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优斯特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十七章 诡异状态

    “嗯!”

    方斗和戒严来到地方,唐宅大门紧闭,竟是谢绝来客。

    一帮家仆尴尬不起,连忙上前通报。

    戒严打听过后,向方斗解释起来,“这件事情难以启齿,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自然要关门谢绝来客。”

    片刻过后,大门打开,唐老爷带着老管家,满脸微笑迎出来。

    “福元寺高僧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

    “请进,请进!”

    唐老爷目光一扫,见戒严身穿红袍,虽然不是袈裟僧,但在福元寺中也颇有份量。

    至于旁边的方斗,被他选择性无视了,当成随从的小比丘。

    戒严来之前,早已得了方斗吩咐,直接了当,“非常时期,客套话不多说了,还请带我们去见令千金。”

    唐老爷一愣,点头道,“随我过来!”

    心下暗想,不愧是福元寺的高僧,专业!

    路上,唐老爷尝试问道,“不知高僧来自哪座大殿?”

    他听说过,福元寺中三大殿为首,分别是天王殿、观音殿和药师殿,里面高僧如云。

    戒严顿了顿,说道,“在下经堂大师兄,戒严!”

    唐老爷心中咯噔,觉得有些失落,这位经堂大师兄的名声,貌似不太好啊!

    但转念一想,自家情况这么糟糕,能有人来已不错,哪还顾得上挑三拣四。

    戒严刚走到门口,就有位富态的老夫人,泪眼婆娑上前求情。

    “大师父,你一定要救救小女!”

    唐老爷费了好大功夫,方才将自家夫人劝下,“不要耽误了大师父出手!”

    戒严刚要踏入门房,却被方斗低声喝止,“男女有别!”

    “对啊!”

    戒严连忙双手合十,“还请唐老爷,帮令千金穿戴好!”

    唐老爷苦笑不已,“小女自从发了疯病,什么都穿不住,一有机会就撕得粉碎。”

    “如今贫僧来了,可以想办法救治,还是先穿上衣服再说!”

    夫人擦拭眼泪,走入房中,然后响起痛哭声。

    “可以了!”

    戒严带着方斗,一同进入房门中,见到唐家小姐额头之上,镇着一枚木鱼,双眼半睁半闭,露出的眼神中,满怀怒气和怨气。

    这枚木鱼通体裂纹,不像是暴力砸破,仿佛是历经岁月侵袭,材质腐朽自动裂开。

    “这枚法器,是真业大师留下,说用了三次,已经快废了。”

    戒严盯着木鱼,神情慎重起来,朝夫人一躬身,“方便的话,请夫人在外等候片刻!”

    夫人担忧看了女儿一眼,咬咬牙转身离开。

    “方斗,这下麻烦了!”

    “本以为手到擒来,没想到竟如此棘手!”

    戒严指着木鱼,“虽然我没听过真业这个和尚,但仅凭这木鱼法器的威能,就能看出,此人若是在三大殿,起码也是个主事级别!”

    “这说明什么?”方斗还是不太明白。

    戒严耐心解释着,“唐老爷这般级别的香客,就算平时来福元寺求助,最多派个主事级别的红袍僧。”

    言下之意,真业和尚都解决不了,三大殿的主事和尚来了,同样解决不了。

    “咱们再留片刻,出去把这件事情推了,就说道行有限!”

    方斗听了,反问道,“你不怕砸了福元寺的牌子?”

    “真不怕!”

    戒严摇摇头,“本寺庙排忧解难,解决了自然是高僧本事,若是无法解决,自然是你与我佛无缘!”

    “够专业!”方斗竖起大拇指。

    这时候,床榻上的唐小姐,半睁半闭的眼眸,猛地睁开双眼,刹那间瞪得滚圆,硬挺着脖子,极力把脑袋往上拗!

    啪嗒啪嗒,本就破破烂烂的木鱼,哗啦啦散成一堆木片。

    最后的束缚都没了,唐小姐一跃而起,赤足踩在木榻上,口中唱起小调,“月光光、照地亮……”

    一边唱着,伸出纤纤细手,就要脱下外衣。

    “且慢!”

    方斗大喝一声,震得唐小姐动作停住。

    “你先等等!”

    唐小姐稍微迟疑,眼神有开始迷醉,脸上露出痴笑,双手从上往下,一下下解开束缚。

    “阿弥陀佛,太不像话了!”

    戒严大声喝骂,眼珠子都快转不动了。

    “老兄劳驾,把头转过去,非礼勿视!”

    戒严庄重摇头,“非礼勿视是名教的说法,我释门弟子宁死不从!”

    “咱们要收钱的,你这样对不起主顾啊!”

    “啊!”戒严一个激灵,喃喃自语,“是不能让唐老爷吃亏!”

    说罢他转过身去,悠悠然离开了。

    大门打开,唐老爷和夫人等候多时,这才片刻功夫,等的心都焦了。

    “大师父,怎么样了?”

    戒严一甩袖口,见到唐老爷的视线,老脸一红,“小事一桩,我让带来的小比丘解决。”

    唐老爷慌了,别呀,咱就信任你这身红袍僧衣,让小小比丘动手算怎么回事。

    此刻他的心情,就好比挂专家号,好不容易排队等到,结果专家让小助手代劳,给你诊断。

    “稍安勿躁!”

    戒严白白胖胖,面容宝相庄严,唐老爷夫妇见了,稍微安心下来。

    房间内,方斗搓着双手,连连后退,“唐小姐,咱们第一次见面,如此隆重招待,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刺啦,唐小姐的外衣化成两半,飘落地上。

    幸好,封建社会女子没人权,衣着太保守,身上衣服一层套一层,除开外衣,里面还有四五件。

    “再想那个情郎呀……”

    “别唱了,鬼哭狼嚎!”

    方斗愁得一摸脑袋,这么娇滴滴的女子,不能打、也不能碰,如何是好?

    “对了!”

    方斗站出金鸡桩,一声大喝,体表浮现金光。

    “国!”

    吼声当中,仿佛一只雄鸡昂头鸣叫,刺破黑幕。

    唐小姐微微一愣,表情痛苦起来,双手捂着脑袋,拼命挣扎。

    “这情况不对啊!”

    方斗一看之下,金鸡鸣有效,意味着唐小姐邪祟附体。

    但是,从他的视线当中,唐小姐散发的气息,虽然略显散乱,却并无半点邪祟之气。

    “啊!”

    方斗还想细看,没想到唐小姐目光变得清澈,瞬间苏醒过来。

    唐小姐发出一声凄厉叫声,“爹爹救我,娘亲救我!”

    “乖女儿!”

    大门被推开,唐老爷和夫人狂奔进来,一见之下愣住了。

    唐小姐此刻,裹着衣襟连连后退,表情惊恐,指着方斗,“他是谁,为何闯入我房间?”

    夫人喜不自胜,“孩子,你的疯病好了!”

    唐老爷也发现了,女儿眼前情况,可不是恢复正常了。

    这对老夫妇看向方斗的目光,变得敬畏起来,一炷香不到就灵验了,真是大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