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十六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49章 瓦斯:为我圣杯战争承受了太多

    很显然,吉尔伽美什给言峰绮礼灌输的“愉悦”,本质上就是一种打破法律和道德约束,彻底释放潜意识中黑暗欲望的过程。

    简单来说,在这位英雄王眼中,一切试图将自己真实意图隐藏起来的家伙,都可以被冠以“虚伪”二字。

    而他最讨厌的东西就是虚伪。

    这也是为何,后来他会产生想要用被污染圣杯中的黑泥来清洗整个人类世界的念头。

    因为在金闪闪的眼中,现代社会的人类都太过于虚伪了,总是在压抑自己与生俱来的天性。

    他根本不理解,现代社会的庞大和复杂性早就超越了乌鲁克国王那种人口稀少的奴隶制城邦,而虚伪刚好是大城市之间人与人交往的润滑剂。

    这就好像说谎,每个人都知道不对,但又都不可避免的会去做。

    就在“愉悦”组合忙着挖坑准备埋时臣的时候,艾伦正坐在大厦顶层的其中一个房间内,专心致志手持一支用特殊材料打造而成的“笔”,在近乎一丝不挂的久宇舞弥后背上雕刻及其复杂、精美且充满神秘感的花纹。

    而一旁的卫宫切嗣对仿佛视而不见,仅仅是一边抽烟,一边低声询问道:“还需要多久?”

    “大概二十分钟吧。”艾伦头也不抬的给出了答案。

    很显然,他现在正在做的,是在给久宇舞弥加持一种自己刚刚发明的特殊魔术刻印。

    确切的说,是一种融合了游戏世界附魔技能和这个世界神秘魔术知识的新技术。

    可以把原本只能附着在武器装备上的属性,转移到人类的皮肤上。

    由于还处在研究阶段,所以艾伦打算先找两个普通人试试水,看看其中的提升究竟有多大。

    而卫宫切嗣和他的助手,刚好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这些刻印,使用的时候只要开启魔术回路注入魔力就可以了,对吧?”趴在床上的久宇舞弥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嗯!没错!不过要注意,启动的刻印数量越多,你的魔力消耗速度就越快。这跟操作使魔不同,而是更接近于向内燃机里注入油料,是持续不断的消耗。”艾伦漫不经心的解释道。

    尽管这个女人战斗时基本使用的都是枪械、炸药和手雷,但毫无疑问也拥有一定程度的魔术回路。

    而那些携带小型摄像机用来侦查的蝙蝠,便是最好的证明。

    但相比起那些正统传承了好几代人的魔术师家族,她这种草根出身的第一代,根本没有任何魔术刻印可以使用,所以唯有靠枪械来弥补缺乏攻击手段的问题。

    所以在得知可以获得魔术刻印的时候,即便是明白可能存在着某种隐患和危险,但久宇舞弥依旧没有任何犹豫,马上答应下来。

    因为对于她来说,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一辈子也就只能停留在这个水准了。

    “了解!我会小心使用的。”

    向来以冰山美人著称的久宇舞弥,看着两条手臂上那若隐若现的幽光,嘴角微微上翘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她可不会忘记,当初在城堡外面的森林里,言峰绮礼凭借自身强大的力量对自己做过些什么。

    现在,她终于获得了报复回来的资格。

    艾伦的动作很快,并且也很守时。

    说二十分钟以内解决,结果只用了十九分三十二秒就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

    此时此刻,久宇舞弥全身上下,包括双臂、双腿、后辈、前胸、小腹、手掌和手指,都密密麻麻遍布着特殊的魔术刻印,看起来就如同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看着镜子里全新的自己,她尝试着启动了一条手臂上所有的魔术刻印。

    瞬间!

    刺眼的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

    随后只听到咔嚓的一声,一支全金属打造的大口径手枪,居然被硬生生的捏成碎。

    弹夹、撞针、弹簧、枪管等等一系列零件七零八落掉在地上。

    “这感觉……真是棒极了!”久宇舞弥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力量!

    强大的力量!

    在魔术回路连通的刹那,她甚至觉得自己仿佛无所不能一样,哪怕从这栋几十层的大厦顶端跳下去也不会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小心点,这些魔术刻印虽然可以让你变得强大,但如果魔力透支的话,瞬间就会瘫倒在地上陷入昏迷。”卫宫切嗣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道。

    作为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接受这种刻印的人,他可是有过亲身体会。

    “别担心,我会量力而行的。”

    说着,久宇舞弥以极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将刻印完全遮挡在衣服和手套下面。

    当她重新把自己武装起来,准备询问接下来的行动方向,一只漂亮的宝石鸟突然从落地窗打开的缝隙中钻了进来,将一封信丢在了地上。

    “远坂家的使魔?时臣知道你住在这里?”卫宫切嗣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嗯!没错!虽然我也不太清楚这家伙究竟用了什么手段,也许是通过某种血亲追踪魔术,利用追踪小樱来进行定位的吧,总之他知道我住在这里。”

    艾伦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解开绑在鸟身上的信件打开来扫了两眼,很快便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有趣!这家伙居然郑重其事的下了战书。看来他终于舍得把家里存着的那些宝石拿出来用一用了呢。”

    “哦?终于要最终决战了吗?”卫宫切嗣眼睛里闪过一抹期待的光芒。

    “不,还早着呢。他这封战书不是给我的,而是给小樱的。简单来说,就是一场魔术师之间的战斗。至于我们其他人,都只能是旁观者。”艾伦随手拿起笔在信上写下了一个日期。

    根据古老的传统,如果其中一方向另外一方发出决斗邀请,那么通常由前者来确定地点,后者来确定日期,以示公平。

    目送宝石鸟以极快的速度跳出窗外,朝着远坂家的祖宅飞去,老阴b卫宫切嗣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用问也知道,这家伙心里已经有了计划,准备趁着这个机会搞点事情。

    ……

    时间飞逝,三十几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

    随着大量从其他地方调遣来的警察和救援抢修队抵达,饱受圣杯战争蹂躏的冬木市,终于是彻底恢复了正常。

    连禁止外出的封锁令也彻底解除,社畜们该上班的上班,各种店铺也纷纷开门营业。

    一时之间,仿佛前不久发生的可怕灾难就像是一片云彩,被风轻轻一吹就飞走了。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手段。

    而官方和媒体对外的宣城更是离谱,居然说那些突然发狂的人是因为瓦斯泄露,导致吸入了大量有害气体从而产生幻觉。

    合着就认定了什么锅都有瓦斯来背?

    瓦斯:没错!我就是超越时臣的冬木市锅王!

    这群魔术师真就把普通大众当成是不懂化学的白痴……

    更离谱的是,大部分人居然也都信了!

    带着强烈想要的吐槽渴望,艾伦借助夜色掩护骑着龙降落在郊外公路旁的一处空地。

    刚落下来,他就看到金闪闪和时臣已经在原地等候多时。

    其中金闪闪跟往常一样,站在自己最心爱的路灯顶端,摆出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而时臣则攥着红宝石手杖,不断调整自己的身心状态,准备为接下的恶战做准备。

    “呦!你果然是是来了。”金闪闪主动挥手打了声招呼。

    不用问也知道,这家伙对于父女反目成仇互相残杀这种戏码相当的热爱,甚至还提前带了酒和杯子。

    “我从不逃避战斗,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艾伦从龙背上跳下来,十分放松的伸了个懒腰。“对了,征服王和他的王妃呢?”

    “王妃?哈哈哈哈!我喜欢这个称呼!”金闪闪忍不住放声大笑。

    大概笑了好一会儿,他才举起杯子欣赏着月光穿过玻璃杯与红酒后折射出来的光彩,直接回应道:“别担心,他们并没有去偷袭你的老巢,而是在某个地方恢复之前消耗掉的魔力。毕竟那家伙的御主太差了,根本没办法满足他的肆意挥霍。”

    “原来如此!”

    艾伦无疑察觉到了对方那诡异的态度,立刻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魔术师之间的决斗,而是给远坂时臣挖的大坑,立刻轻轻摸了摸身边小萝莉的脑袋叮嘱道:“去吧,master,去向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展示他错得有多离谱。今天,我允许你火力全开。”

    “唉?真的吗?”小樱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当然!不过注意点,别不小心把你的父亲直接打死了。不管怎么说,你们之间都拥有血缘上的关系,所以打个半死就好。”

    说罢,艾伦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发带,把小樱散落的头发扎成单马尾的形状,防止战斗中不小心遮蔽到视线。

    相比起完全没有感情的时臣,他和女孩此刻表现出来的关系,更像是父女或者兄妹。

    “父亲,让我们开始吧。”

    小樱迈着优雅的步伐来到空地中央,猛地举起手中法杖,直接给自己加持上可以缓慢恢复法力值,并带有额外魔法抗性的“法师护甲”,同时撑起寒冰护体与火焰护盾。

    她显然非常清楚,自己父亲的魔法属性只有一种,那就是火焰。

    所以像法力护盾、冰霜护盾这种防御物理和其他属性的手段就可以直接放弃了。

    “看来你成长了不少呢,樱。不过赌上远坂家家主的荣誉,我今天可不会手下留情。”

    话音刚落!

    时臣猛地挥舞手杖,释放出了赤红色的高温烈焰。

    这些火焰如同一条蛇,直接冲向女孩,试图将其缠绕起来活活烧死。

    冰锥术!

    女孩立刻抬起手释放了一个法师职业专属的瞬发魔法。

    轰!

    当炙热的火焰和温度超低的碎冰交织杂一起,立刻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强劲的气流瞬间将草木树叶吹得到处都是。

    因为这些火焰和冰都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自然现象,而是充斥着名为魔力的能量,因此危险系数要格外的高。

    结果寒冰以雷霆之势迅速击退了火蛇,并且向时臣所在的方向席卷而去。

    【该死!】

    “intensiveeinascherung(赐予吾敌苛烈之火葬)!”

    眼见自己的攻击非但没有奏效,反倒是在一瞬间就被击溃,这位远坂家的家主立刻拿出看家本领——火炎阵,在自己正前方的位置创造出一个像是纹章一样由火焰构成的标记。

    所有冰锥创造出来的碎冰一股脑冲上去,结果都被魔法的火焰所融化、蒸发。

    “抱歉,父亲,今天的胜利者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你的魔术对我起不到任何作用。”

    小樱一边说着,一边启动体内庞大的魔术回路,以及艾伦所提供的一些刻印。

    短短几分钟功夫,她对于冰霜能力的掌控就获得了大幅度强化。

    还没等对手反应过来,一个巨大无比的水元素便拔地而起,浑身上下闪耀着魔力的光辉。

    “水属性的使魔?!!”

    时臣瞪大眼睛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作为一名魔术师,他能清晰感受到那团由水构成的生命,从头到脚都是由总量惊人的魔力所构成,并且根本不是间桐家所擅长的方面。

    “请注意,父亲,接下来我要开始猛攻了。”

    说着,小樱与她召唤出来的水元素一起弯下腰宛如淑女般优雅的鞠了一躬,紧跟着一个闪现来到时臣的身后。

    下一秒……

    不管是女孩也好,还是体型惊人的水元素也罢,双手都开始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不好!”

    时臣明显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立刻挥舞着红宝石手杖想要释放火焰打断其中一名对手的施法。

    可惜的是,就在他的动作才刚刚完成了一半时,小樱突然主动打断了自己正在释放中的寒冰箭,抬手就是个魔法反制。

    身为父亲的时臣瞬间感觉到体内魔力一阵翻腾涌动,立刻哇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

    与游戏中魔法反制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不同!

    在现实中,一旦释放中的魔术被打乱,那么作为释放者必然要根据调动魔力的多寡来承受反噬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