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悠言 作品

第227章.何家欢何家忧

    “那好,唐夫子可知唐大人并非你的生父?你的生父另有其人?”风旭彦停了下来,神情很是严肃认真。

    “另有其人?”唐子衿看着他,嘴角微动,原身生母嫁进唐府之前就怀有身孕,而且唐父对她那么不好,她早猜到了,还怀疑过墨齐霖是原身生父呢。

    “你的生父是泽风镇南王,我的父王,你是我的妹妹。”

    唐子衿小嘴微张,快速的消化这件事“你怎么证明?你说我是你妹,我就是你妹了?”

    “我们可以滴血验亲。”

    “那东西不准。”

    “那请问唐夫子,我为何要骗你呢?还是你觉得我会拿皇室血脉开玩笑?”

    “当然不是。”唐子衿抿嘴,她这身份放小说里,是女主角无疑了,有多重身世也在套路之中,已经多了一个弟弟,也不差再多一个哥哥。

    ......

    唐子衿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风轻珉眨了眨眼睛,不是多了一个哥哥,是两个...

    “子衿妹妹,要不要跟我们回泽风看看呀?”

    “额...这个,有时间再说吧。”唐子衿看向围观的其他人,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镇南王遗留在外的女儿了吧。

    芷华宫

    “多谢娘娘赏赐,无功不受禄,娘娘如此蓿卿实在是惶恐呀。”

    慕蓿卿被召到芷华宫,白芷笑意盈盈的拉着她说了几句话,便赏了一堆东西。

    “慕夫子巾帼不让须眉,在宫学教书育人,这不就是大功一件,这些慕夫子定要收下。”白芷拍了拍慕蓿卿的手。

    “蓿卿谢过娘娘。”慕蓿卿微微福身,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慕夫子做的这花茶,皇上甚是喜欢。”白芷端起泡好的花茶品了一口。

    “娘娘。”慕蓿卿跪了下来。

    “这是做什么?本宫有那么可怕嘛。”白芷急忙扶起慕蓿卿“本宫就想问问慕夫子可有心仪之人?想不想留在宫内?”

    “娘娘。”慕蓿卿惶恐,欲再次跪下,却被白芷拉住了,她低着头“蓿卿已有心仪之人,已经许下终身了。”

    “好吧。”白芷松开慕蓿卿,转过身去看着那代表后宫至尊的位置。

    慕蓿卿低着头不敢多言。

    听晚轩,墨谦寒将唐子衿搂进怀中,在她耳边低沉的说道“如果你想去,本王陪你。”

    墨谦寒呼出的气,弄得唐子衿耳朵微痒,她下意识一缩,墨谦寒抱的更紧了。

    “镇南王毕竟是我生父,我还是想去看看他的。”唐子衿扒拉着他的手。

    “好,那本王陪你去。”

    “对了。”唐子衿从他怀里出来,可下一秒又被拉了回去。

    “我要说正事,放开说好不好?”唐子衿无奈,墨谦寒现在越来越粘人了。

    “不要,你每天都要去宫学,本王只有在早晨和晚上才能见到你,本王要一直抱着。”

    “你每天要处理政事,?我还不是不能经常见到你。”

    “原来见不到心爱之人是这种感觉,明天本王就去跟皇上说,从今以后政事宫学我们统统不管了。”

    “好啦。”唐子衿推开墨谦寒在他唇间蜻蜓点水。

    “还要。”墨谦寒恋恋不舍的凑过来。

    “让我说完正事。”唐子衿故作生气的说道。

    “王妃请说,为夫洗耳恭听。”墨谦寒变老实,眼里装满了唐子衿。

    “那只玉鹿是只有灵性的灵鹿,它被人封印才会流落凡间,我想救它。”

    “嗯。”

    “它需要吸收月圆之日的精华才能破除封印,现在皇上把它视为玄墨国宝,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它在众人面前解除封印,名正言顺的离开?”

    “皇上为给兰月主选夫,在皇家猎场举行了一场围猎,那日正是月圆之日,剩下的交给本王便是。

    “嗯嗯,有你真好。”唐子衿再次蜻蜓点水。

    以前什么事都是她一个人,现在这种有个人说他来的感觉真好。

    “那还不好好奖励奖励本王。”墨谦寒扣住唐子衿的后脑勺,霸道的吻了上去,动作却很温柔,似捧着稀世珍宝一般。

    唐子衿闭上了眼睛,抱住了墨谦寒的腰,回应着他。

    芷华宫

    墨谦则黑着脸一句话不说,下面的人大气不敢喘一下。

    白芷示意身边的侍女,随后侍女便悄无声息的带着其他人出去了。

    “今日之事臣妾得知也很是惊讶,没想到寒王妃竟是镇南王之女。”白芷给他沏了慕蓿卿做的花茶。

    墨谦则看了一眼那花茶,便将目光落在了别处。

    白芷捕捉到他的神情,猜到他是为何事生气,便把花茶放到了一旁,为他按摩揉肩。

    “这后宫已经许久没有添新人了,多一个人为皇上开枝散叶,不好嘛?”

    “你觉得很好?”墨谦则站了起来,语气里夹带着怒火。

    “是,皇上佳丽三千,也该为皇室添一子孙了。”白芷放下手,将思绪隐藏起来,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佳丽三千又如何,吾只要你,你到底为什么?”墨谦则转过身来走近白芷。

    白芷下意识后退。

    墨谦则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还以为你对我...”

    墨谦则失望的摇了摇头“原来至始至终都是吾自作多情。”

    “皇上,您是一国之主,不可意气用事。”白芷神情平淡,说这话时就像是从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嘴里说出来的。

    墨谦则不甘,还是不愿接受“你当真要把我推给别的女人?你当真对我没有半点喜欢?那你为何……”

    “臣妾必是喜欢皇上的,但臣妾不能将皇上占为己有,这样对其他姐妹不公。”

    “不公?也是…”墨谦则讥笑

    “那便如你所愿。”他拂袖将花茶打翻,失望的离开了芷华宫。

    白芷身子一震,扶住了椅子,看着墨谦则离开的背影。

    “娘娘。”墨谦则走后,侍女急忙进去。

    白芷缓缓地坐了下来,摇了摇头“下去吧,今夜不必留人伺候。”

    “是。”侍女退下,屋内只留下她一人。

    白芷撸起衣袖,红血丝已经变成黑色了,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她走了,墨谦则定无法接受,不如先让他放弃,到时候他还能好受些。

    她轻轻抚摸着墨谦则刚刚坐过的地方,人走了,但还有余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