蠟筆小仙 作品

第440章 就當養個面首


u001a‘春郎官’三個字不高不低,恰好屋內幾人全能聽清。

 

青奴霍然起身,眼中殺意畢現!

 

紅衫男子歪頭,很是不解,“郡主說什麼呀?”

 

蘇念惜失笑,又用摺扇點了點他的鼻子,笑道:“好了,陪你玩到這時候,也夠盡興了。郎官不覺得累,我卻熱得慌,下來吧。”

 

青奴面色陰沉,手中殺勢已起。

 

蘇念惜睨了一眼,又朝還靠在自己身上的紅衫男子笑道:“春郎官,你這奴才當真不大懂事兒。”

 

青奴抬手便朝蘇念惜抓去!

 

“砰!”

 

不想,紅衫男子忽而一抬手。

 

青奴猛地朝後倒退數步,一下撞在了身後的茶臺上,震翻了桌上已然沖泡好的茶壺。

 

滾燙的茶水順著桌沿流下來,青奴的嘴角也滲出血。

 

“郎官!您沒事兒吧?”外間,貴福匆匆跑來。

 

青奴眉頭一皺,啞聲朝外喝道,“出去!不得任何人靠近此處!”

 

貴福嚇了一跳,立馬跟壯漢退後,守在了拐角處。

 

而槅扇內。

 

蘇念惜輕笑,誇讚地用摺扇劃了下紅衫男子的鼻樑,“真聽話。”

 

紅衫男子,不,春郎官抬起臉來,依舊是笑著的,可週身的氣勢已無形變化。

 

天真的偽裝卸下,露出內裡真正掌控陰陽生死的鬼市之主該有的邪魅冷森之態。

 

他依舊抱著蘇念惜,有點兒不高興地撅嘴,“怎麼瞧出來的?”

 

像是撒嬌,也像是痴纏。

 

蘇念惜往後靠了靠,掃了眼青奴的臉,笑道:“演戲也不演得像樣些。好歹把該遮的遮一遮,真當我是傻子嗎?”

 

春郎官瞥了眼青奴,頓了頓,恍然大悟,“啊!竟是百密一疏,忘了他了!”

 

蘇念惜心下微提——果然,春郎官知曉青奴與蕭瑾瑜長得一模一樣。

 

面上卻不動聲色,只將人又往外戳了戳,“沉得很,下去。”

 

春郎官撇嘴,依依不捨地鬆開了手:“郡主既然早瞧出來了,怎麼也不說?白白瞧了奴這番唱唸做打的醜態。”

 

蘇念惜暗呼出一口氣,點了點桌上的空茶盞,道:“外頭的人既不知曉你的身份,我又何必當面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