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74章 撕破脸皮

    但是这时候我们先不管梁寒到底有什么样的想法。倒是得关心一个宗门,魔阳宗。梁重山这些年混下来。以他那虽然不算人渣,却也算半个人精的样子。倒是混到了一个倒霉催的外门执事的身份。然而,在魔阳宗,一个外门执事之死总是大事。

    “梁重山外门执事死了,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现在岚山宗真的是仗势欺人。要是我们的实力超过岚山宗就好了。虽然宗门大赛我们也有份参与。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是其中的中流砥柱了。这个家伙还真是行啊,仗着岚山宗的保护,居然可以杀了我们的外门执事。”

    魔阳宗的内门弟子说道。其实这个内门弟子,就是梁重山最有骨气,最有能耐的一个亲生儿子。

    父亲的惨死让他非常的无语,虽然他知道,现在这个父亲的惨死,和岚山宗没有半点关系。但是这有什么?国内的八婆已经被他缴杀干净了。那个神秘人连给自己报仇的机会都没有留下。

    那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办呢?唯一的选择就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栽在那个人身上。谁叫他不给自己报仇的机会呢。

    “这个神秘人是他妈的谁呀?而且还不给我报仇的机会。我的父亲就这样白死了吗?这不可能,如果我的父亲就这样白死了,那么我也一定会想办法报仇。”

    那个男人突然说道。但是这样的事情真的不可能发生,不过已经鬼迷心窍的他肯定会给自己找理由,只是这样的理由有些幼稚罢了。现在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本来八婆入侵岚山宗的事情就不是岚山宗的人故意找茬儿。如果不是梁重山的话,估计那些八婆也疯不起来。就算是自己真的那么牛逼,可是也不会祸及凡人。哪怕是自己在怎么想,那也不可能把这件事情都栽在那些人身上。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都要想办法把这些人都干掉。岚山宗的那些人实在是太狠心了。我的姨母居然死在他们手上,而且还死掉的是两个。真的很绝,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现在他要是真的要想杀人的话,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那个内门弟子开口道,当然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去处置。自己的父王派来了人,告诉他这个消息本来他应该想办法报仇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没有这样做。

    “这些人还真的挺厉害的,不过也没有关系,毕竟我在这魔阳宗的地位也算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想要报复他们的话必须要另想法子现在我连魔阳卫都带动不起来,就更别指望其他的了。”

    魔阳卫是魔阳宗的秘密法宝,自己虽然是内门弟子,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自己有权利调动他们。因为这些人就相当于皇室当中的暗卫,除了皇帝或者是亲王之外,是根本调不动的。为什么想要出动这么一支队伍?其实魔阳宗所有的资源,几乎得再培养这么一支队伍了。

    这么一支队伍可以说是魔阳宗宝贝。要是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话,估计也没有人可以做到了。他们虽然看起来是孤儿的身份,但是现在要说战斗力的话,他们可是比得上很多的军队的。

    这么一支队伍,别说皇室,就算是一般的宗门都想要。自己之所以加入魔阳宗一方面是给自己的父亲找到靠山,一方面就是要把这个训练方法给弄回来。这个安慰实在是太可怕了,因为他们的修为一般都是原武进。不管是中阶低阶还是高阶,虽然说高阶比较罕见,但是他们的修为整体划一的都是元武境

    要说自己喜不喜欢这样一支队伍,那肯定会说假话的。不过,自己的父亲死在那样一个奇葩的宗门,这也是很牛逼的死法了。这些年岚山宗为何能屹立不倒,那就是因为梁家有那么一个老祖宗在坟墓里看着就外面的发展,时不时的也会苏醒一次。当然,对于这一点,他也是知道的,只是他从来不说罢了。

    “梁寒,你个该死的傻瓜,如果你还活着,那么我一定要杀了你!其实在这之前你已经死了,那么你就应该待在坟墓里。不应该出来闹事的,可是你这个大白痴为什么要出来对付我的父亲?你本来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可是你怎么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了。”

    如果梁寒听到这话,只会觉得好笑罢了。自己是死是活,可不是有这么一个愣头青来处理的。

    但是自己倒是可以左右那个人的死亡结局罢了。既然他要来找自己报仇,那么就随便他来。既然自己可以杖毙林茉宛,杀了梁重山,那么也就代表着自己可以左右他们的性命。

    “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现在的魔阳宗,就算是要来对付我,恐怕也没有那么简单了。我知道我现在的能力已经很强,所以我现在只需要闭关就好了。做我想做的事就行。”

    梁寒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没有多大的震动,因为对于这样的事情,他本来就已经司空见惯了。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只要这个人不是傻瓜,都会为自己的亲人报仇,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自己有什么必要在意呢?但自己也不能阻止他是不是?

    为今之计,只有镇守自己的事情,提升自己的实力,其实这样的情况也有发生过。毕竟自己是在宗门里面,还要必须要注意这宗门的影响,以及宗门的实力到底如何。一个内门弟子根本就蹦哒不起来,然而自己却是宗门的长老,想做什么都可以的。只要自己愿意。只要自己能够达到他们的要求,那就没有什么问题。然而,这个家伙只不过是个内门执事,或者是说内门弟子。就算是他要来做什么?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宗门不可能忽视自己这个炼丹师。如果自己再将炼器师这个身份给暴露出来,那么就更为重要了。他有什么资格和自己较量呢?

    这件事情说到底还真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又何必这么辛苦。现在的情况就是自己能够得到什么,全都靠自己。现在自己要得到中门的庇护,那是不可能的,虽然说宗门有一些表面功夫,需要自己帮忙,或者是能够让自己得到的庇护。但是现在的样子,他们似乎也不愿意帮助自己。

    “你说什么呢?梁家的小崽子终于打算出手了?这是好事儿啊。看看梁寒又是怎么把他给碾压的吧。”

    梁高懿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除了欢呼雀跃之外,他似乎也不会做别的。毕竟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已经是司空见惯了。这些家伙不是找死吗?而且现在的样子,他们似乎有一点点想要变卦。

    “我说老祖宗,梁寒要去执行任务,你不至于这样吧。既然你想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宣布给梁寒一个任务。那就是让他去魔阳宗的地盘做一件事情。毕竟魔阳宗的那些人,本身就是厚颜无耻的家伙。我相信他能办好我交给他的任务。”

    梁高懿撇撇嘴,他能说什么,虽然他这年轻的面容,的确很让人惊讶。但是他总不可能出手去帮这个小辈动手吧。这种魔阳宗的小杂碎,也就是让他练练手罢了。

    “你准备给他怎样的一个任务呢?你总不可能让他去把这魔阳宗的那些色.魔都给杀了吧。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在梁重山的眼里,我已经看出来,魔阳宗的那些人全他妈的都是色.魔。否则他怎么会坠入女人的温柔乡之中呢?这是修士的大忌。”

    梁高懿对于这样的事情也是很了解的,但是他也很无奈,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想杀人吗?不过有自己在,那是绝对不可能让他们得逞的。梁寒现在是什么人?是宗门要竭力保护的人,如果对他这样的人下杀手的话,估计自己也不会谅解的。

    “他不是有仇家吗,那么我就抬了这仇家给他练练手。这种事题实在是太糟糕了,如果自己碰上的话,那么也没有什么好事。如果是我碰上他这样的人的话,早就已经杀了,没想到,这个梁重山还是这样狡兔三窟的,自己都快挂了,不自己已经挂了,都还留了这样的一个后手。”

    这些掌握皇权的家伙都是这样,毕竟这是帝王心术之一。那一个人不会再留意这些呢?可惜的是,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如果秋风做了皇帝的话,那也肯定会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反正这种事情也是很常见了。做了帝王的家伙,都是有着一张二皮脸。

    其实这些只不过是梁重山的小手段罢了,只不过这些宗门的人似乎也看不惯。只是现在真的遇上这些事情他们还是有些无语的,可惜自己也没有办法去解决,这是凡人界的事情。

    “如果我所知不错的话,魔阳宗的所有的资源都是培养一些暗卫。这些家伙才是么样中的中流砥柱。比较有问题的就是这个家伙会遇上这些暗卫,能不能解决,那就很奇怪了。毕竟这些人不能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来对付,因为他们就是最无耻的小人。反正我为他祈祷,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梁高懿摇了摇头,反正他在大是大非面前绝对不会含糊,可是这样的事情。梁寒估计是第一次碰到。他虽然有些担心,可是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了。

    “这些家伙也太担心我了吧,不过也没事,我现在也不用担心这些。不管怎样,我都是会去魔阳宗的,毕竟我遇上了这样的仇人。哪怕是现在遇上什么事,我都不会坐以待毙。反正就是灭掉一个宗门而已。只是在这之前我必须缓一段时间,我要炼制出一件兵器才行。”

    畅音雷剑暂时不能复原,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对于他这个炼器师来说,有什么东西不能复原的。自己之前,托老祖宗利用大批的宗门贡献点兑换了一大堆的东西。他就不信,自己没有办法利用这些东西炼制一件趁手的兵器。

    “看来我这要像前世那样继续使用剑了,不过畅音雷剑,那种级别太高了。我暂时恐怕还没有办法炼制,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只要我有心就可以。只是我还是倾向于将那碎片修复,现在只有一块碎片那么怎么整呢?毕竟那是我的本命法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