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文勋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96章 亲生的

    这时虾篓子已经到了身边,就在要砸向他的一瞬间,一道红光抵住了虾篓子。

    空中下来一些将士,拉起金孜,随后有人向人群中扔了几个礼花弹,一团黑烟遮住了云道,陈鲁大吃一惊,他发现扔礼花弹里的人竟然有田翁。

    他以为看错了,再看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时一个人落在尘埃,是显婆婆,她的红绣囊抵住了虾篓子。人们赶紧过来见礼,金夫人已经醒过神来,蛤蟆的轮椅就在金夫人旁边,人在上边坐着,对显婆婆怒目而视。

    显婆婆飘过去,为金夫人看了一下脉息,从红绣囊里拿出一个药丸塞进她的嘴里,说:“玛丽,你的功法能这样吗?这是一记杀招,你竟然还没受内伤!”说着向座位处看了一下。

    玛丽说:“谢过母亲。”金朗跪下喊外婆,几个弟弟也过来拜见。

    蛤蟆大喝一声:“显婆婆,我和你们恩断义绝不假,你为什么要放跑你这个没人性的姑爷,你没看见他要杀你外孙吗?”

    显婆婆回道:“闭嘴,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师母,没有你说话的份。”然后站起来走到一灭住持这里,说:“多谢大师救我女儿,日后定当报答。”

    一灭住持早都站了起来,高宣佛号,说:“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陈鲁吓了一跳,在那时候,任何人出手都来不及了,一灭竟然能出手救人,而且做到不显山不露水,恐怕连金孜也不知道。

    沈梦心里难过,对这件事也淡了,老子闹儿子,他来擦屁股,寰宇十方有这样的道理吗?他还得按部就班地主持,“由陈总制宣布继任的灵界尊长。”

    陈子诚没了意思,也没到发言席那里,只在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高声宣布:“寰宇十方灵界尊长是金朗;莫合为尊者兼灵界总督察;吴胜为长史兼第三护法。”

    下面就是这三位作上任演说,草草结束了。

    陈鲁谁也没理,直接到了蛤蟆的座位这里,说:“师父,我一会儿和你走。”

    蛤蟆心里正烦着,没好气地说:“干什么去?”

    陈鲁也不示弱,说:“我要淘到你的老巢,省得天天在梦里相见。”

    蛤蟆的眼睛还向金夫人那里看,顺口应着:“好吧。”看着有几个人把玛丽抬走了,转过脸来问道:“你说什么?”

    陈鲁一下子懵了,回道:“我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就看着你的眼睛呢。师父,你不是爷们儿,心上人都让那个杂碎打那样,你还在淡定地坐着呢。”

    蛤蟆喝道:“什么叫淡定地坐着呢,你瞎吗?”

    陈鲁说:“别大呼小叫的,一会儿又有御史过来弹劾你了,我老人家是你的领导,你怎么忘了?就你这记性,幸亏没当寰宇十方的尊长,要不然怎么能领导这么大的灵界?走吧,师父。”

    “去哪?”蛤蟆愕然地说。

    “刚刚说好的,去你那里。”

    “我答应了吗?你可不要赖,看这架势被你讹上了。”

    陈鲁笑了,说:“你说不让我去就直接说,倒说我在赖你。”

    蛤蟆说:“实话告诉你吧,我的地界在天上,就因为这个,我们只有在梦里相见。这回不用了,我在临时署理伯岭湖,跟我一起去吧。”

    陈鲁也没去向一灭大师辞行,沈梦拿过卷宗,他签了字,沈梦还不走,看着陈鲁,似乎有话说。

    陈鲁说:“沈尊者,你是不是还有事?”

    “沈家兄弟的事。”沈梦看了蛤蟆一眼,问道。

    蛤蟆说:“这样的人渣,就关进地府吧?”

    沈梦没回答,眼睛还是在看着陈鲁。陈鲁明白他的意思,今天是人家的大哥上任日子,金鹏、金朔这兄弟两个也没做什么大的错事,不看僧满看佛面,当着金朗的面抓走人家的弟弟有几分不厚道,也说不过去。

    陈鲁摆摆手,说:“训诫他们几句,放了吧,这两个杂碎,还能反上天去啊!”

    沈梦应声而去。陈鲁和师父一起来到伯岭湖。

    奇怪的是,这里也有一个院子,和田翁的院子还是一样,难道说这是我每次来的地方?听蛤蟆的话,他以前根本不在这里。他们这些大神,不把我陈子诚整疯了,他们是绝不罢手的。

    有人给他们递上茶来,陈鲁说:“师父,你现在不编虾篓子了,你平时都干什么?”

    “有事快说,没事滚蛋,没有时间和你扯淡。”

    陈鲁笑了,说:“师父,一见面就说一些差事,多没劲啊!还是聊一些风花雪月,风土人情,人情世故,多有情调,你看你……”

    说到这里,他看师父又要发火,说:“师父,不带急眼的,今天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受。”

    蛤蟆说:“看出来了?”

    “你不会以为我老人家真傻吧?今天傻子都看出来了,你和支玛丽的关系不一般,虽然你极力在克制,但是最后你还是没克制住。你今天其实挺爷们儿的,为红颜冲冠一怒,和我老人家有一拼。”

    “其实今天开始我还是挺克制的。”老蛤蟆终于能正常说话了。

    陈鲁看他的脸上显出一点点红晕,说:“师父,告诉我一句实话,金朗是不是你儿子?”

    这问的也太直接了,蛤蟆感觉到陈鲁已经问过了,可这事真的没法回答。他很不满地看了陈鲁一眼,说:“子诚,你过线了啊,我在警告你。”

    陈鲁急眼了,说:“师父,这很重要,这是我综合各种信息做出的判断,断定他就是你的儿子。你以为我陈子诚就那么大公无私、殛鲧用禹吗?这也是当时我不让你竞选的原因。你可不要让你的弟子后悔。”

    “子诚,你应当告诉我。”

    陈鲁吃了一惊,这已经算是正面回答了,难道他也不知道?告诉师父:“我以为你们是神仙,什么都知道。在这件事上,又在玩什么深沉,玩天机不可泄露这一套把戏。师父,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报应,你们玩这个,玩常了,玩习惯了,把自己玩死了。”

    “他真是我的儿子,其实你也暗示过我,我也没当一回事,你说话云山雾罩的,和我们玩深沉也有一拼,关键的时候耽误事。那天我都想好了,拼着堵北海眼也不让金家人得逞。我以为金孜得到场,结果……”

    陈鲁知道了,在关键时刻,是神女去告诉他的,神女拿的是金夫人的字条,这个老蛤蟆也不傻,看金朗这长相,再加上陈鲁不止一次地暗示,他当时就信了。

    今天其实他挺开心的,这一幕已经向寰宇十方宣告,金朗不是他金孜的儿子,大家哪个也不傻,金孜为了自己儿子的顺序就大打出手,甚至差一点要了自己嫡长子的命,有一点头脑的都看出来了。虎毒不食子,只有一种解释,金朗真的和传言一样,是人家老蛤蟆的孩子。

    这是金孜自己变相地向寰宇十方宣布的。

    而蛤蟆当时要顾忌玛丽的声誉,要不然当时就宣告了。

    陈鲁说:“师父,你说金鹏是你相好支玛丽生的吗?问你也没用,你又得弄得神神秘秘的,玩深沉。还是说我自己的感觉吧。说实话,师父,我感觉真的不像,金鹏和金朗没有一点像的地方。按理说,他们是亲兄弟,怎么也应该有一点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