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60、060

    因为小瓶子上没有标签, 再加上顾正卿觉得沈珩应该不懂这是什么,便壮着胆子随口胡说道:“那什么,我感觉我书桌抽屉的锁有点生锈了, 昨天用钥匙打开的时候, 试了两遍才成功, 所以弄了点润滑油,看能不能好一点。”

    沈珩又看了看手中的瓶子,挑了下眉,“你用这个润滑。”

    一个谎话必须要用无数个谎话来圆。

    顾正卿已经觉得这个借口十分笨拙, 且漏洞百出了, 可面对沈珩的问题,他骑虎难下, 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对啊!这,这是我从门卫那拿的。”

    沈珩的视线落在了顾正卿手中的箱子上。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 里面应该还有……

    沈珩轻笑了一声, 幽黑的眸子里多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动作自然地走了过去, 笑着说道:“那哥哥收好了, 等晚上的时候, 我们一起给锁润滑。”

    最后一句, 沈珩拖长了声音, 虽然嗓音像以前那样清润, 但尾音微扬,像一片羽毛般轻轻撩过顾正卿的心尖。

    顾正卿做贼心虚,红了耳尖,动作很快的将沈珩手里的润滑油夺了回来, 慌乱的塞进了箱子里。

    他不敢看沈珩的眼睛,生怕沈珩察觉到他的异样。

    “不,不用你帮我。”顾正卿的声音打着颤,“我自己来就好。”

    沈珩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掌轻轻抚住了顾正卿腰。

    炙热的体温透过单薄的衬衣布料,像是毫无阻隔的握住了侧腰凹下去的那抹弧度。

    顾正卿被烫的打了个颤。

    但沈珩的动作不带丝毫亲昵,像是随手扶了一下,这让顾正卿找不到发作的理由,而且还隐隐有些觉得是自己反应过激了。

    沈珩别有深意的说道:“这种事,哥哥,你一个人不行的,还是我来帮你吧。”

    顾正卿愣住了。

    给锁上润滑油,一个人怎么不行呢?

    思绪在脑海里绕了一圈,顾正卿这才意识到这只是他随口找的一个借口,他又不是真的给锁上润滑油,万一沈珩来帮他时发现所没有问题,到时候他该怎么圆场呢?

    顾正卿想了想那时的画面,心里的小人儿猛地打了下颤,“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真的不需要你帮我。”

    沈珩轻笑了一声,喉结震动的低沉磁性嗓音在耳边回响,惹人胸腔震颤。

    “好。”沈珩轻而易举的同意了,表现过于自然,让顾正卿都没有察觉到危机。

    他伸出手,在顾正卿察觉到之前,先一步拿过了箱子,随手放到了鞋柜上,好似并没有发现其独特之处,更不在意。

    他自然的牵起顾正卿的手,说道:“哥哥,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顾正卿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放在鞋柜上的箱子,但他又怕过度的反应会让沈珩起一,只能乖乖让沈珩牵着。

    两人吃完饭后,顾正卿趁着沈珩刷碗的功夫,把小纸箱放到了屋里,仔细思索后,藏在了衣柜最下层。

    做完这一切后,顾正卿松了口气,就像往常一样跟沈珩一起看电影。

    两人个经营着一个公司,工作繁忙,不可能撂下一种员工翘班出去约会,只能每天晚上粘在一起,权当是约会了。

    顾正卿这次挑了一部国际大片,网上的评分很高。

    顾正卿没有细看,直接按下了播放键。

    国外都比较开放,也不知道导演为什么很喜欢拍这种擦枪走火的片段,顾正卿本来看的津津有味,等主角两人在门口抱成一团,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但已经太晚了,电影里的两人已经滚到了床上,导演为了过审,没有拍详细的过程,只拍了让人浮想联翩的凌乱床单,还有两只湿汗涔涔,紧紧握在一起的手。

    顾正卿突然感觉嗓子有些干,拿起桌子上的凉水喝了一口。

    但燥热依旧没有消散,热议慢慢上涌,蒸得顾正卿耳朵尖尖一片通红,红的都快滴血了。

    顾正卿怕沈珩看出端倪,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电视柜下面的一小格四方天地,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尽快的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暧昧的呼吸落在了他敏感的耳尖,还有沈珩低沉性感的轻笑声。