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问尘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五百三十四章:敬茶唤一声先生 (三)

    第534章:敬茶唤一声先生 (三)

    张夫人听得出张耀之话语里的坚决,此时此刻,张耀之先是搬动了大理寺的密探侦查,又是请出了隐居柳园的狄公,两颗重量级的定心丸下肚,让张夫人也变得无话可说。此时此刻,她只好以退为进,先依着老爷的意思,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再慢慢商量。

    应了张耀之一声,今天不论如何,也算是迎来了好事情。

    张府先是有叶初雪登门拜访,又有张耀之千辛万苦从大理寺套来了第一手情报。无论是那一件事情,都值得今日浮一大白,老张也是在兴头上,恨不得此刻就有好酒痛饮。

    端着手里的茶盏,借着心府里油然而生的豪气,张耀之将茶盏里平日只舍得一小口一小口抿着的明前莲心茶一饮而尽。随着茶气入体,他畅快的呼出一口压抑在心头的闷气。起身拍了拍叶初雪的肩头,张耀之对着张夫人淡淡一笑,开口唤道。

    ...............

    “夫人说的在理,在理啊。

    知闲从这么大的长安一路寻到我府邸,我想你多半也没有用饭食,今儿准备的仓促了一些。暂且让府邸里的厨子凑合烹几道家常小菜,大家一起用了吃食,缓缓肚子。从一大早跑去大理寺,除了偷偷摸摸咽下几块佐茶的小茶点垫垫肚子,我也是未曾见过油水。

    今天勉强吃一点,等事情缓过去了,我再去酒楼里设宴席,替知闲好生接风一番。

    许三儿,你带着知闲公子在府邸里溜达溜达,然后到厅堂里候着等后厨上菜就是。让掌勺的老杨,今儿多做几道好菜来,把我后院藏着的那坛子十五年陈酿竹叶青也搬出来。回来的也是匆匆忙忙,夫人随我去房中,待我换下身上的官服再出来几客。哪能回到了家里,还套着一身官袍子。”

    ..........

    一大早早食都没有来得及吃,张耀之就和一众同僚赶着往大理寺跑。

    现在他也是饥肠辘辘,到了开饭的时辰,留叶初雪用一顿饭食那是自然。听懂了自家老爷的意思,许三儿立刻从一旁站了出来,他对着叶初雪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

    “老爷辛苦了一路,现在也过了饭点,大家伙早就该用饭食了。

    知闲公子,您跟着我先在院子里转悠转悠。我去后厨知会一声厨子,让他做几道拿手好菜出来。一会儿咱们再去学堂接巡少爷一并吃饭,咱们家这老杨啊,年轻的时候可是在御膳房里干过的厨子。虽然没有混迹上御厨,但掌勺的火候功底,也不比外面一些酒楼逊色。

    他最拿手的就是一道金丝龙须,许三儿记得公子小时候就最好甜口,您一会儿啊,必须要多尝尝味道。”

    ...........

    十分热情的带着叶初雪走出了茶堂,许三儿按照张耀之的意思带着他到处溜达。

    而茶堂里,张耀之看着许三儿带着叶初雪离开,默默的清了清嗓子。

    他咳了咳,对着张夫人开口说道。

    ..........

    “时候也不早了,夫人,我们也回房吧。等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咱们再出来用饭食。”

    ..........

    等到茶堂里没有外人在,张耀之的气势隐约泄气三分,他用眼神的余光偷偷摸摸打量了张夫人一番,然后对着她开口说道。听着张耀之的话,张夫人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她只是淡淡的微笑着,起身应了张耀之一声,开口说道。

    ............

    “老爷吩咐的是,您这一身衣服穿得都是汗水,快点脱下来换一件干净衣裳才是要紧。

    我们回房吧,房间里还挂着一件新作的袍子。”

    ..........

    跟着张夫人回房,一路上夫人都是一句话不说,只是一脸笑意的跟着张耀之和他并肩走着。不知不觉的吞咽下一口唾沫,张大人惧内的情报,也是实打实的记录在册子上的。今儿他偶然硬气一回,夫人这么久了还是一语不发,怕是没有什么好事情。

    心里七上八下的,张耀之逐渐觉得心里发毛。

    一直等到他们穿过了中庭,回到了主宅的卧房,随着房门的轻轻叩合,张耀之深吸一口气,对着身后的张夫人开口说道。

    .........

    “咳咳,方才是有别人在,夫人不要见怪啊。

    你还是好歹说我一两句吧,要不然我心里发毛,瘆得慌。”

    .........

    一进到自家屋子里,原本硬气十足的张大人顿时泄了气。他小心翼翼的对着张夫人问了一句,心里实则还是在忐忑不安。刚才是因为有着叶初雪在,张耀之为了维持我威严的形象,在小孩子家强硬一番。

    然而他并不知道,叶初雪的小册子上,莫要说他惧内的情报,就连他藏私房银子的位置在哪里,都记录的一清二楚。狄探子亲手做的情报册子,自然是精益求精,每一个小小的细节,关键时刻都能起到起死回生的妙用。

    翻阅过狄仁杰给自己的册子,其实在茶堂的时候,叶初雪心里还在疑惑。

    情报上不是说张耀之十分惧内吗,为何他硬气的和册子里写的一点都不像。难不成狄探子的册子情报也有失误的时候,年轻人丝毫不动,为了自己几分威严,张大人之前有多么硬气,现在就有多么怂。

    .............

    随着张耀之的话音落下,身后并没有传来张夫人的责骂和埋怨。这个衣着富贵的女人,只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在桌案旁,对着张耀之开口说道。

    ..........

    “老爷说的哪里话,我仔细想了想,你刚才说的并不是一无道理。

    叶知闲这孩子就像你说的那样,这孩子我见久了也是心里讨喜。但咱们自己家的事情,就不要把别人牵扯进来了。让他出去避避风头,等到府邸里的事情都结束了,再让许三儿把他接回来就是。

    说起来也不怕老爷怪罪,今儿听到许三儿说你经常念叨的那个叶知闲,叶公子突然来到咱们府上,我心里还是有些惊异。一开始心里想着的是,这山野少年是不是从哪里打听到了咱们家的消息,知道了你升任礼部郎中的事,特意来走一波,拉拉人脉关系,好在大朝试里讨一些方便。

    知闲公子上门的时候,还特意从老酥斋买了一份食盒。

    ..........

    这食盒原本我让翡儿拿着,准备在茶堂里拿出来好生训斥他一顿。这孩子买的点心,只买了几分精致的摆在最上头,余下的都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碎嘴吃食。他一进府邸,我就派人把食盒拿过来了,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心性。原本还以为他是个急功近利的人,没有想到是我自己看错了。

    这孩子心里清净着呢,来看你还知道带一份礼物,多半是身上的银钱不够了,囊中羞涩才出此下策。毕竟是从山里来的孩子,若是第一次上门,礼物备的轻了,恐我们看轻了他。

    一会儿用了饭食,还是得让许三儿带着他从府邸里领一笔银子出来。要不然你让他在这么大的长安城里,就靠着做点小工小活的营生?”

    .............

    原本心里忐忑的张耀之,听了夫人的一番话后,心才缓了下来。

    他长松一口气,然后坐在夫人的身旁,对着她开口安抚道。

    ..............

    “夫人,您能想开一点最好了。

    叶知闲这孩子是我老师教出来的,再差能查到哪里。他这孩子让人讨喜,也是可怜,自小就不见父母,当初在潼水的时候我去过他家一趟,是被一个瞎子养大的。他能来长安看望我,还用仅剩的银钱勉强备了一份礼物,分明是人家有自己的骨气,这份礼物咱们得收,银子送的也要委婉一点。

    ..........

    退一步说,夫人您有一点可就想错了。

    哪怕我不在礼部,接触不到大朝试的相关步骤。紧靠他自己的本事,今年的大朝试也必定是金榜题名的结果。我这位知闲小兄弟啊,本事可大着呢,用不着靠别人。

    夫人您也见过他了,知闲是个好孩子。

    外头长安这么大,他一个人住着我心里不放心。府邸里的事情再过些时日也就平息了,给他安排一个清净一点的院子,平日里也吵不到哪里。现在念儿的事情有了眉目,咱们也别伤心坏了身子,说起来当初在潼水的时候,我瞧着这孩子生的清俊灵秀,还想着把檀儿许配给他。算算年岁,檀儿也就比他年长了三岁,正是如意的年龄。

    时隔这么多年再见,叶知闲这孩子还是一样的灵秀聪慧,倒是檀儿她可惜了。”

    .............

    心里还是执意想要将叶初雪留下,留在府邸里。张耀之见到张夫人解开了一些心结,不由对着她劝祷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