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灵月影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08章 仇恨与亵渎

    群魔乱舞,血海翻腾,一波波海浪裹挟着不计其数的亡者压塌建筑,冲垮围墙,冲刷大街小巷,一座座山峰随之倒塌,血色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尽头。

    临如负着手,屹立在雷影大楼顶端,遥望远方,这场一对一千的战斗,以由木人等数百名云忍阵亡,雷影等少数人败走而告终。

    即便身处敌方主场,仍以碾压之势驱逐所有人,单人攻陷大忍村的目标完成,血枭再次向忍界诠释了最强一词是何种概念,然而比起那些虚名……

    临如更在乎的,还是耳边响起的系统提示音。

    【阻止战争爆发,任务完成,荣誉值+1000,杀死二尾又旅一次,荣誉值+500,虐杀云隐忍者756人,罪恶值+756】

    【罪恶值:12506】

    嗯,从总体来看,还是赚的。

    在死河疯狂扫荡云隐村全境,残余云忍狼狈逃窜的同时,山巅处,泉与带土的战斗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双方激烈对拼,万花筒能力接连展现。

    “淤母陀流.嗟怨之炎!”

    橙红火苗凌空划过,穿透带土纹丝不动的身躯,泉捂着血流不止的左眼,迅速转移位置,躲过对方投掷过来的数枚手里剑。

    “火遁.凤仙花爪红!”

    “短短四五个月的时间就从一勾玉成长到万花筒,宇智波泉,你的天赋真是令人惊叹。”夹杂着手里剑的小火球飞射而来,带土依旧不闪不避,以神威从容应对。

    宇智波泉这个女人,带土自然是认识的,包括对方与鼬的关系,在雾隐村觉醒万花筒,这些信息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何况双方在灭族之夜还曾有过一面之缘。

    凤仙花爪红失效,泉并没感到意外,适才偷袭,便是因为对方那种虚化能力而落空,打到现在,她已经对带土的万花筒有所猜测。

    泉冷哼一声道:“你的夸赞令我作呕,不过你有句话倒没说错,我的天赋还不弱,迟早能把你和宇智波鼬统统杀死,所以趁现在,珍惜你还活着的时光吧。”

    带土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转头遥望云隐村内流淌的死者河流,继续道:“从灭族之夜,到雾隐政变,再到眼下这场战斗,果然,临如就是血枭吧?”

    泉冷笑道:“通过我来分析临如大人的身份?的确是聪明的做法,但杀死你,根本就不需要大人出手,我自己就能办到!”

    “我不认为血枭会为了你而选择与晓敌对。”

    带土不咸不淡的说道,指了指云隐村的方位:“此战过后,五大忍村必定会继续加大围剿血枭的力度,他虽然很强,强到可怕,但也并非全然没有弱点。”

    “你什么意思?”

    “血枭有在乎的人,而晓掌握着这份情报。”带土戏谑的看向泉:“你觉得,他会在跟随他多年的忠实下属和你之间,选择哪一方?”

    刚从临如那里得知猎枭众信息不久的泉,理解了带土的潜台词,心弦一紧,厉声道:“我都说了,此事与临如大人无关,是我与你们的恩怨!”

    “你?”

    带土轻笑一声,嗤之以鼻道:“宇智波泉,你现在之所以还活着,原因在哪?你不清楚吗?若非不想与血枭断掉合作关系,你的万花筒,早就被我收下了。”

    泉明白带土说得没错,摊牌过后,她对晓突然收手的举动已经了然,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是归血枭罩的,但这也无法改变她的决定和立场。

    “只要杀掉你,消息就不会扩散出去了!”

    “天真。”带土嘲笑似的评价,耸了耸肩,见泉又要开始动作,便提议道:“你应该还不知道宇智波一族的灭族真相吧?你的父母,宇智波鼬……”

    “这起事件,除了木叶高层以外,全是输家,而我也是被逼无奈,不愿写轮眼外流才动的手,我想我们未必不能合作,共同对付木叶。”

    自以为放出这个消息,多少能打动泉的带土,却是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应:“你的遗言就这么多吗?满嘴谎言的卑鄙之徒!”

    说罢,右眼的黑色十字微微旋转。

    “阿夜诃志!”

    粉红色雾气弥漫周遭,一道娇小的身影从泉左侧浮现出来,迈着轻快的步伐跑向带土,后者一愣,接着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那是一个有着棕色头发的少女,脸颊处涂抹两道紫色斑纹,正是本应已经死在卡卡西手上,他带土一生追求的对象——野原琳!

    幻术?

    嗖嗖嗖!琳一边跑,一边投掷手里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带土只是个陌生人,暗器一如往常的穿透虚幻的身躯,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但在此时此刻,带土却觉得:

    那些手里剑,就好像扎在了自己的心脏。

    一个少女?这就是那个面具男的欲望?难道对方和临如大人一样,都对美色情有独钟?泉想着,奔跑到带土侧后方,随时准备出击。

    阿夜诃志塑造的幻象,并非泉所能控制,她也不知道幻象具体都是谁,有什么能力,但这不妨碍她加以利用展开攻击,就像对付大蛇丸那样。

    但,看了一会儿,泉发现琳除了扔手里剑,近身挥舞苦无,再没有别的招数,而带土也依旧毫无破绽,她脸上不禁露出失望的表情:

    “好弱的幻象。”

    “你这女人……”带土任由琳对自己拳打脚踢,僵硬的扭过脖子,看向凝神等待的泉,一字一顿道:“真是令人火大啊……”

    眼眸里,蕴含着汹涌的怒火和杀意。

    竟然敢亵渎琳,我要杀了她!

    念毕,带土打算全力以赴,但就在他解除神威,刚刚结出爆风乱舞的第一个印时,天空忽然划过一阵刺耳的尖啸,接着某种重物坠落的声音响起。

    轰!

    地面顷刻裂开无数裂纹,临如从大坑里走出,看了眼即将开始战斗的双方,接着把目光投向琳,故作疑惑的问道:“你们在这里干嘛呢?”

    “血枭!”

    带土放下手,迅速启动神威保持虚化,猩红的眸子死死盯向泉:“约束好你的部下,否则,我迟早会挖出她那双令人厌恶的眼睛。”

    临如转而望向泉,少女与他对视片刻,似乎读懂了眼神里的涵义,不甘的咬紧嘴唇,一时沉默,而琳仍在机械般的攻击带土。

    “立刻收手,我们该走了。”

    “可是,血枭大人……”

    “没有可是,你如果执意如此,那我们后续就只能分道扬镳了。”临如平静说道,他不反对泉复仇,但至少不该是现在,况且主从关系已定,泉听不听命令……

    也将决定着,他未来对这名少女的安排。

    泉没挣扎太久,便做出了选择,琳缓缓消散。

    临如瞟了泉一眼,又对带土说道:“你如果下次再敢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那么在云隐村发生的事情,雨隐村也会经历一遍。”

    “听清楚了吗?”

    “自称为斑的,眷恋一个木叶少女的阴谋家?”

    带土冷哼一声,也不久留,遁入神威空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