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以深情共此生 作品

第752章 呦吼!

回去別墅的車上。

週歲淮小心翼翼的開著車,頓了好久,才轉頭問扁梔,“小乖,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扁梔:“嗯?”

週歲淮:“你通常這種表情的時候,就是有事隱瞞,”雖然扁梔通常都很坦蕩,露出這種表情的時候,少之又少,但是,他就是知道!

“要麼,”週歲淮猜測道:“不是雙胞胎,要麼——”

週歲淮頓了一下,“你是不是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扁梔聞言,卷唇樂了。

她沒立即回答週歲淮的話,而是看了眼鏡子。

前後左右,仔仔細細的看了一眼。

她的表情通常都是冷冷淡淡的呀,跟平時哪裡有什麼不同。

週歲淮像是看透了扁梔的想法,直接道:“就是有不一樣的地方,快點坦白,別嚇我了。”

週歲淮的語調裡透著小緊張,扁梔笑了笑。

這人還真是神了。

不過,現在不是說懷了幾胎的時候,否則,各處的人都要人仰馬翻。

於是。

她輕描淡寫的避開了這個重要的疑問,而是反問週歲淮,“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週歲淮沒猶豫。

“都喜歡。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

扁梔樂了,開著玩笑,“那要是生出來是個小丑猴子呢?”她是婦產科醫生,看過好多孩子沒長開之前,都醜的不得了。

“那我也喜歡。”週歲淮的語調很溫柔,很輕緩,“那是咱們兩的孩子,不管多醜,”週歲淮語調頓了一下,似乎在想著什麼極端的例子,在扁梔剛要開口制止的時候,這傻子說了句,“即便是醜成豬,我都能把醜當做可愛的來寵。”

扁梔笑的更歡了。

她仔細的用眼神描繪著週歲淮的五官,又在鏡子裡看了眼自己的容顏,還挺自信的說:“應該,不至於醜成豬吧?”

好看的父母都擺在這裡了,要是還醜成豬,那這繼承力得多差啊。

扁梔想到這裡,又忍不住笑了笑。

週歲淮卻沒被帶走,又問,“所以,你是知道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

扁梔沒隱瞞,“嗯。”

週歲淮立馬緊張起來,“那,是男孩還是女孩?還是!兒女雙全!”

不等扁梔說話呢。

週歲淮就激動的磕絆起來,“不能吧,我週歲淮一輩子的好運氣都用在遇見你身上了,不能有這麼好的運氣吧,”這麼說著,眼神卻眼巴巴的看著扁梔。

扁梔確實早就知道孩子的性別。

不過這會兒,為了避免週歲淮追問更重要的問題,她還是裝腔作勢的捏了捏自己的把脈,“嗯——”

“或許不能吧,先求一個會好了。”

週歲淮懂了,“所以,雙胞胎是一個性別。”

扁梔點頭,“嗯,雙胞胎是一個性別,”這不算騙,確實雙胞胎是一個性別,她有說道,“龍鳳胎才是不一樣的性別,”扁梔想,我提醒你了,能不能領悟,就靠你自己了。

“所以!是兩個女孩,還是兩個二百五?”

扁梔:“……”這是多想要男孩?

“不會都是男孩吧?”看吧,男人就是這麼口是心非,前頭還說,男女都好,還沒過一會人呢,就喪著臉,問,不會都是男孩吧?

扁梔覺得好笑,反問,“怎麼?不喜歡男孩?”

“也不是不喜歡,就是——不那麼喜歡,”週歲淮挺老實的,“你也知道的,我們周家,男生女衰,真的希望能有個軟軟糯糯的小姑娘。”

說道這裡,週歲淮忽然崩潰的瞪大了眼睛。

扁梔被他的狀態嚇了一跳,還以為著人中邪了呢。

只見週歲淮將車子緩慢,安全的停在了路邊,然後,狠狠的抓了一把自己的頭髮。

扁梔被他搞得有點懵,“怎麼了?”

“完蛋!”

扁梔:“……什麼意思?”剛剛不是還挺高興的?"

“霍家!霍家!”週歲淮口齒都差點不清晰了,急的咬了舌頭,扁梔眨了眨眼睛,很有耐心,“好好說,”

“霍家!也都生的男的!”

扁梔:“……”

扁梔:“所以呢?”

週歲淮崩潰了,“所以,綜合咱們兩家的基因,你生男孩的可能性,很大。”

扁梔不解了,“那我身上還有的母親的基因呢,你怎麼不說我母親的基因蓋過了我父親的基因,所以我生的是女孩?”

週歲淮聞言,眼底透過一股強烈的希翼,“真的?!”

這話問的,扁梔一時詞窮。

這反應,叫週歲淮看到眼裡就是默認。

週歲淮的表情立馬跟霜打了一般,“果然是小子。”

“哎——”

說完,不等扁梔說話呢,週歲淮生無可戀的發動了車子。

一邊還嘟囔著,“沒事沒事,姑娘嘛,肯定是二胎的時候來的,來幾個小子,然後來姑娘,這樣妹妹以後就有人保護了,嗯,一定是這樣的啊,要是姑娘先出來,做了姐姐,還得照顧弟弟,美死那些二百五,嗯,沒事的,沒事的,我不會跟我爸一樣不給力的。”

扁梔在一旁聽著,差點笑出聲來。

一路上,週歲淮就一個勁的安慰自己,扁梔憋笑忍的好辛苦。

等到了家門口,週歲淮牽著扁梔的手進家門。

週歲淮板著臉,一臉的嚴肅對著扁梔的肚子,“你們幾個,可千萬別像霍家那幾個二百五,否則的話,我打斷你們的腿!還有別折騰你母親,你們讓她瞌睡的賬,等你們出來了,我一個個跟你們算!”

扁梔真的忍不住,直接笑出聲來。

終究還是不忍心週歲淮太失望,於是,扁梔解釋道:“現在孩子太小了,醫生只能根據經驗看個大概,其實醫生也不知道性別,我呢,也就是隨便把了一下脈,也不算特別清楚孩子的性別,不是說是雙胞胎麼?或者呢,或許是我看錯了,萬一有個姑娘是吧,你也別太沮喪。”

週歲淮聞言,“蹭!”的一下眼睛亮起來。

桃花眼底滿是光芒。

“有這個可能麼?”

扁梔點點頭,“有。”

“概率呢?”

“有百分八十麼?”

扁梔沒說話。

週歲淮自顧自的,“百分八十有點過分,百分五十,總有的吧?”

扁梔點點頭。

週歲淮先是楞了一下。

而後。

“呦吼!”一條三米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