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幫她立威

時鳶穩穩扶住他,此時只能慶幸他酒品好,沒有一醉就吐她滿身。

 按理來說,在官場上行走的那些老狐狸,就沒幾個酒量差的。

 時家不論男女老少,不說千杯不醉,酒量也不會差。

 ……除了她哥哥。

 再者,蕭玦貴為太子,就算拒了她那些叔伯舅兄的酒,也無人敢說他不是,這又是逞哪門子的強?

 明知自己酒量不行,還喝那麼多……

 時鳶沉默地看著他,又摸了下唇角。

 方才她分明可以不管他,反正有隨風在,便不會任由太子殿下在宴上醉的人事不省,她操什麼心?

 時鳶搖頭將滿腦子繁雜思緒甩了,衝外吩咐馬伕快些。

 好在東宮距靖遠侯府不遠,半個時辰就到了。

 時鳶將蕭玦扶回房就要回紫竹苑,隨風忙問:“太子妃,您就這麼走了?”

 時鳶:“?”

 “您走了……殿下怎麼辦?”

 時鳶挑眉:“你不是他的貼身侍衛?”

 隨風一臉為難:“屬下一個大男人笨手笨腳的……”

 “哦,”時鳶點頭:“我出去喚幾個丫鬟進來。”說罷轉身欲走。

 “太子妃!”

 隨風急忙攔住她,意識到自己僭越,退開兩步,小聲解釋,“太子妃有所不知,殿下不喜女子近身,屬下哪敢……”

 時鳶好笑,指著榻上的太子殿下,“你們殿下都醉得人事不省了,還能分辨伺候他的是男子還是女子?”

 隨風一噎,突然想到什麼,猛地一拍腦門,“太子妃,屬下去看看醒酒湯熬好了沒。”

 說完溜得比免子還快。

 屋外傳來聲音,“太子妃,殿下就交給您了。”

 “……”

 時鳶走到門口,忽又轉頭看了眼,折回來。

 蕭玦睡得很沉。

 時鳶站在床邊,喚了他兩聲都沒反應。

 她尋思著他也沒喝幾盞吧,怎就跟服了毒似的?

 蕭玦身為太子,無人敢灌太子殿下酒,自然無人清楚太子殿下灑量深淺,那他成為太子之前呢?

 想到方才在酒宴上,蕭玦明明醉了卻跟個沒事兒人似的,時鳶頓時就了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