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货神探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3章 面面相觑

    ()        雪英答应一声,立刻拿着茶叶去小厨房。

    甄楚恬眼里闪过一抹得意,不动声色地坐在桌边:“妹妹何时能抄完呀?别抄着忘着,到最后不记得规矩,下回还会被罚的。”

    听了这话,甄月心烦意乱的放下狼毫:“看来姐姐的伤势果真是大好了,说这么多话都不觉看累。

    “不觉着累,我还能把女则念给你听呢,你要不要听啊?”甄楚恬假装没有听懂她话里的讽刺。

    甄月本就因若抄写女则心情不爽,听她阴阳怪气的说这么多,顿时有些忍不住了。

    她拍案而起,刚想发火就被唐梅花扯了一下:“茶来了,先尝尝茶吧。”

    甄楚恬来了大院,他们人多势众,若是发生什么争执,到头来倒显得他们以多欺少。

    “喝吧喝吧。”甄楚恬笑眯眯的让她们先喝。

    甄月刚放到嘴边,就警惕的眯起了双眸:“姐姐为何不喝?一起尝尝吧。”

    “这不是想先让你们尝尝味道如何嘛。”

    甄楚恬端起茶盏,望了望色泽鲜红的茶水,仰头一饮而尽。

    她喝完之后,仔细品味了片刻:“真香啊,还有点甜味呢,你们尝尝?”

    看她并无半分异样,甄月这才放心的尝了两口。

    “确实挺香的,难为你亲自送来的,真是有心。”唐梅花放下茶盖,故作无意道:“正好今日你来了,为娘有几句话想问问。”

    甄楚恬挑眉,好奇道:“母亲想问什么?”

    “你到底还想不想嫁给安亲王?这阵子我看你总是与华亲王走得很近,难道你有毁亲的念头?”唐梅花不动声色的试探。

    她起先是想把女儿嫁给安亲王,夺取甄楚恬的亲事,可相比于安亲王,华亲王显然更是个成亲的好人选。

    甄楚恬看了一眼满眼紧张的甄月,突然露出笑容:“亲事已经定下了,我想嫁不想嫁的又有何关系?就算妹妹喜欢安亲王也无用。”

    “我,我不喜欢安亲王,姐姐误会了。”甄月连忙摇头否认,面色尽是尴尬。

    甄楚恬显得更加灿烂了:“这里只有咱们三人,你就说实话吧,我早看出来你对安亲王有意,不过你要是真喜欢他,咱们可以和父亲同去找皇上说说,把这门亲事改到你头上。”

    “真的假......”

    “咳咳!”

    唐梅花突然咳嗽两声,用眼神警告自家女儿别暴露真实心思:“看你这话说的,月儿是你妹妹,怎能抢你的亲事?我也就是随口问问,毕竟你也算是名花有主了,可不能继续和华亲王走得太近,否则旁人会说闲话的。”

    “母亲不能把这话说给我听啊,华亲王主动来接近我,我也不能不给面子吧?谁都知道华亲王狠辣无情,万一惹他生气,他一拳要了我的小命怎么办?”

    甄楚恬托着脸,满眼都是无率:“这可不是我能控制的事。”

    怎么这么久都没反应?不会是过期了吧!

    系统:“药效还有两分钟。”

    “是是是,让你和华亲王拉开距离,也是难为你了,不过华亲王不是对你有那个心思吧?”

    唐梅花紧张的询问,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甄楚恬恢复容貌就能惹得两位王爷神魂颠倒,她的女儿却无人问津,这事她名实忍不了。

    闻言,甄楚恬认真想了想:“有。”

    “怎么会!”

    甄月腾地起身,再也不能淡定了:“华亲王不近女色,纵然是接近你,也是因着与安亲王不和才故意如此,不可能是对你有意!”

    “妹妹为何如此着急?纵然有意也不能成亲,你不会是对华亲王有什么心思吧?还是......

    觉着我配不上他?”甄楚恬沉下脸,算着时间不再和她们周旋。

    甄月稳住心神,勉强附和道:“不是的,妹妹只是不相信华亲王会喜欢其他女子,他心里有.....”

    她的话还没说完,脸色就变了。

    “他心里有什么?”甄楚恬继续追问。

    甄月腹痛难耐的捂住肚子,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好疼...怎么会这样疼!”

    旁边的唐梅花还未来得及扶若她,自己也踉跄后退两步,疼得倒在了地上。

    两人只觉有刀子在剧肚子,疼得只恨不得撞墙,站立不稳的在地上直打滚。

    雪英一见她们如此痛苦,吓得转身就要跑去找大夫。

    “小姐,奴婢拦住她?”佩儿当即有些着急。

    甄楚恬摆摆手,得意道:“就算是大夫来了也没用,我下的毒没有人可以解。”

    “下毒?!”

    唐梅花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凶狠道:“是你送来的茶叶有毒!”

    “不错,你们现下觉得很疼吗?是不是腹痛如刀割?别怕,不会死人的,不过这疼痛会持续三天三夜,任何大夫也诊治不好。”

    甄楚恬笑吟吟的坐在桌边,好整以暇的欣赏她们挣扎痛呼:“谁让你的好女儿故意设计,让我被兽夹所伤呢?都是你们活该。”

    听到这话,甄月脸色惨白的抬起手,嘴唇都在哆嗦:“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做坏事总有被发现的时候,你既然做了,就别怕到报应。”甄楚恬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她知道,直到此刻为止,她与这母女俩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但她并不后悔,与其以后戴着面具应付两人假惺惺的模样,还不如彻底撕破面具,相看两厌却也省事。

    “你,你如此光明正大的下毒,就不怕大人知道吗?!”翠屏听到动静赶来,正好听到她说的这话。

    甄楚恬缓缓转身,露出极淡的笑意:“当然怕啊,不过父亲还要七八日才能回来,这几日够你这两个狗主子受得了,何况我把猎场的真相告诉他,你觉着他会向着你家小姐?做梦去吧!”

    说罢,她对佩儿摆摆手:“走,咱们回荷花馆晒暖喝茶去。”

    “是!”佩儿笑若扶着她,主仆二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甄月疼得浑身是汗,看她就这么走了,立刻推开了翠屏,扶着桌案想要追上去:“你,你站住,我不会放过你.....啊!”

    “小姐,小姐!”

    正院里一阵鸡飞狗跳,到半夜都不安宁。

    不过几个时辰,丞相府所有人都知道了,二小姐在猎场上害得大小姐受伤,大小姐带着人冲到正院狠狠收拾了她们母女俩一顿。

    荷花馆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

    甄楚恬翘着二郎腿,正嗑瓜子看街东头买的神鬼怪谈,就见小玲快步跑进来了。

    “小姐,奴婢打听到了!大夫人和二小姐疼得晕了过去,大夫们束手无策,只能在院里守着。”

    闻言,佩儿忍不住捂嘴轻笑,心里好不畅快:“小姐真是厉害,一下子折磨得她们生不如死,看她们以后还敢如此嚣张!”

    “这都是小手段,我有很多办法让她们生不如死,怕她们再受不了的上吊自尽,所以没用而已。”甄楚恬吐着瓜子皮,眉眼间尽是愉悦。

    原本她作为医学研究者,应当治病救人比较多,没想到来到云国,却要把闲暇时在研究室制作的那些毒药拿出来用。

    不过这也没办法,这里的坏人实在是太多了,不狠点根本没办法让他们老实。

    倔儿竖起大拇指:“奴婢真是佩服,总觉得小姐一夜之间无所不能,谁也斗不过了。”

    “那是.....”

    甄楚恬还未来得及说完,就听到院门咚地一声,像是被人踏倒在地了。

    主仆三人同时来到廊下,就见雪英和翠屏带着十几个家丁硬闯了进来。

    雪英面无表情的走上前,冷声道:“大夫人和小姐快要不行了,大小姐要是不想出人命的话,就赶紧交出解药。”

    看他们来势汹汹的架势,甄楚恬并未有丝毫的害怕:“要是本小姐不交呢?”

    “那就别怪奴婢不客气了。”雪英冷哼一声,扬手对身后的人摆摆。

    来的时候,大夫人已经交代的很清楚,这个甄楚恬就是纸老虎,平日里会耍点小手段,要是遇到人多势众的情况,必然会胆怯。

    十几个家丁围上来,一副要打人的凶狠模样。

    佩儿和小玲想也不想的挡在前面:“想打大小姐,就先从我们的尸体上碾过去!”

    啪!

    雪英扬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小玲踉跄着后退,嘴角已经出血。

    “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二小姐养你多年,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

    甄楚恬怒不可遇,立刻左右开弓还了她两巴掌:“打我的人,先问你自己配不配!滚出我的荷花馆,否则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大小姐,做事可别太绝了。”

    雪英抹去嘴角血迹,硬生生忍住想还手的冲动:“今日看在你是相府大小姐的份上,你若是自己去大院,也保留了该有的体面,可你若是执意如此,就别怪奴婢让人硬绑你过去了。

    “呵。

    甄楚恬冷笑一声,好整以暇的抱着胳膊:“你们最好一起上,若是想尝尝被蛊虫啃咬心脏的痛苦滋味,就都过来。”

    看着她毫不畏惧的模样,众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敢上前一步。

    雪英惊疑不定道:“蛊虫?那是什么东西?”

    “南疆蛊虫,专门啃咬人的心脏,一旦被咬,两个时辰就会活活疼死,你以为我真不怕甄楚恬说着,便从正堂搬来一把太师椅,坐在上面等着谁先上。

    一番话已经听得众人心生忌惮,再看她如此淡定的模样,顿时没有任何人敢再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她。

    系统:“蛊虫哪?我怎么不知道?”

    “你看不出来吗?我在吓啡他们。”甄楚恬理直气壮的回答。

    系统:“......敢情你这是在空口说大话,他们要是不相信怎么办?”

    事实证明,冰冷的系统也通人性,翠屏冷笑两声:“看来大小姐就会说大话,不知蛊虫在哪里?不如拿出来给我们见识见识。”

    原本雪英都被啵住了,听到这话立刻挺直了腰杆:“就是,把蛊虫拿出来给我们看看,说大话谁不会啊?”

    “切,你们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甄楚恬不屑的笑,身后在腰后面摸来摸去。

    众人紧紧盯着她的动作,都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把我准备入药的豆虫拿出来。”

    系统沉默一下:“你以为他们看不出来是豆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