摸摸玄鸟脑袋,惹得后者眯起橘黄色的双眼,在手掌上滚了个圈,活像个火红的小团子。



    “不过……”宁宁把手中的银丝仙叶旋了个圈,压低声音笑了笑,“有个礼物送给你哦。”



    *



    玄鸟没找到偷走银丝仙叶的罪魁祸首,满心愤懑地回到崖顶,居然见到满地碎裂的蛋壳。



    它期待了百年的孩子在蛋底转来转去,听见脚步声时呆呆抬头,圆溜溜的小眼睛扑闪扑闪,充满了新生的生机。



    玄鸟幼崽身体不好,走了没几步便直挺挺摔了一跤,翅膀有气无力地晃,虚弱得发不出声音。



    而在幼崽身边,规规矩矩摆放着两片浑圆的叶子。沁人心脾的灵气在一瞬间席卷上心头,让它不由得愣在原地。



    那竟是……它寻了百年而不得的天心草。



    也是能确保它孩子平安长大的唯一宝物。



    究竟是怎样的人,才能从石中灵手里将它夺来,而且还在此刻……白白送给了它。



    将如此贵重的灵植拱手相让,简直不可思议。



    除了天心草,蛋壳里还有张小小的纸条。



    玄鸟将它轻轻拿起,眸中冷冽的杀意褪去,渐渐浮起笑意。



    [我等为救人性命,不得不摘走银丝仙叶,为表歉意,特将天心草赠予夫人。]



    下面还有一行字:[小朋友要平平安安地长大哦。]



    *



    宁宁回到古木林海时,身后还跟着贺知洲与许曳。



    之前他们之所以蜗居于金刚罩中,是因为玄鸟感知超强,一旦察觉金刚罩破,便会飞来猎捕食物。



    现如今它得了幼崽,暂时不会分心到其它事上,一众修士才终于得到机会离开唱月峰。



    古木林海在一场苦战后恢复了原本模样,苏清寒带着裴寂暂居于一处洞穴。在见到裴寂的瞬间,饶是心大如贺知洲,也没忍住皱紧了眉。



    亏他穿了黑衣,如果是别的什么颜色,恐怕早就被染成了深红近黑的色泽。



    露在衣服外的手臂与脖子裂开了好几道血痕,虽然被简略擦拭过,却还是能看出当初血肉模糊的痕迹;脸色则是比纸片更为苍白,仿佛为了抑制呻.吟般,拧了眉头死死咬着嘴唇。



    更令人感到无比惊讶的,是缠绕在他身旁的浓郁魔气。



    贺知洲知道裴寂拥有魔族血脉,却从没想过,魔气外溢竟是这般景象。



    纯黑雾气强烈得有如实体,将他浑然笼罩。血色静静融在浓雾之中,像一条条夺人性命的毒蛇,一点点逐渐汇聚,凝聚成漆黑的炼狱深渊。



    眼底的泪痣红得诡异,好似无法被擦拭的干涸血珠。



    就这副模样,哪里还需要什么磨刀石啊,自己磨自己不就成了吗。



    宁宁阴差阳错正好带了丹炉,在苏清寒的指导下炼好药材后,赶忙送去给裴寂服下。



    那小子魔魇缠身昏迷不醒,好不容易吞了药,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一番折腾下来,宁宁简直心力交瘁,喂完丹药就懒洋洋靠在洞穴石壁上,闭目养神稍作歇息。



    贺知洲知道她焦头烂额地到处跑,当即提出与另外两人一同外出,找些食材犒劳犒劳小姑娘。



    苏清寒临走前沉思片刻,特意嘱托:“裴寂师弟如今被魔魇所困,宁宁师妹尽量一切顺着他,防止他心神不定入了魔。”



    于是洞里只剩下宁宁和裴寂两人。



    她这两天斗智斗勇忙上忙下,在生死边缘反复横跳,这会儿虽则百无聊赖,却又累得不想动弹,环顾四周,最终把视线停在裴寂脸上。



    睡着的裴寂可要比醒着的他乖巧许多。



    他在清醒时从来都冷着脸,就算偶尔笑一笑,也全是来者不善的冷笑或嘲笑,不像是男主角,当个终极反派boss还差不多。



    可一旦当他睡着,那些刀剑般冷戾的气息便全部消散了。



    魔气已经消失,但身体里的疼痛即使在睡梦中也会施加折磨。裴寂是漂亮的少年人模样,此时长睫微垂、薄唇紧抿,狭长的双眼微微上勾,再加上身体不时的颤抖,竟无端显出几分单薄的脆弱感。



    像一只伤痕累累的小兽。



    但当时在那棵万年龙血树前,他所散发的剑意,却又狠戾得有如炼狱。



    宁宁正漫不经心地看,忽然望见裴寂眉头轻颤。



    他被魔气折磨得厉害,大概是做了噩梦,用沙哑得难以分辨的嗓音低低唤了声:“……让开。”



    宁宁心里咯噔一下。



    这、这种情节,这种情节也太似曾相识了吧!



    男主在昏迷不醒时做了噩梦,恰好女主陪在他身边。于是女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抱住他,并说出那句经典台词——



    “别怕,有我在。”



    ——呸呸呸!她才不会这样干!



    这是恶毒女配和男主相处时应该发生的剧情吗?



    就算她一时心软,当真做了上述那么肉麻的事情,根据恶毒女配的角色定位,铁定是男主醒来、以为自己被占了便宜、将她炒煸炖煮最后送往火葬场一条龙。



    宁宁木着脸,把脑袋转到另一边。



    耳边传来咳嗽声,接着是破风箱一样的吸气声。



    有点惨,断断续续的,像是下一秒就得断气了。



    ……她才不会心软呢。



    宁宁很努力地想,裴寂他没有很惨,他只是在表演口技。



    裴寂的脑袋像是撞到了石头,传来一阵闷响。



    他平时拽得厉害的声线这会儿软得不行,还带了淡淡的哭腔:“不要走,我……”



    后面的句子太过含糊,宁宁听不清。



    好的,这是第二个对她说“不要走”的人。



    第一个是800米测试时的体育老师,一本正经地对着队伍末尾的她喊:“不要走,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