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十九章




    于是经过一番商议,由苏清寒留在林海中照顾裴寂,而宁宁则独自前往唱月峰,尝试找寻银丝仙叶的踪迹。



    “若是身怀天心草,拥有一定的隐蔽能力,说不定施主真能拿到银丝仙叶。”



    明空听完来龙去脉,颔首笑笑:“为救同门置身此等险境,如果我是山中一只死去的小鹿,一定会因为这份感人至深的情谊再活过来。”



    贺知洲面无表情地睨他一眼。



    这人不应该是个佛修,应该叫他薛定谔的小鹿,死了又活活了再死,死死生生无穷尽也。



    量子和尚,属实高端。



    众人谈话间,明空忽然指尖一动,压低声音道:“玄鸟快来了,宁施主务必藏好——我这里有份唱月峰地图,标注了仙叶的位置,你拿去罢。”



    宁宁点点头,道谢后接过地图,闪身至另一边的树丛中。



    玄鸟如明空所说翩然而至,见金刚罩仍然存在,有些失望地低哼一声。



    它原本打算看了就走,不成想似乎察觉到什么异样,橘黄色的瞳孔骤然缩起,晃了晃身后火焰般夺目的尾巴。



    然后拿鼻子嗅了嗅空气,爪子往右边缓缓一挪。



    正是宁宁躲藏的方向。



    他们这群人自身难保,要是宁宁被这只鸟发现,绝对直接玩完。贺知洲一颗心提到了嗓子口,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对了。



    因为给了别人两片叶子,所以宁宁的那份天心草……只有一半啊!



    叶子只剩下两片,气息自然也就大不如前,无法将她的灵气全部掩盖。眼看玄鸟缓缓朝她所在的树丛踱步而去,贺知洲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等一下!”



    玄鸟冷冷扭头瞥他,不过转瞬间的功夫,便又别开目光,继续向前。



    对于它这种实力超绝的灵兽而言,普通金丹期修士和地上的小花小草没什么区别。要是有人走在道上时被野花碰了脚踝,一定也是懒得理会的。



    贺知洲一个头两个大,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干脆狠下心来豁出去,直接加大音量喊:



    “别走!其实我乃玄虚剑派……那个、那个天羡子!”



    见玄鸟脚步微顿,贺知洲赶紧乘胜追击:“我在仙魔大战中受了伤修为大损,现在我痊愈大半,将灵力恢复就可以统治修仙界。只要你不动我们,我就给你记一个大功,来日赏你无数奇珍异宝!”



    玄镜外的天羡子被桂花糕直接噎住,翻着白眼咳。



    这番言论实在惊世骇俗,玄鸟没听说过“我,秦始皇,打钱”的套路,闻言垂下脑袋,细细将贺知洲打量一番。



    它虽然身处秘境,却也听闻过天羡子的大名和事迹。眼前的少年虽然气质与他极像,但毕竟没有十足把握,很快冷笑道:“黄口小儿,有何证据?”



    贺知洲想了想,拿出自己用补丁补补丁的包袱:“这是我的包裹,用了五年。”



    又掀开衣摆,本应该是腰带的地方,赫然圈着根光溜溜的树藤:“这是我的腰带,用了半年。”



    最后把包打开,里面居然歪歪扭扭地绣了几个大字:“撑住,别穷死了。”



    玄镜外的曲妃卿第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随即周围哈哈声大起,满座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胡闹!这是我吗!”



    天羡子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是这种形象吗?”



    他义愤填膺,没想到秘境里的玄鸟双目浑圆,竟用了十分惊讶的语气:“你真是天羡子!”



    天羡子:……



    玄鸟还在兀自惊讶,贺知洲与藏在树丛里的宁宁交流了个眼神,暗示她赶紧趁机去找仙叶,由自己拖延时间。小姑娘在一瞬迟疑后点点头,很快没了踪影。



    来到异世这么久,贺知洲从来没有忘记过,他曾经是个演员。



    还是非常喜欢给自己加戏的演员,由于长相突出,接到的全是爱情戏。



    他同时也明白,能在瞬间吸引女人注意力的,一定也是爱情戏。



    他蛰伏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展示一下,什么叫做专业特长,什么叫做二十一世纪的智慧。



    宁宁,你放心去吧!这只鸟必不可能从此地离开!



    “我此番来,本是为了找寻仙灵药草,治疗旧疾。万万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



    贺知洲传音入密,让明空解除了自己身上的金刚罩,忍着双腿的颤抖一步步往前:“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



    这是《大话西游》。



    剧情太过匪夷所思,玄鸟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茫然。



    然而贺知洲还在继续向它靠近:“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这是《恋恋笔记本》。



    “你清醒一点。”



    玄鸟总算被他稳住,停下了正欲离开的脚步:“你是人我是妖,人妖殊途。”



    贺知洲低笑一声,醇厚如酒的嗓音显得格外诱人。



    玄镜内外,所有人都听见他说:“要是我天羡子,就好这一口呢?”



    终于又有人没忍住,笑声跟公鸡打鸣似的。



    天羡子硬了。



    拳头硬了。



    言语之间,玄鸟眸光微动,轻轻扇动翅膀。



    一阵疾风过后,原本硕大的鸟身竟倏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身着红衣、姿容艳丽的年轻女子。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天羡长老竟是如此,真是个漂亮的男孩子。”



    她笑得漫不经心,伸出右手食指,挑起贺知洲白净的下巴:“我独身多年,偏偏又喜欢小孩。这几天正想要个新孩子……既然天羡长老也有心,不如咱俩来试试?”



    真好,贺知洲想,他目前还是个漂亮男孩。



    希望最后别阴沟翻船,变成一具漂亮男骸。



    “想要个孩子?”



    眼看女人越来越近,贺知洲的笑越来越僵,心中警报狂响。但秉承着《演员的自我修养》,还是坚持继续念台词:“这个很好实现啊!要不然……我现在就满足你的愿望?”



    这回连玄鸟都愣了一下:“现在?”



    “现在?!”



    一个被贺知洲吵醒的媚修听得面如菜色,心里对这位名扬五湖四海的男人多了一丝颤抖的敬畏。



    他是造了什么孽啊。



    一醒过来,就看到玄虚剑派的贺知洲对着大鸟深情告白,如今竟然还要——



    苍天,玄虚剑派弟子为何那样?



    其余人惊吓连连,只有许曳欲言又止,皱了皱眉。



    从贺知洲说自己是天羡长老时,他就想问了——



    玄镜是今年加设的新器物,贺师兄他、他不会不知道,长老们会通过玄镜监视秘境里的情形吧?!



    玄镜外,已有女修面色通红地别开视线:“不愧是玄虚剑派,果真数一数二。”



    也有人目瞪口呆:“为了拖延时间,竟不惜做出此等壮举,真是非常人所能及也!在下佩服,佩服!”



    片刻之后,没有人再说话。



    镜里镜外数十双眼睛,一起目光复杂地盯着逐渐靠近的一人一妖。



    他们看见贺知洲一把将红衣女人抱住。



    然后“哇”地张开嘴,嗓子尖得能戳气球:“娘!”



    顿了顿,声音更大:“羡羡饿,羡羡想吃饭饭。嘤。”



    玄鸟:……



    玄鸟的表情已经不能用“诡异”来形容了,如果非要描述,应该是“五彩斑斓的黑”。



    天羡子:……



    天羡子的表情,让人想起他当年被骗走十万灵石,穷到啃西瓜皮南瓜皮橘子皮的时候。



    “天羡长老。”



    曲妃卿笑得人快没了,趴在椅子扶手上直抽抽:“你们玄虚剑派的人,戏可以和你们的钱一样少点吗?”



    她话语未落,又听见旁人道:“你们快看,玄鸟直接化成鸟身飞走了!”



    “这……莫非是贺小道友凭借着独一无二的天赋,竟把一只高阶灵兽给恶心跑了?”



    “看来这鸟也不爱吃油炸食品。啧啧。”



    “等等。”



    唯有流明山掌门人何效臣敛了神色,身子稍稍前倾一些,试图把玄镜里的画面看得更清楚:“看玄鸟的轨迹,应该是打算去仙叶那边吧?那岂不是……和宁宁直接撞上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抱歉更新晚了!感情线得留到明天了_(:з」∠)_不知道为什么沙雕情节写了这么长hhh



    感谢在2020-06-17 00:12:13~2020-06-18 01:19: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宇、不归、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32908053、花椒邻居、ritter全家boom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甜饼真好吃 50瓶;猫妖 47瓶;清·时、洛宴妹妹、樱笙、喵喵喵? 20瓶;栗子 12瓶;弦妽、是你的文彧、布偶爱吃肉、青青、在睡觉嘛 10瓶;三花前男友 8瓶;路人甲、一只老腰精、石上泉q 6瓶;38479974、灰子兔、忆凌、桥上精灵、不夜行 5瓶;筑洛、路过的恶人甲 4瓶;南风、莫忘莫忘 3瓶;卡卡呀~、瑾然、z、长今 2瓶;susu肃、拾光、游苏、京葭、暮雨潇潇、不掉头发的羊、小淨、无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