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微笑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和渣爹重生了第211章 卖了

    傅一卓阴着脸,沉默的看着这一切,直到两人衣衫不整的抱在一块儿。

    他猛的踹开门,水柔从迷茫中惊醒,看见门口出现的傅一卓,似是不敢相信。

    卓郎明明正抱着她,为什么会在门口。

    水柔猛然回头,见抱着自己的竟是那日那个男人,水柔顿觉五雷轰顶,她想脱离男人的怀抱,却浑身使不上力气。

    水柔求救的看着傅一卓,傅一卓看向他的目光却冷若冰霜。

    男人紧了紧怀里的人儿,低声道:“阿柔,已经都这样了,你还要留下吗?”

    水柔无力的摇头,她想让男人放开自己,嘴唇微动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男人抚摸着水柔的脸,柔声道:“好阿柔,我这就带你走。”

    男人抱着水柔向门口走去,傅一卓冷声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紧接着大喊一声:“来人,抓住他们。”

    院门外守着的两个家丁瞬间冲进来,看到屋里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陌生男子,两人一愣。

    见那男人竟抱着水柔,还被抓了个现行,立即反应过来,冲了过去。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那男人还要处处维护着水柔,不一会儿就落了下风。

    只能暂时把水揉放在地上,并不舍道:“阿柔,你等我,回头我便带人来救你。”

    说着,男人甩开两个家丁向外面跑去,家丁紧追不舍也消失在院外。

    屋里只剩满面阴郁的傅一卓,和跌坐在地心如死灰的水柔。

    傅一卓一步步走向那地上的女人,“说啊!你不是挺会说的嘛!”

    水柔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她知道定是刚刚那男子给自己下药了,那人跟自己到底有何仇怨,为什么要这样害她。

    这会,她只能哀求的看着傅一卓,希望傅一卓信她,可傅一卓又怎么会再次被骗,他走到她身边,突然抬脚狠狠地踹向她的肚子。

    水柔疼的面色扭曲,额角的汗直往下掉。

    只是身体上的疼,再怎么着也比不上心里的痛。

    她的孩子,她能感觉到,那脆弱的小生命,正从她的身体中流失。

    看着水柔下身一片腥红,傅一卓有种诡异的快感,背叛自己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傅一卓不管水柔,转身出了房门,并吩咐外面的婆子道:“明日一早将人牙子叫来,把水柔卖到春风楼去。”

    婆子心头一凛,春风楼,那可是最低贱的青楼,女子到了那里真是连死都不如。

    “是,奴婢明一早便去叫人来。”

    末了,傅一卓又吩咐道:“告诉春风楼的妈妈,人若跑了或是被赎走,我拿她是问。”

    “是,奴婢明白。”

    这是要往死了整水姨娘啊,不过任哪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都是恨不得将那女人千刀万剐了吧!

    第二日一大早,水柔还在昏迷中,被春风楼的人接走了。

    敏秀接到消息,五千两银票交给小兰道:“把这个给那人。”

    小兰哆嗦着接过银票,便依言去了。

    ……

    将军府内,敏妍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她听说敏秀回了王府做月子,便笑了,等了那么久,终于要结束了。

    百福院,刘书惠这几日越加神经兮兮,特别是晚上睡觉,总说自己床边有人,可丫头就守在屋里,她的床边哪有人?

    每当丫头这么跟她说,刘书慧就开始发疯,说她们不服从自己命令,不将她放在眼里。

    这日,刘书惠在院子里找什么,就听外面有两个丫头说话。

    声音透着院墙,隐隐约约的传进来。

    “嘉宁郡主真可怜,怎么就嫁了这么个人。”

    “谁说不是,听说,还是王妃亲自定下的人。”

    “怪不得嘉宁郡主不愿见王妃呢,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在月子里被王爷接回来,心里肯定恼王妃的很。”

    “肯定恼啊,不然也不会不告诉王妃她回来的事,还连孩子一起带回来了,再怎么说,那也是傅家的小姐……”

    刘书惠在院里听得声音,心里只觉有什么翻腾着,让她变的烦躁不安。

    她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胡说八道,可等她慌张跑到外面,却一个人都没有。

    珍珠端着药碗过来,见刘书惠竟然出来了,忙快步过来道:“王妃,你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

    刘书惠不愿进去,只问道:“我问你,敏秀是不是回来了?”

    珍珠惊讶又不解道:“王妃,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问你,她是不是把那野种也带回来了?”

    “王妃,表小姐还小,肯定要跟着母亲的……”

    珍珠话还没说完,刘书惠却突然推开她冲了出去。

    珍珠不查,药碗摔在地上,她却没有去捡,眼神诡异的看着刘书惠跑出了院子,又过了一会。

    然后才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她边跑边叫道:“王妃,你要去哪?你等等奴婢……”

    前面刘书惠脚步轻快,珍珠追的气喘吁吁。

    每当两个人的身影拉近之际,珍珠就坚持不住的,扶着东西喘息许久。

    园子里有侍女看见,想要来拦她,却被刘书慧凶狠的眼神吓了回去。

    那眼神让侍女惊愕万分,王府里的人都知道,王妃是最注重自己形象的。

    每次出门都要打扮十全十美,连根头发丝都不能有乱的,可这会儿的刘书惠却蓬头垢面,双目赤红,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侍女瑟缩的躲了一下,刘书惠就这么跑了过去。

    珍珠大气不接下气的追了过来,整个人都一副要累瘫了的模样,侍女扶着她关心道:“珍珠姐姐,到底怎么回事,王妃这是要去哪里?”

    侍女没好说,她觉得王妃像是疯了。

    珍珠摇摇头,吞咽了一下口水道:“王妃不知听谁说的,嘉宁郡主回来了,便突然跑了出来。”

    侍女恍然道:“原来王妃是要去看郡主啊!可以不用跑的那么急吧!”

    珍珠又摇头,“王妃的情况好像不对,能去前院帮我叫一下王爷吗?就告诉她说王妃去了郡主院子。”

    侍女虽然疑惑却还是应道:“珍珠姐姐放心吧,我这就去请王爷,只是不知道王爷这会儿在不在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