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宋二妞要嫁人了?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彩禮這事兒本來就是要給爸媽的!”

 

那是劉玉敏尖銳而不容反駁的聲音。

 

“我和你爸怎麼可能白養你這麼多年!”

 

言辭之間滿是憤怒與不滿。

 

緊接著是一個略帶哭腔的反駁:“哪個嫁人還想著把彩禮留給父母?你也太過分了!”

 

劉玉敏的怒火顯然已被點燃,聲音高亢起來:“我告訴你,一分錢也休想從我這裡拿去!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

 

又是一陣激動的控訴:“上次你爸欠大伯的錢還沒還清呢,哪有你來操這份心的份兒!”

 

這番對話中,胡長風心中湧起無數疑惑的泡沫,宋二妞要嫁人了?

 

而那些斷斷續續的抽泣聲,毫無疑問是出自宋二妞之口。

 

“就知道哭,有什麼用!有本事自己去掙啊!整天在家無所事事的!”

 

劉玉敏的怒罵越來越激烈,伴隨著室內物品碰撞的噼裡啪啦聲,隨後是急促而又混亂的腳步聲。

 

意識到自己偷聽的行為可能被發現,胡長風連忙如貓兒般悄無聲息地溜走了,生怕自己成為爭吵中的下一個焦點。

 

另一邊,劉瓊忙完手中的布料活計,便轉而協助郭蘭華。

 

儘管兩人合力,但訂單的洪流依然讓她們感到難以招架,新做的衣物剛上架,便迅速被一搶而空。

 

郭蘭華的裁縫店彷彿有了磁鐵般的吸引力,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顧客上門詢價,面對這源源不斷的生意,郭蘭華雖感欣慰卻也有些應接不暇,不得不提前接下了更多的訂單,並且一大早便催促宋暖暖進城採購急需的面料。

 

郭蘭華對待工作的那份熱忱,彷彿她每接一個單子就能收穫滿倉的黃金。

 

而宋暖暖自然也不是個會拒絕財富上門的人,既然有生意找上門,自然是來者不拒。

 

為確保行程順利,她事先與秦凌雲商量好,留下家中那輛珍貴的自行車,獨自一人趁著晨光初現,踏上了進城的路途。

 

她計劃一次性解決所有采買,順便還帶上為照相館老闆娘趕製的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