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3章 慵懒

    很快,沈郁廷收回手,就看到女孩儿木木的,好像定住了。

    放下手里的纸巾,沈郁廷并没有接着喊她回神,目光也留在那张娇俏的小脸上一时难以收回。

    白里透红的颜色,温柔又淡雅,呆木的眼神还有几分的可爱呆萌。视线逐渐往下移,落在那张微张的小嘴上怎么也移不开了。

    墨色黑眸渐渐加深,男人的身体也逐渐往苏年年的方向靠近。待到苏年年意识到面前放大的男人的俊脸时,已经没了后路可退。

    后脑勺上,沈郁廷的大手及时的伸过来固定住了她的头,也同时截断了她往后退的心思嘴唇上凉凉软软的触感传来,她没有来得及闭上的眼睛越睁越大。

    而沈郁廷,男人闭着眼睛似是沉浸享受,察觉苏年年睁着眼,另一只大手直接盖到了她的眼睛上。

    不舍的推离了一下,唇瓣还是紧紧贴着,暗哑模糊道一句:“闭上眼睛。”

    极富磁性又低哑的声音好像催眠一样,苏年年真的听话的闭上眼睛了。

    感觉到手心里女孩儿长翘睫毛划过的细痒,沈郁廷宜的那只手才又轻轻的划过她的侧颊,顺着她细软的头发落在她的腰上。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了位置,和苏年年紧紧贴着,放置在她后脑勺的手也因为情动的关系逐渐下移至她的后背。

    苏年年这时,只感觉身体快要嵌到沈郁廷的身体里,胸腔的空气也越来越稀薄了。

    鼻间充斥着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脑袋里空白一片却好像又有什么波动着,她无心去想戏剧性的敲门声响起,两个正要意乱情迷、愈演愈烈的人儿及时止住了动作。

    苏年年猛的睁开眼睛,接着就是推开沈郁廷的动作。

    相反,男人一点慌乱的神情也没有,眉眼间还染上了淡淡的不悦。黑眸看向女孩儿红润饱满的樱唇,还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被沈郁廷眼里的吓住,苏年年忙两手撑在男人胸前:“总裁,敲门,有人敲门。”

    女孩儿的脸红若樱桃一般,看的沈郁廷心里一喜,瞬间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抱着她的双手不松反紧,右手移到她的后脖颈处,俊脸慢慢地往下压,黑眸紧紧盯着苏年年那惊慌无措的小脸,沈郁廷眼底的笑意越发放大。

    停到两人鼻尖相触的位置,额头紧贴着苏年年的,喑哑着噪音带着蛊惑道:“亲我一下”

    “”她没有听错吧?这话,是从沈郁廷森的嘴里说的吧?苏年年眼睛蹬的跟铜铃差不多了。

    诺诺的祈求语气:“总裁,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嘴角的笑比哭还难看。

    门外,张恒等不到里面的回应,盯着门板看了一会儿,总裁不在?不能啊。

    “叩叩叩”又敲了一遍。

    再次响起的敲门声惊的苏年年一颜,鼻尖蹭上了男人高挺的鼻梁。脑子里轰的一声,她已经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总裁,外面有人找您。”说话都颤音里带着哭腔了。

    大概是男人的劣根性,看着女孩儿哭更有成就感,俊脸又贴近了一分,低哑声音重复道:“亲我,亲了就放开你。嗯?”

    看似商量的语气,但明明是逼着人顺从。

    片刻后,苏年年闭上眼睛,好像一鼓作气上战场一样,小嘴微着直直的朝着沈郁廷的脸上扑去。

    男人适时的侧脸,薄唇接上了。只是轻轻一吻,并没有太长时间的纠缠就放过了怀里的人。

    被沈郁廷放开的时候,苏年年感觉自己身体是热的,腿是软的,她站起来走路怕是都会摇摇晃晃不稳当的。

    而且,刚刚那种事,她还怎么和沈郁廷共处一室啊。

    “总裁,我去倒杯水。”随意找了个借口开溜,结果自己的桌子都没走过去,杯子也没拿就往门口走。

    身后男人的声音响起:“等会儿,你的杯子不拿用什么接水?”声音里还掺杂着隐隐的笑意。

    苏年年闭了闭眼,有种老脸要丢绝的感觉,扭过头去:“我用一次性纸杯就好。”

    又要抬步往外走的时候,又被喊住:“公司里一向提倡节俭,你见几个人用过那些一次性的东西?”

    那她之前在茶水间看到的那些一次性物品,都是摆设?

    心里暗暗怨忍完之后还是听话老实的往回走,男人正斜若身子靠在她的桌子上,手里还拿着她的杯子把玩。

    “谢谢总裁。”整个手伸过去的时候又想到刚刚,干脆又扭捏的变成了两根手指:看上去,好笑又怪异。

    沈郁廷没再为难她,直接将杯子放到她手里,又加了句:“帮我倒杯来,有点口干舌燥“”应了声好,拿着两人的杯子拔腿就往外跑。

    门外,张恒被里面的人撞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苏年年落荒而逃的背影,什么情况?

    又又被大总裁训了?

    办公室里,幽幽冷冷的声音传来:“还不进来?”男人已经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脸上也恢复了素日的淡漠。

    张恒忙走进去:“总裁,这是上个月的报告。”

    “嗯,放下吧。”

    张恒要走的时候,身后沈郁廷突然出声道:“晚上给我定个地方。”

    默默转身走回来:“总裁您指的是?”

    “吃饭,两个人。”照旧言简意赅。

    “”张恒八卦之心一下子被勾了起来:“好的,总裁,请问是和顾小姐吗?”

    沈郁廷冷眼斜了他一眼:“你很好奇?”

    连忙摇头,机灵回道:“我是想问清楚总裁要和什么人用餐,好定合适的地方。”他这样想的没错。

    茶水间里,没有其他人在,苏年年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两只杯子贴着脸颊试图降温。

    刚刚,一想到刚刚就感觉她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还有这杯子,降温也变成了徒劳。

    眉毛拧成波浪状,刚刚的沈郁廷,不是沈郁廷吧?他刚刚的表现言行都和之前那个冷面阎王判若两人啊。

    可,虽说惊奇,但在他身上表现出来却也不违和。而且

    女怀春般的幻想神态。

    苏年年脸上挂起少

    苏年年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她才发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是那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尤其,自己心思老往那个场景上飘。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个下午,她的工作效率极低,史无前例的那种。

    临到下班的时间,看了眼还没有看到的文件,她这才开始着急的高度专注。

    沈郁廷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也已经是过了下班时间五分钟后了,抬头,女孩儿还在认真。眉心蹙了一下,接着站起来走过去。

    大概是太过注意力集中了,苏年年并没有注意到走到身边的男人。

    沈郁廷一手撑着苏年年椅子的后背,一手撑在桌面上,几乎是半包围的状态微微俯身:“还没完成?”

    蓦然响起的沉声吓了她一跳,手中的笔都丢出去了,上身也挺的绷直。

    “总、总裁,有事吗?”音儿都是颤颤的。

    苏年年看了下两人的距离,会不会有点太近了?

    整个人的上半身不自觉的往后倾斜着,结果就感觉侧臂上碰到了什么,回头,脸正好擦过沈郁廷的胸前。

    “”她这会儿想要哭死的心都有了,今天这人是怎么回事啊?

    男人垂着眼帘将她一系列的动作表情尽收眼底,看着她变幻多端还故意克制隐忍的模样这么想,手下也这么做了。

    “”苏年年瞪大眼睛看着沈郁廷伸过来的魔爪,身子不住的往后移动,直到背部紧贴到椅背上没了后路。

    脸上传来男人指腹上薄茧的沙沙感觉,她感觉自己的脸应该跟煮熟了的虾子一样红了。

    指尖上的触感温软又细滑,只是,下一秒,男人的眸子里点点星软敛起,脸上又回到漠然的状态,那肆意的大手也随之收回。

    站直身子,垂眸睨了还处在呆傻状态的女孩儿,轻咳了两声沉吟道:“下班了,去吃饭“啊,哦,总裁您先回去吧,我还有点工作没有做完。”苏年年说着还指了一下桌上几份还没有翻开过的文件,表示没有骗人。

    闻言,沈郁廷眉心微微暨了下:“很难?”效率怎么这么低。

    “还好。”主要是她一个下午都被他惹得心不在焉,注意力很难集中。

    “难你不会问我?”当初让她回来这边就是为了方便。

    沈郁廷的脸色阴了些,要带她出去吃饭的隐隐的轻松心情都快散了。

    “我也会,只是脑子转的慢了点。而且我看总裁您一直在忙,我也不好意思打扰您的工作。”

    这个姿势维持的久了,后腰处已经开始发酸了。苏年年一只手偷偷摸到自己的腰后轻轻揉着,刚得以纾解,一只大手直接贴上来,一丝缝隙都没有。

    “腰疼?”沈郁廷五语气很不善,冷冷地哼了一声,一边讽刺道:“活儿没干多少,毛病倒是不少。”说是说,但那只手已经代替了苏年年手的动作,轻缓的帮她揉着。

    苏年年的腰很细,背又薄,但这么揉着,还是软软的。甚至,那多少的夜晚的缠绵,沈郁廷的大手已经在潜意识的驱使下摸到了那处性感的腰窝。

    不知不觉,那些旖旎的夜晚画面一帧一帧的浮现出来,男人漆黑的眸色渐渐敛深,喉头跟着梗动了一下。

    另一只手随意的扯了扯衬衫的领口,一丝不苟瞬间变成了慵懒随心。

    半晌,苏年年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总、总裁,谢谢,我自己来就好。”

    身后被揉着的那处就跟贴了劣质的暖宝宝一样,烫的她难受。

    闻言,沈郁廷没坚持,自然的收回了手插进了裤兜里,目光又扫向桌上还摊着的资料,右手随意的翻了翻。

    “赶紧看,不会问我。”说完,就保持着单手插兜的姿势斜靠在桌沿上。

    “”

    苏年年一下子想到了小时候班主任站自己身后盯着做题的那种感觉,想捂着想藏着,最后直接想赶班主任走。

    “总裁,您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我一会儿完事儿打车回去就好了”他这样盯着自己,怎么可能看得进去啊?

    苏年年一再的推脱让沈郁廷的脸冷下来,男人沉的噪音质问道:“催着我离开,留你自己继续会情郎?”

    昨晚的事情又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