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忘书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74章 这货要干啥?

    昨天的那位疑似胰腺癌的患者,在整个急救中心来讲也算得上是“明星人物”了。在征得她的同意之后,这台手术就是正经的教学手术。

    “刘医生,我们都商量好了,即便是胰头癌,您也直接把手术给做了。”看到刘半夏走进手术室,患者说道。

    “我昨天琢磨了一宿,要是说昨天我还倾向于胰头癌,那么今天的我就倾向于是个很特别的炎症。”刘半夏笑着说道。

    “放心啊,一会儿咱们就看看它的庐山真面目。目前来讲,你除了有黄疸和右上腹痛的情况,也没有别的症状嘛。”

    “谢谢刘医生。听他们说您喜欢吃鸡腿,我要是没有胰头癌就给您买鸡腿吃。”患者笑着说道。

    “以讹传讹啊,我已经上升到爱啃猪蹄的高度了。”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给患者都逗乐了。

    接下来的结果是未知的,可是手术室里的人都期盼着能够有一个好结果。

    “许一诺,核对信息。”刘半夏正色说道,然后又看向了患者,“今天咱们就能把胆囊结石的问题给搞定,要不然带着那么一堆生活也很累。”

    患者点了点头,这次就没有说话了,也知道手术即将开始。

    别看刘半夏刚刚跟患者聊天了,该核对信息也得核对。这就让很多观看这台手术的人很感慨,因为他们知道这并不是刘半夏在做样子。

    在手术的整个流程上,刘半夏一直都是这样,不会有半点“偷工减料”。

    这就是从一开始打下的基础,可不是那么容易忘。

    这台手术的特别之处关键就是看胰头的病理,不管是不是胰头癌,都可以称之为比较特别的病例嘛。

    “探查可见,胆总管扩张,有部分粘连。胰头肿大,压迫胆总管和肝脏。胰腺周围淋巴结未见异常,可行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和胰腺采样活检。”探查后许一诺说道。

    “先等等,我再看看这个胰腺。”刘半夏皱眉说道。

    因为王明星的关系,刘半夏曾经对胰头癌也曾有过仔细的研究。可是在他看来,这位患者的情况怎么也不像是胰腺癌。

    占位很明显,都产生了压迫,患者却没有背痛的情况,只有腹痛。而且胰腺也没有侵犯周围的血管,更没有转移到周围的淋巴结上去,周围干干净净。

    那一点点的粘连应该就是胆囊炎引起的,而且也不是很严重。

    按常理来讲,发展成了这样,咋也得是个二期胰头癌啊,这么干净就很符合胰腺炎。

    现在让他纠结的就是是否要给患者做活检,毕竟胰腺活检的并发症很高。

    因为不管是胰腺炎还是胰腺癌,都会有一定程度的胰高压。穿刺后很可能会产生胰漏,那样会给后来的医治增加难度。

    如果患者仅仅是胰腺炎呢?这个穿刺就是对患者胰腺的进一步伤害,很可能会产生更坏的结果。

    这就是让他最纠结的地方,因为现在的他在实际观看之后冒出来的念头,这就是胰腺炎。至于说为什么肿大成了这样,还有些不确定。

    别看今天的胆囊摘除主刀是许一诺,可是掌控全局的是刘半夏,究竟该怎么做都得刘半夏来拿主意。

    做还是不做?刘半夏在心中问着自己。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的时间,刘半夏也没有做出决定。这跟他往常果敢的性格可是一点都不相符,让观看手术的人们都很好奇。

    电脑屏幕前的周书文也皱起了眉头,他也看到了腹腔镜探查的画面,而且也是反复的看。

    他做的胰腺癌相关手术更多,现在的他都有些拿不准。也知道刘半夏纠结的是什么,但是该如何选择?怎么选择都有道理。

    在医学上来讲,患者现在这样的情况做穿刺活检是非常正常的。即便是出现一别并发症,也是在可允许的范围之内。

    可是在情理上来讲,若是真的出现了并发症,肯定会给施术者带来心理上的压力。要不是这位患者的情况特殊,都不会有穿刺活检这个程序。

    因为有些癌症在穿刺活检之后也会刺激到癌细胞,会让癌细胞生长更迅速、扩散和转移的更广泛。

    他同样很好奇,刘半夏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刘半夏的心有些乱,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后,他又将腹腔镜对准了胆囊和胆总管,然后他又皱了皱眉。

    好像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患者胆囊结石和胆总管内地结石真的很多造成了胆总管狭窄,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讲,粘连是不是应该更严重一些?

    结石的积累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尤其是胆结石,在以往的生活中肯定会给患者带来很大的痛苦。

    可是患者就诊的时候好像并没有提过这个事?

    患者的血检结果中胆红素的含量也很高,证明胆汁的流通一定是出了问题的,再加上现在的情况和超声的结果来看也是符合的。

    但是为什么患者的胆囊和胆总管发病会这么快呢?怎么也不可能因为患者的运气好,所以才会粘连不严重吧?

    胆囊摘除的手术他也上过很多台了,这位患者的粘连跟很多患者相比其实都算不上是粘连,就那么一点点,好像才处于初发期。

    仔细观察之后,他又皱了皱眉,为什么胆总管有些纤维瘢痕表现呢?虽然不是很多,就那么一点点。

    这是在仪器检查时不会发现的情况,这也引起了刘半夏浓厚的兴趣,这个患者的情况太特别了。

    “刘总,接下来该如何做啊?”

    别人不敢问刘半夏到底要折腾啥,麻醉医生李立伟却敢问。

    麻醉医生也是手术室里的干将,虽然说是要配合主刀医生,但是这个配合也是有条件性的配合。最主要的一个原则,还是要以患者为主。

    现在探查都做了将近二十分钟了,也不能一直这样啊。

    “李哥,再等等啊,我总觉得现在患者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刘半夏说道。

    “我再仔细瞅瞅,不管是胆囊摘除还是胰腺穿刺,对于患者的侵害程度也都不小呢,咱们得慎重。”

    听着他的话,不管是观察室还是电脑前的人们都有些摸不清头脑。

    很多人其实就是奔着胰头十二指肠切除手术来的,现在看的是啥?就是腹腔镜探查么?

    先是实习生看,然后刘半夏看。看完了胆囊和胆管,然后看胰腺。看完了胰腺呢,再接着回来看胆管,有意思么?

    虽然你现在是周书文的得意弟子,你也用不着玩这个票吧?显得你跟别人不一样?

    这就是很简单的操作么,胆囊摘除,然后给胰头做术中病理。病理室那边通知是肿瘤,切了就完了嘛。

    现在又干啥?确实不看胆管和胰腺了,竟然还探查器腹腔内的其余器官。

    是教学手术,可是咱们这个也不是腹腔镜探查教学手术啊?

    人们的心思很乱,因为今天刘半夏的举动太高调,也太不寻常。就比这位患者的不寻常程度都要高,你有啥辙?

    跟着他一起上台的这些实习生们现在就更煎熬了,都不敢扭头看观察室。

    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外边的人们肯定在议论。一个探查的小环节,硬生生被刘半夏给拉成了大课,下台之后肯定是会引起一轮议论的。

    虽然刘大魔王有时候会抽风一下,可是今天抽得貌似有些严重啊。

    “许一诺,接过腹腔镜,等一会儿再探查一下。”刘半夏总算是开口了。

    可是他这句话不仅仅给手术室里的人炸翻了,也给外边的这些人们给炸翻了。

    还探查?你探查起来没够是咋地?

    许一诺也不敢反抗啊,赶忙凑过来接手。

    刘半夏呢?也没有闲着,绕到了患者的头部这边,伸出手在患者的脸颊、下颌、眼睑上不停的捏。

    这也就是目前的刘半夏在手术室中呢,不管是观察室的人还是电脑屏幕前的人都不能打扰他,要不然说啥得丢上来一堆差评。

    不带这么玩的啊,这个事要是让患者丈夫知道了,那可不是小事啊。而你现在在检查啥?患者是胰腺癌,又不是腮腺癌。

    你是在给患者做脸部按摩么?还检查得那么细致。

    很多人心中都在吐槽着,但是了解刘半夏的人现在的精神头一下子就足了。

    因为他们知道刘半夏不会做无用功,更不可能在手术室里拿患者“玩”,那是绝对不会有的情况。

    现在他这么不寻常的举动,搞不好就可能是发现了啥。接着这位患者的不寻常表现,这个发现可能还有些不得了。

    刘半夏检查完了患者的头部,再次接过腹腔镜,给患者的肝脏、脾脏、胆管、胰腺,整个的看了一遍,甚至于连肠管都没有放过。

    “今天的手术不做了。”

    刘半夏总算是开口了,可是这句话不啻于在手术室里丢出来一颗大炸弹。

    这一下别说这些实习生和那些观看的人了,就连正在喝水的周书文都给呛了一下。

    这货是要干啥?

    其实这也是大家伙的心声,都想知道这货到底要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