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酒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32章 幽冥宗 万鸦谷

    百荒山,南黎渊!

    这里是碧落南域颇为荒凉的一片区域,曾经也是上古大劫时期的一处战场。

    只不过这里远不像名传五域的六大上古战场那么出名。

    因为六大上古战场不仅是上古大劫最重要的决战之地,陨落生灵无数,导致那些地方怨气沸腾,更因为诸多强者大能战死在那里,不仅将那些地方打的空间混乱,造成了无数险地绝地,还因为太多强者的死伤,散乱的法则跟死气怨气结合,从而诞生了许多诡异,所以寻常修士不敢深入其中。

    而百荒山战场,虽然在上古时期也打的山崩地裂,灵脉断绝,但因为规模所限,所以并不像大劫末期的决战之地那么凶险。

    此地虽有妖兽横行,亦有毒虫滋生,只不过因为灵脉被打的太过散乱,不成体系,所以很难诞生太过强大的妖兽毒虫出来,因此并不受御兽宗以及五毒教这样的门派看重。

    不过,御兽宗那样的大门派虽然有些看不上这里,但普通散修却是将百蛮山当成了宝地。

    那些修为一般的散修时常就会来这里探寻一番,主要是以寻找灵药猎杀妖兽为主,偶尔若是寻到了上古大战时遗留下来的一点宝物,也都视为诺大的机缘。

    此地因为偏远,距离各大派都有比较远的距离,所以平日里也不会有名门大派的弟子来此历练,反而成了散修的乐园。

    散修多了,难免有些混乱。

    毕竟这些散修天南地北哪里的都有,偏偏一个个自由散漫惯了,不愿接受别人的管教,我行我素,逍遥自在,平日里倒也快活。

    不过一旦遇到了好处,就很容易跟别的散修起冲突。

    这里到处都是荒山野岭,杀个把人根本都不用管,山中妖兽会把死去的尸首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所以这里每年都会有不少散修离奇失踪,也无人问津。

    秦风从百蛮山外围的一个小型的修士坊市中走了出来,朝山中行去。

    他衣着简单,穿着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淘换来的半新不旧的法袍,没有丝毫御兽宗标记,身上气息也非常微弱,看上去就如筑基不久的年轻人一般。

    秦风之所以会来百蛮山,是为了探查这里的情况。

    此时距离他跟随宗门围剿转生门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有余。

    在这两年当中,修行界最大的话题就是五域各大宗门联手围剿魔教的事情。

    此举当然遭到修行界绝大多数修士的赞同。

    如果能够彻底剿灭魔教,各地修士在外游历的时候也就不用担心遭遇那么多的魔修了,安全上相对提升了许多。

    但也只是相对而已。

    对于在外游历的修士来说,除了魔修以外,并非就没有其他危险了。

    事实上不但有,而且还有很多。

    无论是妖兽,还是匪修,又或者敌对宗门修士的针对,还是各种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到来的危险,真要细数,还是有不少的。

    譬如现在,秦风就被人盯上了。

    盯上他的原因可能是他在坊市中漏了财,也有可能是有人看他年轻,偏偏又独自一人进入百蛮山,所以就像来占个便宜。

    并非只有魔修才会心怀恶意,许多修士因为各种各样的缘由,都有可能会对其他修士出手。

    当然,这种情况以散修居多。

    名门大派的修士并非没有,只是除了仇怨以外,除非利益达到一定的程度,不然因为各种门规的束缚,还是比散修将规矩得多。

    不过秦风觉得,现在之所以有麻烦找到他头上来,更多的还是因为围剿魔修的事情将修行界弄得混乱一片,导致想要趁机浑水摸鱼的修士多了不少。

    这很正常,大局混乱,底层当然好会更乱,一日没有将魔修彻底清除,修行界的混乱就不会停止。

    可围剿魔修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三五年内绝对不会结束。

    这两年来各地正魔冲突不断,随着正道修士的围剿,魔道也在开始反击。

    虽然魔道三教九宗四十八门的总坛都已经被攻破,包括最为强大神秘的天魔宗也不例外,甚至就连天魔宝鉴都被多位大能联手打破,魔教各派大能死伤惨重。

    但并没有死绝。

    大能毕竟是大能,哪怕再弱,那也是不朽境的存在。

    何况魔道功法诡异,保命的手段又多,即便正道各派事先准备的非常充分,也难免会有出纰漏的时候。

    所以有三两位魔道大能重伤逃离,隐遁暗地,东躲西藏,躲避正道各派大能的追杀。

    各派出动那么多不朽境以上的存在都出了些纰漏,那些实力远不如他们的太上长老,以及各派围剿魔修的队伍,当然也会出现岔子,被不少魔修逃走。

    当然,活下来的魔修更多还是属于那些原本没有被探查到的分舵,从而躲过了第一轮围杀的家伙。

    这些魔修数量不少,在那几位逃离的大能号召下,在侥幸未死的魔道各派高层的命令下,许多魔修都开始了向正道宗门展开报复,开始反击。

    虽然他们的反击相对来说有些薄弱,许多都被早有准备的正道宗门给反杀了,但魔修的性情最是狡诈,发现不对,立刻转移目标,开始针对各派分散在各地的产业,以及许多中小家族,倒也给修行界造成了不少混乱。

    好在经过这一年多的时间,几乎整个修行界的修士都在各派的号召下参与了围剿魔修的事情,即便普通修士没有实力参与战斗,但只要提供消息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因此已经将魔修覆灭了九成以上,仅剩下为数不多的魔修还躲在各地苟延残喘,只要他们胆敢露头,立刻就会引来大量正道修士对他们展开围攻。

    甚至修行界现在还诞生了好大一批擅长追查踪迹的修士。

    因为各派已经发布了悬赏,但凡是发现了魔修的踪迹,只要上报,就有奖励。

    而若是发现了高境界的魔修,又或者发现了魔修的一个分舵,只要情况属实,立刻就会得到大量的奖赏,已经有不少散修机缘巧合下发现了魔修的踪迹,获得了诸多资源的奖励,有一些还在那些宗门的支持下依靠这些资源成立了家族,不再做四处流浪的散修。

    正是因为有那些得到好处的散修做例子,修行界这才诞生了许多以追查魔修踪迹为生的修士。

    一些机灵的家伙,则是从御兽宗购买了对气息感知敏锐的灵兽前往各地贩卖,更有甚者直接复制了不少的玉简,打着上古某个大派的名头售卖各种探查踪迹的秘术。

    当然,具体效果如何,那就要看运气了。

    “站住!”

    一声暴喝响起,几个形色各异的散修拦住了秦风的去路。

    当先的是一个满脸横肉,像屠夫多过像修士的家伙。

    此人手中持着一把斩骨刀,随手耍了个刀花,一道凌厉的刀气斩在了秦风身前的地面上,将地面斩出了一条数尺深地缝隙。

    秦风停下了脚步,望向那满脸横肉的大汉,又转头看了看其余几个修士,问道:“几位道友,拦我去路所为何事?”

    “嗯?”

    大汉原本以为他们突然围上来的声势,以及他方才那一刀的威势应该可以震慑住这个少年,结果没想到此子竟然如此镇定,顿时就让他心里有些拿捏不定。

    他转头望向一个唇上长着两撇胡须,脸上神情带着几分奸诈的中年人,传音问道:“老姚,你确定此人不会有什么问题?”

    “老大放心,我的眼光你还信不过吗?”

    被称作老姚的中年人回道:“莫看此子衣着简单,法袍陈旧,但他身上绝对有几件好东西,先前我亲眼看到他在坊市中花费不少灵石,直接买走了古宝阁存放的那数十件残破古宝。

    所以他定然身价不菲,莫要看他此时一脸平静的样子,依我看,十有八九是在故作镇定。”

    “其中会不会有诈?”

    那满脸横肉的汉子虽然身躯强壮的厉害,乃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体修,但却并非无脑鲁莽之辈,所以谨慎的说道:“他既然拥有如此身价,很有可能就有厉害的灵器护体,否则绝对不敢独自一人进入百蛮山。

    但凡一个人来的,不是初次历练不谙世事的少年,就是自觉有几分本领的修士,我们这次不会碰到硬茬子了吧?”

    “怕什么?”

    中年人蛊惑道:“让顾老三他们先上,试一试这少年的本领如何,如果此人实力一般,那就把他拿下,如果不行,大不了我们就撤。

    反正顾老三这家伙最近有了别的心思,跟西坊的虎老大他们勾勾搭搭,也就是老大你心软下不定决心,要是我,早就把他踢出去了,正好现在让他试试这少年的实力,即便出了意外也不心疼!”

    “好!”

    那大汉闻言,总算下定了决心,对秦风说道:“先前某家在坊市中跟古宝阁定了几件从百蛮山挖掘出来的古宝,只是早先灵石不够,这才没有直接购买,方才我凑够了灵石去买的时候,古宝阁说是被你买走了,那几件古宝颇受某家喜爱,不知道友可否割爱?”

    “哦?”

    秦风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想要我身上的古宝,你出什么价格?”

    大汉抛出了两枚灵气几乎耗尽的下品灵石扔到了秦风身前,很大方的摆摆手:“这些灵石你只管拿去,只要把古宝给我就行。”

    秦风低头望了望那两枚毫无灵光的灵石,又抬头瞅了大汉一眼,突然笑了笑:“那些残破的古宝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用处,我买来也并非自己使用的,你想要可以,不过嘛,还得问问它同不同意。”

    说着,秦风手中出现了如意金蛇的身影。

    他翻手取出了一枚残破的古宝,一边将古宝送到如意金蛇口边喂食,一边说道:“只要你们能说通它,愿意让它将这些食物交给你们,我就没有意见!”

    望着秦风手上那条将坚硬的上古残破法宝当做灵食吃的如意金蛇,大汉连同几个围着秦风的匪修脸色不由一变:“灵兽?你是何人?”

    “你们猜呢?”

    “哼,故作声势!”

    中年人冷哼一声,道:“老大,莫要被这小子给糊弄了,看他穿着就知道,此人绝对不是什么大宗门的弟子。

    这头灵兽如此神异,定然价值不菲,只要我们斩杀了这小子,擒获这头灵兽,回头卖给御兽宗的话,定然可以卖一个好价钱。

    有了资源,老大你就能购置晋级金丹的灵药资源,等你晋级成功,到时候我们兄弟也都能跟着沾沾光,也省的还在百蛮山这等地方厮混了!”

    中年人话语中蕴含着一股怪异的波动,传到大汉的耳中,不知为何,让大汉心神有些恍惚,心中贪念被十倍放大,尤其是听到晋级金丹这几个字,更是让大汉眼神中顿时闪过一抹无法压制的贪婪。

    “杀!一起上,剁了他!”

    大汉一挥手,朝周围几个手下吩咐一声,自己却是率先攻上,手中斩骨刀闪过锋利的寒芒,朝秦风当头剁去!

    “铮……”

    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

    并非秦风取出兵器招架,而是如意金蛇突然往前一蹿,直接撞在了斩骨刀上,结果它自身鳞片毫发无损,那柄斩骨刀却是火星四溅,甚至还被撞出了一个蚕豆大的豁口。

    “啊……”

    大汉惊呼一声,被如意金蛇这一击顿时弄得清醒了过来。

    他心中惊骇,再一看如意金蛇身上的气息,竟然深不可测,不可揣摩,哪里还不知道碰到了硬茬子,心惊之下刚想转身逃离,却见如意金蛇顺着他手中斩骨刀往上游动,瞬息间就游走到了他的脖颈处,纤细的蛇躯一个盘旋,就如刀剑一般将他的头颅削落在地。

    其余几个匪修见此,无不大惊失色,刚要逃走,如意金蛇乌黑的身形如同幻影,在空中扭曲了几下,就追上了那几个匪修,纤细的身体直接穿透了他们的心脏,凌厉的金气搅碎了他们的生机。

    顷刻间,现场就只剩下了那个中年匪修。

    “你到底是何人?”

    眼看同伴尽皆惨死,中年人脸色却毫无惧色,只是死死地盯着秦风。

    “将死之人,知道这么多作甚!”

    秦风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如意金蛇又朝此人扑了过去。

    “铮铮铮……”

    一阵细密的金铁交鸣声响起,中年人身前浮现出三把刀,围在身外一阵盘旋,硬生生挡住了如意金蛇的进攻。

    只是,经过这一番打斗,他身上原本隐藏起来的实力也就不可避免的暴露了出来。

    同时,还有一股阴沉的魔气从他身上显现。

    “嘿嘿,还真是一个魔修!”

    秦风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笑意:“先前在坊市中我就隐约察觉你这家伙有些不对劲,然后故意吸引你的注意,结果你还真敢追来。

    嘿嘿,看来,这次合该我立下大功了。

    说说吧,你是魔道那个宗门的?

    可还有同伴,你们这些邪魔外道的藏身之地又在何处?”

    “你是专门寻找我们踪迹的那些修士,还是御兽宗的弟子?”

    中年人脸色阴沉:“算了,不管你是什么人,你都得死!”

    说罢,他身上气息大涨,达到了金丹中期的境界,那三把造型奇特的魔刀一阵变换,竟然斩出了三个刀舞旋风,朝着秦风袭杀过去。

    秦风身上气势同样上涨,不过他并没有爆发出全力,而是跟中年人类似的金丹中期。

    他并不想直接将这中年人斩杀,也没想过要将其生擒活捉。

    因为以这些魔教修士的心性,真把他们擒拿下来,也未必就能问出对方的底细,就算这家伙承受不住酷刑交代一些东西,也未必就是真的。

    秦风可不会搜魂的手段,就算懂,也很难对同级魔修施展。

    所以他只是展露出跟此人类似的修为,再加上一头妖丹初期的灵兽,两相结合下,战力比这魔修稍微强上一截,刚好胜过对方的样子。

    所以一番交战过后,如意金蛇缠住了对方的魔道法宝,秦风抖手打出了一枚破神锥,这还是他先前从转生门那少年身上得来的东西。

    破神锥直接穿透了中年人的腹部,顿时就让这家伙心生退意,不敢在跟秦风争斗下去。

    他挥袖放出了几枚阴雷,趁着秦风忙于应对之际,身形一转,化作几道幻影朝四面八方飞去。

    秦风身形好似有些狼狈的从阴雷中飞出,朝四周看了看,然后沿着魔气最为浓郁的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等他一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现出了那个中年人的身影。

    中年人朝秦风离去的方向看了几眼,眼眸中闪过一抹不屑:“哼,我幽冥宗幻影分身大法精妙无比,又岂是你这等修士所能看透的。”

    随后,他转身离去。

    也不御空飞行,免得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而是化作一道若隐若现的阴影,沿着地面左转右转,接连转动了好几个方向,绕过了几十个山头,确定后方没有被人跟踪上来后,这才朝着前方行去。

    只是,他却没有发现,他的影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不属于他的隐晦气息。

    中年人又往山中行了数百里,这才在百蛮山深处,靠近南黎渊的外围,来到了一处诡异的山谷。

    山谷内怪石遍地,生机全无,虽然也有树木存留,但却没有丝毫生机,留下的只是一株株枯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木。

    更让人惊悚的是,那些枯树的枝丫上栖息着密密麻麻的乌鸦。

    每一头乌鸦都眼睛猩红,身上带着浓郁的死气,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这里是万鸦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